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敏想起她哭的一脸泪,还除了丑的记忆,脸都红透了。

    不好意思,娇羞,以及刚成为女人的幸福感,让她身心都陷入甜蜜中。

    裘强海伸手将顾敏敏捞入怀中,在黑暗中,温柔的安抚她。

    两人在宁静暗昧的夜晚中,窃窃私语,偶尔还夹杂着笑声。

    夜还很长。

    拥着怀中属于自己的女孩,裘强海身心满足,很快陷入沉睡中。

    敏敏这么多年,也难得睡个安心觉。

    ……

    时间一晃,又三天过去。

    顾锦还是没联系上安明霁。

    今天到了顾敏敏做手术的日子。

    她亲自在手术室内陪伴,一旦手术中有什么差错,她会及时出手。

    她说过不会让顾敏敏有事,就一定会让她平安睁开双眼。

    因为顾敏敏脑中碎片所在位置十分危险,手术团队的医护人员,也不敢保证这次手术的成功率。

    手术中在取碎片中,顾敏敏突然出了血。

    顾锦第一时间出手,以灵力止住了她的血,这让手术室内的众人纷纷大吃一惊,也狠狠松了口气。

    一开始他们还以为顾锦就是进来监守他们的,没想到她还有这样的后手。

    若是今天手术台上的病人没下来,他们谁也别想要落到好果子吃。

    手术继续,好在最后有惊无险。

    顾敏敏脑中的碎片,被成功取出来。

    手术后,她恢复的还不错,顾锦在医院陪了她两天,就不再当电灯泡了。

    裘强海恨不得一天二四小时,都陪护在敏敏身边。

    顾锦不乐意吃那碗泛着甜蜜的狗粮,敏敏身体也没有危险,她之后就不再去医院了。

    即使在医院两天,顾锦也感觉这两天狗粮吃的有点多。

    让她更加思念安明霁了。

    气候转暖,这两天顾锦总是坐在院子中,池塘边的凉亭躺椅上。

    她每日都目光殷切地盯着门口,期待着安明霁突然出现,给她带来惊喜。

    有这样的期待,也是安明霁从前总是给她这样的惊喜。

    可随着时间一日日过去,顾锦一颗期待的心,不住的下沉。

    这一日,顾锦照常乘坐凉亭的躺椅上,周身蔓延着生人勿近的低迷气场。

    Linda站在不远处,艳丽的容颜露出些许愁容。

    随着家主失联的时间越长,未来主母的气场也越来越诡异。

    好像随时都要爆发,让人不禁心慌。

    “叮铃铃……”

    屋内的座机铃声响起。

    顾锦靠在躺椅上,轻轻摇晃的身体停顿下来。

    她将视线投向Linda,对她抬了抬下巴:“进去看看,是谁来的电话。”

    Linda点头应了一声,脚步加快离去。

    屋内,卡西已经将电话接了。

    “好的……我会代为转告……嗯,您客气了……”

    卡西挂断电话,看到Linda出现在厅内,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Linda目光期待的盯着卡西,想要从她嘴中得到好消息。

    卡西脸上露出无奈,对Linda耸了耸肩:“哦,亲爱的,不要这样看着我,这会让我很有压力。”

    她最近也有点心惊胆颤,只因顾锦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

    Linda脸上的期待散去,眉宇间露出烦躁:“主母让我进来问问,是谁来的电话。”

    卡西将电话放下,叹了口气:“并不是家主的电话,是主母的大徒弟,今晚宸宫举行盛宴,就像是我们意国的选妃盛宴,宸宫未来的君主需要选一位女主子,他们打点电话邀请主母前往。”

    不在顾锦面前的时候,她们偶尔会称顾锦为主母。

    毕竟,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Linda是知道宸宫盛宴的时,之前他们收到了宸宫发来的请帖。

    这个可真不是个好消息。

    “我去回禀。”Linda话落,转身离去。

    不止顾锦在期待着安明霁的电话,就连卡西,Linda等一众手下,都在期待他们家主的消息。

    可惜,等了这么久,家主一点消息都没有传来。

    顾锦得知今晚的宴会,神情恹恹的,全无兴趣。

    但到了晚上,她还是带着Linda等人前往宸宫。

    今晚宴会的意义,就是要为余硕挑选一名未来正夫人。

    这位正夫人必须出身京城世家,最好是内阁世家之女。

    曾经的四大家族均衡被打破,尹家在即将没落时,被强势突破修为的尹戈平撑起来。

    他今晚也带着尹家人出现了,现在他是内阁最年轻的话事人,能力虽然跟那些老狐狸相比嫩了点,可胜在他还年轻。

    穆家,万俟家,也携带家中成员前来参加宴会。

    还有顾锦不曾接触过的内阁另外四家族,秦家,唐家,岚家,轩辕家。

    其中,秦家是搞情报消息的,轩辕家最低调。

    这四个家族其实都很低调,几乎没有太大的存在感。

    可他们家族的影响力,一点也不必皇室,穆家,万俟家,尹家低。

    今晚的宴会,八大家族成员都到了。

    宴会中的年轻男女居多,众人都清楚今晚这场宴会的意义,是为了未来的君主挑选正夫人。

    顾锦望着周围笑颜灿烂,互相交谈的众人,窝在角落的沙发,一副什么事都提不起她兴致的模样。

    Linda站在她身后,神色警惕的打量着周围的人。

    她能感觉得到,宴会中有许多强者,不同于她的暗系异能,是东方的修为。

    她虽是达尔文家族女侍中出类拔萃的,但若是面对这么多强者围攻,她一分全身而退的把握都没有。

    突然,有两个身材高大,长相帅气俊美的年轻男人走来。

    两人并肩而来,他们的目标是顾锦。

    Linda冷眼打量着这两人,缓缓垂眸,并没有制止他们靠近。

    只因这两人是主母的徒弟。

    身为今晚主角的大徒弟,余硕,还有二徒弟,姜家小公子姜汉义。

    “师傅!”

    “师傅!”

    余硕跟姜汉义走来,坐在顾锦旁边的座位。

    顾锦对两人轻轻颔首,脸色恹恹的。

    余硕把手中端着的香槟放到桌上,瞧着顾锦这模样,如何不知道她为何如此。

    安明霁已经消失半个多月了,一点音讯都没有。

    他们作为旁观者,都看的清清楚楚。

    这一年来,顾锦跟安明霁走的越来越亲近,行为举止也比以往亲密了不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