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硕将戒指送到穆芷枫面前。

    他说:“这枚戒指,从今天开始属于你。”

    嗓音带着诱惑力,穆芷枫缓缓垂眸。

    她盯着眼前精美的戒指,巴掌大的脸上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但,她没有伸出手接过,这是拒绝的意思。

    周围众人,面对眼前这一幕,感觉呼吸都要停了。

    穆芷枫一旦拒绝这枚戒指,这所代表的意义重大。

    这意味着,从此以后穆家要退出内阁。

    皇族的联姻,他们永远没有拒绝的权利。

    若是让他们的女儿做小,他们还能周旋抗议,但是君后的人选,一定要是内阁八大家族的人。

    一旦挑选出来的君后家族反抗,从此家族荣耀尽数退去。

    这些身为穆家人的穆芷枫一清二楚。

    她不是拒绝,而是在犹豫,在想对策。

    她不明白眼前这个帅气,行为举止完美优雅而贵气的殿下,为什么会挑中她呢。

    如夫人之前所说也并没有错。

    她身体弱,并不适合孕育子嗣。

    说不定哪一天就没了气息。

    穆芷枫喜欢跟家人住在一起,想要她所剩不多的时光,能跟家人一起度过。

    如果入住宸宫,她的生活肯定会有改变。

    到时,她可能很难再爸爸,妈妈,哥哥相见。

    至于其他的,她倒是无所谓

    本身就是换个地方住而已。

    为了家族利益,她不介意这些。

    穆芷枫知道皇族的规矩大,现任的陛下韩永安曾选的君后,是唐家人。

    可这个女人,似乎是死前都未曾见过家人一面。

    想到以后看不到家人,穆芷枫抬头,一双淡淡的眸子注视着余硕。

    “若是我接下这枚戒指,以后还能见家人吗?”

    余硕有些意外她问这样的问题,他不太清楚一旦入了宸宫的正夫人君后,不可轻易离开宸宫与家人相见。

    因为他们冠皇族姓氏,生死永远都是韩家人,一切以皇族利益为重。

    余硕觉得见家人,是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

    他轻轻颔首:“可以。”

    穆芷枫双眼微亮,苍白的唇角勾起笑意:“我想什么时候见,就能什么时候见?”

    余硕语气淡淡:“随你。”

    “殿下,不可!”

    余硕话音刚落,就有人出声。

    是内阁八大家族的秦家主。

    对方走上前,背诵了皇族制度,正夫人君后不得轻易与家人相见,其中的弊端以及危害等。

    余硕笑着听完,唇角勾起邪笑,声音霸气而坚定。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秦家主:“可一旦正夫人与家族联手,对皇室不利……”

    余硕打断地方:“若真如此,我会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自信,果断,且霸气。

    他不是对身边女人都要小心翼翼的人。

    不是他小瞧女人,而是自信一旦有这样的事发生,他一定要以铁血手段让其付出惨痛的代价。

    他未来所要坐的位置,肩负的责任,不是警惕一个女人就能坐得稳的。

    余硕将手中的戒指,朝穆芷枫又送近了几分:“你的选择?”

    穆芷枫毫不犹豫地拿过戒指,面色含笑:“我收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