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安明霁下落不明音讯全无,师傅一副茶不思饭不想的样子,要说他们之间没点什么,谁也不信。

    这么多年,众人都是看着他们走过来的。

    安明霁从年少时,就对顾锦一直当做所有物,那双黝黑的眼睛,每当看着顾锦时,浓浓的占有欲太清楚,太明显。

    如今他长大了,已经成了独当一面的男人。

    那双黑眸中的占有隐藏极深,但他对顾锦的感情,却依然让众人看得清清楚楚。

    可顾锦从来不知晓,也不曾回应。

    眼下,顾锦这茶不思饭不想模样,一看就是陷入感情旋涡中。

    余硕刚要开口安慰几句,顾锦先出声了。

    “怎么样,今晚这么多人,有你看中的吗?”

    余硕面色微变,唇角那抹完美的笑容破裂。

    他声音苦涩:“师傅,你知道的,我并不想要什么人。”

    尹雨菲的死,儿子的失踪,让他对今晚的事非常排斥。

    可他却不得不如此,即使他手中有掌控内阁的东西,但有些事不是靠这些就能阻止的。

    挑选正室夫人,是他继位之前,必须要迈出的一步。

    这是为了安抚内阁,也是为了安抚京城各方势力。

    顾锦了然地点头:“我知道了,但你身边总要有个人。”

    余硕身体靠向沙发,端了一晚上的气场,瞬间松懈下来。

    他微微舒了口气,声音沉重:“师傅,天睿还能找到吗?”

    余硕知道顾锦有这样的能力,可通过亲人查探到一些东西。

    顾锦浑身的懒意收敛,她认真盯着余硕,看了半晌,轻轻摇头。

    “我不知道,什么也看不到。”

    许是,她跟余硕的关系太过亲近,想要通过上古逆天之术查探,看到的只有一片浓雾。

    余硕苦笑一声:“其实,没消息就是好消息,我相信老天不会待我这么狠,天睿一定在某个地方好好的。”

    顾锦回想曾经偶尔见过几面的余天睿,认同余硕这话:“他是个有福气的孩子。”

    “那就好。”余硕脸上的苦涩消去不少。

    其实,顾锦没有告诉余硕的是,余天睿一定活着。

    对方的命数很好,少年历经磨难,日后是大富大贵,飞龙升天的命格。

    “殿下,您的人选有了吗?”

    在三人沉默时,穆家主,万俟家主,尹戈平,以及还有顾锦不认识的一些人走来。

    问话的是穆家主,对方笑眯眯地望着余硕,目光平和就像是看自己的孩子。

    面对这些人的打探,余硕眼底闪过烦躁。

    他面带笑容的扫向众人,单手撑着头,姿态随意而慵懒,就像是风度翩翩的公子哥。

    他笑着说:“在场的美人实在是让人眼花缭乱,看的我都不知道该选谁好了。”

    万俟家主看了顾锦一眼,见这位并不打算掺和,他也对余硕开口:“殿下今晚总要选一个人出来的,您可以再看看。”

    余硕双眼放在宴会上,扫向那些穿着艳丽,清雅,贵气,甚至还有清纯,可爱的女人们,他眸光冰冷。

    他收回视线,深邃的眸子打量着眼前内阁成员众人。

    穆家,尹家,万俟家,秦家,唐家,岚家,轩辕家,人都到齐了。

    他们一直在逼他,逼他选一个不认识,不了解的女人,成为他日后的妻子。

    也许以后,他们还会逼他再找其他女人做小。

    想到这些,余硕心底就泛着几分厌恶。

    顾锦抬眸,将余硕的烦躁与厌恶看在眼底。

    她跟一旁的姜汉义对视一眼,眼底皆露出无奈神色。

    余硕的不高兴,他们是能理解的,

    而内阁的众人也清楚,余硕对于此事的反感。

    可为了余硕接下来顺利继位,他必须要有正室夫人人选,这是祖宗传下来的制度,不可违逆。

    “哟,这不是穆家小姐,果然是个美人,难怪咱们君主一直惦记着。”

    不远处,传来女人的嘲讽声。

    众人顺着视线望去,只见一身穿白色裙装的病美人,正被人阻拦去路。

    看对方的来的方向,刚好是顾锦,余硕,内阁众人所在的位置。

    病美人长相柔弱,巴掌大的小脸,长相甜美,可惜气色不好,是个娇弱的小姑娘。

    阻拦她面前的人身穿宫廷装,趾高气昂,一看这穿着,就知道她是韩永安的夫人之一。

    穆家主看到这一幕,眯起那双锐利的双眸,唇角抖动着,似是在生气。

    站在他身边的穆子繁,也将这一幕看在眼底,他伸手拉了拉穆家主的胳膊。

    语气肯定:“父亲,芷枫不会吃亏的。”

    穆家主淡淡瞥了他一眼,眸中冷光退去不少。

    被拦去路的病美人,正是穆家的小女儿,穆芷枫。

    她生来身体虚弱,心脉受损,娘胎里带出来的病,常年靠着珍贵稀有药材调养着,足不出户,很少有人见过她。

    这么多年用稀有珍贵药材调养着,如今虽然跟正常人一样能蹦能跳,却受不得刺激。

    穆家人可是把她当做眼珠子疼爱。

    今天这场合,穆芷枫不该出现在这。

    但终究是内阁众人逼迫的余硕,他们都要做出表率。

    今天内阁八大家族内,所有适婚的年轻女孩都到了,就算是穆芷枫也逃不过去。

    穆芷枫苍白的唇角缓缓勾起,目光平静地望着眼前的女人:“请问你哪位?”

    小姑娘语气平静,然而出口的话,却讽刺至极。

    她是穆家的掌上明珠,向来是别人宠着敬着,没人敢对她大声说过话。

    眼下,有人撞上来,她穆芷枫又岂是吃素的。

    韩永安的侧室,如夫人盯着眼前的病秧子,眉目微冷。

    身为最受宠的夫人,她十分清楚韩永安曾对穆芷枫动过心,有将这位穆家小姐接进宸宫的心思。

    如夫人嘲讽道:“我是如夫人,说来也是缘分,咱们可差点做成了姐妹呢。”

    “小七,掌嘴!”

    穆芷枫缓缓垂眸,声音平静无波。

    在她身后走出来一瘦弱,双眼如狼般的女孩。

    对方大步朝如夫人走去,抬手就甩巴掌。

    “啪!啪!啪!”

    一连串的巴掌,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视线。

    就连顾锦见此一幕,都不禁缓缓勾起了唇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