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子繁回头看向站在身后的顾锦,面上露出感激与敬意。

    “谢谢师傅!”

    他声音沉重而激动。

    顾锦对他挥了挥手,回到沙发上坐下,盯着穆子繁惊喜容颜,她却皱起了眉。

    “你丹田毁坏严重,可是遇到过什么事?”

    这话虽是疑问,她语气却十分肯定。

    穆家主跟穆子繁满头雾水。

    穆子繁:“没有啊。”

    穆家主:“小九爷这话何意?”

    顾锦揉搓着指尖,缓声道:“穆子繁的丹田有损害,我瞧着不像是打斗的暗伤,他的丹田就如同漏斗,吸收再多的灵气都没有用。”

    “这怎么可能?!”穆家主脸色大变。

    穆子繁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丹田如漏斗,这对于一个修士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顾锦面露沉思:“你之前可有经历过异事?”

    穆家主跟穆子繁同时摇头。

    穆子繁这么多年来,因为人较冷,又是穆家长房嫡子嫡孙,是京城众多世家子弟的楷模,很少有人主动找他切磋。

    倒是跟家中小辈,偶尔有过无伤大雅的切磋。

    穆家主将这些告诉顾锦,后者轻轻摇头。

    “不是打斗能造成的伤势,就像是他服用了什么东西,毁了丹田的根本。”

    穆家主脸色微沉:“穆家的厨子都是亲信,我们每日吃喝用度都是一样的。”

    顾锦指间的灵气朝穆家主而去,灵气在对方的身体转了一圈,穆家主的丹田没有任何问题。

    她托着下巴思考,也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

    从刚才她为穆子繁修复丹田,所“看”到的来定义,对方大概是长期服用了什么东西造成的。

    顾锦盯着穆子繁已经退去激动,露出茫然的清冷容颜,问:“你平日里有什么喜欢吃的东西吗?”

    “额……榴莲算不算?”穆大公子似是有些羞赧。

    穆家主:“对,子繁他平日喜欢吃南方的榴莲,家里就他一个人爱吃。”

    穆家主也对大儿子这爱好,似是也有些难以启齿。

    榴莲的味道简直太绝了,一般人真闻不得那味儿。

    可子繁偏偏就好那口。

    顾锦笑了,笑意中夹杂着几分揶揄。

    榴莲这可是个金贵东西。

    爱吃的人喜欢的不得了,不爱吃的,连味道都闻不得。

    顾锦问:“家中的榴莲都是从哪来的?”

    穆家主快速道:“穆家有一旁支在南边定居,他们知道子繁爱吃,每年都会送很多榴莲过来。”

    听到是穆家旁支,顾锦感觉这事不太好说。

    她想了想:“我现在也说不太清楚具体原因,哪天有空你们把榴莲带过来我瞧瞧,也许是别的什么食物。”

    穆家主点点头,望着盘坐在地上的儿子,脸上的担忧并没有为此消退。

    “小九爷,子繁的修为没事吧?”

    顾锦对穆家主摇了摇头:“没事,刚在他突破的时候,我已经将他丹田修复好,最近勤加修炼些,假以时日肯定会再次突破,修为也会比以往更加稳固。”

    穆家主感激:“多谢小九爷!”

    穆子繁声音恭顺:“谢谢师傅!”

    ——

    PS:宝宝们跪求月票,有票票的投给花花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