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穆子繁就这样被亲爹,一脚踹跪在顾锦面前。

    穆大公子感觉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回头目光茫然望着他亲爹,向来清冷的面容满是错愕。

    就连顾锦跟Linda,以及不远处收拾屋子的卡西,也因这一幕看得目瞪口呆。

    她们不知道穆家主这一举动,是做何意。

    穆家主脸上堆着笑意,注视着顾锦,语气温和:“小九爷,您这两枚丹药可是把小女从鬼门关拉回来,您就是我穆家的大恩人。

    对恩人我穆家无以为报,这臭小子就扔给你了,以后就让他服侍在你左右,也算是聊表我穆家的诚意。”

    他指着跪在地上的儿子,就如同货品一样,张口就往顾锦身上甩去。

    “……”顾锦一脸的难掩。

    她垂眸,与跪在眼前的穆大公子对视,两人眼底皆露出茫然与讶异之色。

    穆家主踢了一脚大儿子,斥声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跪拜你的师父!”

    一听这话,穆子繁这才明白,父亲是想要他拜顾锦为师。

    说实话,他曾经还真的羡慕过万俟敬仪。

    万俟大少曾跌落神坛,自从拜了顾锦为师后,再冲到云顶,站在让所有人仰视的高度上。

    穆家得到消息,万俟敬仪作为顾锦的大徒弟,现在已经达到了筑基九层巅峰修为,距离金丹期修为只差临门一脚。

    就连万俟四少万俟鹤阳,身为达尔文首领家主安明霁的徒弟,如今修为也达到了筑基三层。

    只有他还停滞在炼气八层的修为,这么多年一点动静都没有。

    想到这,穆子繁忽略心底因顾锦比他还小的年龄怪异,恭恭敬敬的朝她磕了个头。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说着嘭嘭磕头。

    “等等!”

    顾锦想要躲避都来不及。

    等她闪躲开,穆子繁已经磕完。

    她脸色复杂神色难辨,有一种被人强买强卖的感觉。

    这年头,难道流行上赶着替儿子拜师?

    顾锦伸手按压着额头,面上露出苦笑:“穆大公子在这京城是风云人物,对京城众多世家子弟圈子内,可是有很大的影响力,一旦传出去他拜我为师,恐有损他名誉。”

    穆家主面上带着不认同,声音严厉:“小九爷,您这话可是折煞他了,一个不成气候的臭小子,以后他拜您为师,随便您管教,该打打该骂骂,就当身边多了个服侍的人。”

    跪在地上的穆大公子,此时是有苦难言。

    他都这么大了,这该打打该骂骂,用在他身上怎么都感觉违和。

    但他并没有出口反驳,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其实,他内心也是希望顾锦能收他为徒。

    顾锦注视着穆子繁,将他脸上的复杂与期待神色看在眼底。

    她轻声道:“我收徒弟,全凭缘分。”

    穆家主脸上的笑意不变,连忙出声:“小九爷,您就是我穆家的恩人,咱们是绝对有缘分的。

    您要是实在看不上子繁,穆家还有其他小辈,随便您挑选,您挑几个都没有问题,能被您看上就是他们的荣幸,挑中了也随您调-教他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