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整个人瘫坐在后车厢的脚垫上,身体靠在后面的驾驶位椅背上。

    顾锦来了。

    他就知道,这世间唯一真心实意,将家主放在心上的人,只有顾锦一人。

    这也是达尔文家族上下,为何全身心服从顾锦的缘由。

    只因,她对家主是真的很好很好。

    艾伦扫向躺在座椅上的家主,虚弱道:“家主还是没醒,但一直有微弱的呼吸。”

    这番话透过Linda耳边手机的声筒,传进了顾锦耳中。

    她拿过手机,声音阴沉而冰冷,似是含着冰碴:“艾伦,你告诉我,小安为什么会出事?!”

    这已经是明显的质问了。

    艾伦没有任何犹豫,直言:“是我的错,是我们没有保护好家主!”

    他的声音悲痛,难过,自责。

    顾锦抿紧了唇,脸上面无表情,周身的气场更加阴森而恐怖。

    她咬牙问:“你们在死亡谷遇到了什么?小安出事的经过详细告诉我。”

    “是!”

    艾伦虚弱的身体微微坐直,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知。

    “我们一行人护送家主去昆仑,打算进入死亡谷,却遇到了一些人,他们是守护昆仑山脉的守护者,这些人拒绝让我们踏入死亡谷,家主却对死亡谷非常执着。

    我们设计转移了守山人的注意力,趁他们不注意时带队进了谷,家主从进了死亡谷后,就开始变得不太对劲,还总提及您的名字。

    家主好像是在死亡谷找什么东西,我们将死亡谷转了一圈,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家主很失望,但在里面待的时间太久,我们不得不离谷,就在出谷的时候,家主突然倒下……”

    虽然只是简单的陈述,顾锦却听懂了两个重点。

    昆仑山脉在死亡谷,那里有守山人。

    至于去年,她跟安明霁取营救顾德浩的时候,为什么没有遇到哪些守山人,这些暂且不提。

    安明霁对昆仑死亡谷有着莫名的执着,他在找什么东西。

    还记得,对方在进死亡谷之前,顾锦问过他。

    安明霁说,等他整理清楚,出谷后会告诉她。

    可惜,现在对方却生死不明。

    顾锦眯起双眼,沉思着艾伦所说的话,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东西被她疏忽。

    “嗞嗞!!”

    车轮紧急刹车声响起。

    顾锦从沉思中回神,抬眸望向车外。

    就在同一条马路上,有一行车队与他们狭路相逢。

    顾锦只看车标就知道,那是达尔文家的车队。

    其中一辆车上,有她的小安。

    她推开车门,不顾身后追来的Linda跟卡西,快步朝前面已经停下的车队奔跑。

    在顾锦奔跑的时候,她才发现,出门的时候忘记了换脚上的拖鞋。

    因她急促奔跑,脚上拖鞋都掉了一只。

    顾锦却顾不得回头捡鞋,再穿上。

    她就这么赤着脚,奔跑在马路上,朝她的小安而去。

    白皙而嫩的小脚,踩在马路上,偶尔踩过一两颗石子。

    顾锦像是无痛无觉,脚步不曾慢下一分

    艾伦坐在车内,远远就看到顾锦朝他们奔来。

    她脸上的担忧,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