顾锦拍了拍多多的头,对顾家杰跟卫燕告辞:“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敏敏过两天放假,要不要一起吃个饭?”提到家里的妹妹,顾家杰脸上的笑容收敛不少:“她前几天还说想你了。”

    “行,定好位置告诉我一声。”

    说到敏敏,就不得不想起裘强海。

    顾锦问:“海哥最近怎么样?”

    顾家杰:“有一段时间没见海哥了,他最近挺忙的。”

    裘强海变得忙碌,是因为家中老太太的身份转变,再加上亲侄子成为下一任继承者,让他彻底从安逸的生活圈,踏入京城各方势力的旋涡中。

    想到海哥那虚弱的身体,顾锦轻轻皱眉:“我也很久你没见过海哥了,他身体还好吗?”

    顾家杰苦笑一声,面色无奈:“打算下次吃饭时再跟你说这事,海哥身体不太好,敏敏前些日子见他一面,听说瘦的不成样子,还咳了血,被敏敏发现了,海哥还自以为瞒的很好。”

    顾锦一惊:“怎么会这么严重?”

    她知道海哥身体不好,但也不到咳血的地步。

    顾家杰摇头,眼底泛起疑惑:“海哥究竟是什么病?”

    他心底有了不好的猜测,会不会是严重到,危及生命的大病。

    顾锦只知道海哥在敏敏失踪后,身体被糟蹋的不成样子,内里亏的很。

    至于是什么病,她也不太清楚。

    两人就算是再怎么猜测,也不会猜到,裘强海得的是严重的心理疾病。

    顾家杰又说:“敏敏最近身体也不太好,当年她在南偭经历的那场爆炸,脑袋里有一些碎片,至今还在威胁着她的生命,现在她时不时就头疼,再这样下去,手术根本就做不了。”

    跟敏敏相认后,顾家杰就安排了医生,给她做了全面检查。

    发现她脑袋里有一块碎片移位,后遗症就是京城头痛。

    若是不手术,把碎片取出来,她没几年好活。

    为了这事,顾家杰几乎愁的头发都要白了,这事他还不能告诉家人。

    就连海哥都不知道这件事,他们一直瞒着对方。

    顾锦脸色不太好看,海哥跟敏敏的事,已经纠缠了够久。

    再不解决,他们还不知道要耗到什么时候。

    顾锦开口,语气带着几分强势:“杰哥,给敏敏请假,尽快安排手术,这次不能再由着她性子胡来。”

    顾家杰合何尝不想让敏敏早点做手术。

    可那丫头根本就不听他的。

    “我也是这个意思,那丫头根本不听我的话,我就是想要你劝劝她。”

    顾锦问:“敏敏现在在哪?”

    “这个时间应该在家。”

    “那也别改天了,就今晚吧。”

    顾锦拿出手机,从通讯录里找到海哥的电话,直接拨了出去。

    电话很快被接通,从声筒传来男人熟悉的嗓音,笑意中夹杂着虚弱。

    “小九爷,怎么有空联系我,最近不忙?”

    这是打趣的话,裘强海知道她跟安明霁你侬我侬,谁也离不开谁,还去了崖州的事。

    顾锦笑着开口:“海哥,咱们可是好久没见了。”她抬脚往房间外走去。

    顾家杰跟卫燕跟上她的脚步,一起离开。

    ……

    左岸水榭。

    顾敏敏在家复习功课,听到客厅传来的动静,知道哥哥回来,放下手中的书走出房间。

    看到站在客厅的两男一女,敏敏有些傻眼。

    哥哥她几乎每天都见,依然那么帅气。

    顾锦,她已经很久没见了,她还是如从前那样笑容明媚,身上有一种永远吸引人的魅力。

    最后一个,是她前些日子才见过的裘强海。

    他还是那么瘦,脸色苍白,难掩病容,让人见了心疼。

    顾锦并没有带多多,跟Linda等人上楼,她只上来坐一坐。

    看到敏敏出来,她朝对方走去,满脸笑容亲昵:“敏敏,想不想我?”

    后者朝她飞奔而去,拥抱住她:“锦姐,我想死你了!”

    这丫头笑起来很好看,满身的风情都遮不住。

    顾锦抱着她,拍了拍她的肩膀,两人分开,手拉着手往沙发走去。

    偌大的客厅,四个人坐在沙发上。

    顾家杰跟裘强海沉默,顾锦拉着顾敏敏的手,问她这段时间的课业。

    在裘强海频频看腕上的手表时,面色越加焦急时,顾锦话音一转。

    “敏敏,今天我来是想跟你说一件事,你的手术不能再拖了。”

    顾敏敏脸色大变,第一时间去看,坐在不远处的裘强海。

    后者苍白的面容,露出明显的诧异:“什么手术?!”

    裘强海的声调高了几个度。

    他之前看时间的焦急神色,从脸上彻底消失。

    敏敏死死握着顾锦的手,眸中闪过破碎的光芒,似是在紧张也在惧怕。

    知道她不会说什么,裘强海盯着顾锦,问:“敏敏怎么了?”

    顾锦对顾家杰抬了抬下巴,示意这件事由他告诉海哥。

    敏敏想要瞒着海哥,顾锦理解她,毕竟手术有危险,一个不小心会下不来手术台。

    可时间过去这么久了,敏敏一直在推脱做手术,他们不能再纵容她。

    听完顾家杰的解释,裘强海面色阴沉,深邃的眸子直勾勾盯着顾敏敏。

    直把人看得头埋得越来越低,他视线里的沉重与被隐瞒的不悦,依然不减。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领现金红包!

    客厅内,陷入了片刻寂静。

    裘强海深深闭上双眼,将眼底的悲凉与暴躁掩藏起来。

    他问:“有安排手术团队吗?”

    顾家杰接话:“去年就安排好了,随时都可以做手术。”

    “我不做!”顾敏敏的话插来,态度强势。

    裘强海睁开双眸,沉沉地盯着她:“为什么不做?”

    “没为什么!”顾敏敏语气倔强。

    “那你就这么等死!”裘强海怒了。

    “你凭什么管我!”顾敏敏也怒了。

    她怒视裘强海,双眼瞪得圆圆的。

    顾锦拍了拍敏敏的手:“敏敏,你别这样,海哥也生病了。”

    在来的路上,她给查探了裘强海的身体情况。

    他身体依然虚弱,但是完全不到咳血的状态。

    最近余家过于忙碌,他平日的作息饮食不规律,犯了胃病,这才会咳血。

    只要好好休养,这都不是问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