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穹轻轻颔首:“嗯,他身上的铁链是以人血为阵,限制了伏矢魂的行动,为了防止他逃跑,想要解开阵法,唯有找出谁是布阵人,以其血解阵。”

    顾锦勾起唇角,露出一抹阴森嗜血的笑容。

    “那就挨个试,一个个放干他们的血,谁最后成功了,不就找到布阵的人。”

    这话听在守山者的耳中,纷纷脸色发白。

    血放干了,他们哪里还能有命在!

    受到惊吓的人们,视线都同时朝一个方向看去。

    他们所看得人,是之前被顾锦踩在脚下的中年男人。

    “一群混蛋!看我做什么?”中年男人怒了。

    顾锦却露出满意的笑容,抬脚朝中年男人走去,拎起人就往安明霁的伏矢魂走去。

    “放开!放开老子!!!”

    中年男人极尽挣扎,明明块头比顾锦还大两倍,却被顾锦如鸡崽子般拎着,根本无法挣脱开。

    顾锦踢了他一脚:“安静一点!”

    她发现,小安的主魂随着她拖着中年男人靠近,双眸瞳孔转为血红色。

    他那双血眸死死盯着中年男人,就像是见到不死不休的仇人。

    顾锦站在一米之外,面露担忧:“小安?”

    听到她的声音,安明霁的眸光血色消散不少,眼底依然含着愤怒与杀意。

    灵穹双手抱臂,倚在一旁的木桩上,声音轻飘飘道:“抓紧时间,天就快要黑了,在太阳落山之前,阵法带给安明霁的疼痛会加倍。”

    顾锦闻言,当即提起手中的中年男人。

    她捏着对方的手腕,轻轻一挥,鲜红的血色从手腕处喷洒而出。

    顾锦以灵力操控这些血液,转移到安明霁身上的锁链上。

    血色蔓延着锁链快速游动着。

    中年男人见此开始疯狂挣扎,顾锦眯起双眼,秀眉紧皱,将人直接打昏。

    彻底安静了。

    顾锦加快手上的动作。

    只听空气中传来啪嗒一声响,安明霁的伏矢魂脱离了锁链的禁锢。

    他解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大步朝顾锦走来。

    顾锦脸上露出惊喜,她刚要开口说什么,安明霁弯下-身,将中年男人从地上拎起来。

    在众人的视线中,他徒手将中年男人撕扯成两半。

    温热的血,落在顾锦的脸上。

    周围的其他人,也没避免被喷涌而出的鲜红血色亲吻。

    艾伦,Linda等人为了看清楚家主,距离他们最近,他们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血色浸湿。

    趴在地上的守山者,也没有避免。

    他们已经吓傻了。

    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残暴了。

    在场唯一躲避被污秽沾染,只有灵穹一人。

    他像是早已知晓,安明霁的主魂会做什么,提前撤离到门口的方向。

    灵穹成了在场唯一干净的人。

    而安明霁,就像是刚从血池爬出来,几乎浑身上下都被鲜艳的红色浸染。

    顾锦抬手,擦了擦脸颊上逐渐变得温凉的血,神情自然而平静。

    安明霁解决了中年男人,将人丢在地上,转身凝视着她,眸光血色恢复正常。

    “小安,跟我回家吧。”顾锦伸手,想要去牵他的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