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以后不能再让女儿在人前露面,省得招来麻烦。

    顾锦如何不知道穆家人的担忧。

    她没有打算,将人隐瞒的事公布于众。

    只是看穆芷枫很合她眼缘,再加上这个女孩命不久矣,所以才会将人叫到跟前来。

    周围人太多,顾锦不方便跟穆家人交谈,她对穆家主耳边传音

    “穆芷枫命不久矣,若是想要保她一命,可随时来找我。”

    这番话周围人听不到,只有穆家主一人能听到。

    他闻言脸色大变,双眼瞳孔扩大,似是受到了很大的惊慌。

    周围的人都是人精,能看得出穆家主跟顾锦的态度不对,但没有人上前去打探。

    大家都抱着围观的态度,将视线锁定在穆芷枫身上。

    一切源头,都在这个女孩身上。

    不知道她身上是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能让小九爷有兴趣,瞧着穆家主的脸色也不太对,这其中必有隐情。

    穆家主察觉到周围人的探测目光,他对大儿子开口:“子繁,送你妹妹回去。”

    “是,父亲。”

    穆子繁走到妹妹身边,将人从沙发上搀扶起来。

    兄妹二人路过余硕的时候,后者突兀地站起身来。

    他唇角勾起完美笑意,出口的话,却让周围人面色微变。

    “未来的君后人选有了。”

    听到余硕这话,顾锦脸上也露出稍稍诧异。

    内阁众人也露出明显的好奇。

    所有人都盯着余硕,想要从他口中知道,宸宫未来的另一位女主子的人选。

    唯有穆家人感知不太好,他们盯着余硕,面上无动于衷,心底却希望有一个名字,千万不要从他口中说出来。

    余硕盯着被穆家大少爷搀扶的女孩,缓缓开口:“穆家小姐,穆芷枫。”

    穆芷枫脸上的平静终退去,不可思议地注视着余硕。

    穆家主,穆子繁脸色神情也煞是精彩。

    他们一副恨不得拎起余硕,将他胖揍的模样,实在是看得人好笑。

    穆家人是臣,不能做出越界的事,周围的人都看着,若是真打了余硕,这就是欺君罔上。

    再者,他们也打不过这个已经金丹期修为的年轻殿下。

    穆子繁扶着妹妹的手不禁加了力度,他锐利的眸子盯着余硕,咬牙切齿道:“殿下,我妹妹身体不好。”

    后者了然点头:“我知道,宸宫有最好的医疗团队,库房更有数不清的稀世珍宝药材,想必一定会将穆小姐的身体调养好。”

    眼见穆子繁还要开口,余硕笑眯眯道:“若是穆家不同意,以后就不要再提选举未来君后之事,其实我也很不耐烦这些的。

    你们知道今天宴会为何会举办,我可以顺从一次,但日后绝无第二次的可能!”

    话说完,他对不远处自从他入住宸宫,安排他身边的贴身侍从招了招手。

    侍从快步走来。

    余硕轻声开口:“把东西拿出来。”

    侍从从怀中掏出一只小巧精致的盒子。

    余硕接过,将盒子打开,露出里面翠绿的古老戒指。

    他捏着这枚戒指,朝被穆大公子,穆芷枫兄妹二人走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