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转身,盯着灵穹的目光冰冷,周身肆意着浓烈杀意。

    她听不得有人诅咒小安。

    那是她的命,是她的心头肉。

    谁碰,谁死!

    灵穹自然看得出,顾锦有多在乎溪水里的那小子。

    在顾锦再次准备动手时,他缓缓勾起唇角:“他虽然死了,但也不是没有救他的办法。”

    顾锦神色微缓:“要怎么做?”

    灵穹飞身飘到溪水中央,脚尖轻点水面,居高临下的俯视泡在溪水中的安明霁。

    顾锦快速飞去,生怕他会伤了安明霁。

    灵穹盯着安明霁,缓缓开口:“人有三魂七魄,三魂乃爽灵,胎光,幽精,七魄又包含了,第一魄名尸狗,第二魄名伏矢,第三魄名雀阴,第四魄名吞贼,第五魄名非毒,第六魄名除秽,第七魄名臭肺。

    这小子的失了两魂七魄,只剩一魂胎光,这也是最主要魂,是主神,一个人若是胎光丢了,则命不久矣。

    所以我说他死了,并没说错,他现在是活死人,无论是消耗再多的灵气还是灵丹妙药,都救不回他。”

    顾锦不懂这些,可大概的意思明白了。

    安明霁的事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事情太过复杂。

    她感觉自己的太阳穴一突一突地跳,一颗心下沉到了深渊。

    顾锦眼里的愤怒退去,脸上露出恐慌与不安,红唇紧紧的抿起。

    “你说过有救他的办法,告诉我要怎么做?”

    只要能救回安明霁,她这条命不要都行。

    灵穹抬眸,深邃的多情的桃花眸中,闪过淡淡的笑意:“救他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把他丢失的两魂七魄找出来,在哪丢的就去哪里找。”

    “那我现在就去找!”

    顾锦朝安明霁大步走去。

    昆仑山,死亡谷,她一定会把小安的魂魄找出来。

    在顾锦刚抱起安明霁,准备离开时,灵穹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他不能出去,只有空间的灵气跟这条溪水,才能温养他虚弱的胎光魂。”

    顾锦回头,映入眼中的是,灵穹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夹杂着几分戏谑。

    他眉目清朗,桃花眸自带恻隐之色,宛如悲悯众生的神祗,庄严神圣,不可侵犯。

    可对方的话,听在顾锦耳中,却直接炸了。

    她冷声道:“我不信你!”

    灵穹是突然在空间冒出来的,她还没有摸清楚对方的底细,如何能放心将安明霁搁在他眼皮子底下。

    若是这人伤了她的小安,或者把人藏起来,她后悔都来不及。

    灵穹嗓音清冽,含着笑意:“我知道,但你可以带我离开空间。”

    “你能出去?”顾锦轻轻皱眉,感觉不可思议。

    对方已经不算是人了,但是有实体。

    刚刚她给灵穹梳发时,能摸到他的黑发,还能触碰到他的肩,以及接过发带时,两人手指之间的碰触。

    一切都说明,这缕神魂就像是一个正常人,有血有肉。

    “自然是能的。”灵穹回头,朝空间出入的结界望去:“以前是懒得折腾,现在嘛,有些事情变得有趣,我也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