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一切都恢复正常,就像之前的一幕,并不曾发生。

    顾锦不想要扒灵穹那不知道多少年的历史,看到灵穹露出的这一手,已经信了对方的话一半。

    回想对方刚才的话,她神色露出些许急切:“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起死回生丹会没用?”

    灵穹抚着自己身前散乱的长发,淡淡瞥了一眼顾锦,眸中溢出几分探究。

    他答非所问:“你刚刚是否在想以身祭丹?”

    “不错!”

    若不是没了其他办法,她也想不到这一步。

    “没用的。”灵穹对她轻轻摇头,妖孽而邪气的精致容颜,露出说不出的怜悯。

    顾锦自然看到了,心底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灵穹的下一句话,让她目眦欲裂,恨不得撕了他。

    “他已经死了。”

    灵穹嗓音漠然,似是在说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如跟人问候早安,午安,晚安一样随意。

    丝毫没有顾及到顾锦听到这话,一颗心是怎样的被凌迟。

    “你胡说!”顾锦双眼泛起红丝,绝美的容颜逐渐狰狞,却不失半分美丽风度。

    只要灵穹再多说一句对安明霁不好的话,顾锦觉得她一定会控制不住,冲上前拼死杀了他。

    周身肆意的杀气,以及脸上的狰狞,眸中的愤怒,都被灵穹看在眼中。

    他不生气,反而弯起唇角笑了,笑容灿烂而欣慰,还有说不出的矛盾与诡异。

    在顾锦被他看得浑身发毛,怒意越加浓郁时,灵穹性-感薄唇轻启:“我可以救他,你帮我梳发可好?”

    这个提议一出,顾锦第一时间是皱眉,打从心底排斥。

    她不喜欢跟陌生人亲近,就算对方是这空间的第一任主人。

    可想到浸泡在溪水中,她如何都喊不醒的安明霁,顾锦咬了咬牙:“不许骗我!”

    “自然,我这头发万年没人打理,早就手生了。”

    灵穹抚摸着散乱的头发,脸上笑意加深,他那张本就精致妖孽的容颜更加动人。

    顾锦眉目紧皱,打量着灵穹那一袭,如瀑布般的浓密黑发:“这里没有梳子。”

    没有梳子,她就没办法给对方梳头。

    灵穹并不担心,笑眯眯开口:“没关系,空间外面肯定有的。”

    顾锦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知道这笔交易恐怕很难改变,她抬脚越过对方,往溪水方向走去。

    安明霁还安安静静的浸泡在水中,周身萦绕的死气不减一分,但也不曾多一分。

    顾锦松一口气的同时,同时担心她去外面拿梳子,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会出事。

    她眯起了双眼,眸中闪过坚定,她不会再给任何人伤害他的机会。

    顾锦抬脚踏入水中,准备将安明霁一同带出去。

    空间有了不明生物,她终究是不太放心。

    “丫头,你不用带他走,若是我想要出手,今天你们两个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灵穹嗓音低沉,带着莫名的诱惑,在岸边不急不缓响起。

    顾锦回头,眸光冷冷地盯着站在岸边的灵穹,脸上露出明显不信任的神色。

    ——

    求月票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