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蹲在溪水中,抬手抚摸着安明霁的脸颊,动作轻柔而小心。

    “小安,我一定会让你醒来的。”

    话落,她轻轻靠近眼前的人。

    带有温度的唇,触碰到温凉的脸颊。

    柔软的一触即离。

    顾锦来到水岸边,走到蹲坐在地上的多多面前,轻轻拍了拍它的头。

    “我把我的命交给你了,一定要守护好。”

    “嗥嗥——”

    多多低嗥回应了两声,它站起身来,围着顾锦转了两圈。

    顾锦并没有在空间多待,很快离开。

    她凭空出现在一片狼藉的屋内时,艾伦,Linda等人纷纷松一口气。

    他们没有追问顾锦刚才去了哪。

    在他们看来,顾锦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主。

    只是他们很好奇,家主的伏矢魄被她带去了哪里。

    见顾锦出现,灵穹朝她缓步走来,嗓音温和:“主体跟伏矢魄相融合了?”

    “嗯,不过小安并没有醒来。”

    顾锦有些失望。

    灵穹嗤笑一声:“这才哪到哪,三魂七魄,只有胎光跟伏矢,还有一魂七魄没找到,他现在就是个活死人,若是真睁开了双眼,你才要哭。”

    “为何?”顾锦不解。

    “那意味着,那小子回天无力,可以直接下地狱了!”

    这话顾锦不爱听,凭什么她家小安就要下地狱

    她眯起双眼,警告地看了一眼灵穹。

    后者耸了耸肩,指着躺在地上的人,转移话题:“这些人怎么处理?”

    顾锦扫向躺在地上,自称是昆仑山的脉守护者,一张红唇缓缓张开。

    “都杀了!”

    这些人伤害了她的小安,岂能还能留在人世。

    “我同意!”灵穹极力赞同。

    紧接着他话音一转:“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安明霁的伏矢魄为什么会被他们用阵法困住,还有剩下的一魂七魄的踪迹?”

    顾锦轻轻摇头:“我已经搜过他们的神魂,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一代又一代的人常年守在这里,就是为了守护死亡谷的山脉。”

    灵穹脸上没有露出任何诧异,像是早就知道顾锦这样做了。

    “那就杀了吧,他们的确什么都不知道。”

    他声音平静的有些异样。

    等顾锦抬头看他时,对方已经转身朝门外走去。

    “艾伦,Linda杀了他们!”

    顾锦丢着这话,也抬脚离开了房间。

    她要去找到安明霁剩下的一魂七魄。

    外面天色已黑,这次出行所带的照明灯都打开。

    顾锦一眼就看到,站在昆仑死亡谷入口的灵穹,她缓缓抬脚朝对方走去。

    灵穹目光幽深的望着眼前,一片黑暗的死亡谷,他眸中露出些许怀念与深沉的厌恶。

    “你在看什么?”顾锦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去,一片黑暗中除了隐隐的山头,什么也看不到。

    灵穹嗓音沙哑:“我在看地狱。”

    地狱?

    顾锦面露诧异与不解。

    她感觉灵穹整个人很奇怪。

    相处这半天下来,她还从对方身上察觉到一种熟悉感。

    说不上来哪里熟悉。

    灵穹回头,对上顾锦带着探究的视线,缓缓勾起唇:“你还要进去找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