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窄的小巷子既避风又安静,他喜欢这种没人打扰的地方。

    因为只要有人的地方,他就会被人唾弃,遇到脾气不好的人,更是经常会挨顿打。

    他在巷子里找到一些废弃的报纸,跟杂草盖在身上,准备就这么过一晚。

    这比他冬天好受多了,冬日里冰天雪地,他根本找不到取暖的地方,几次都差点冻死饿死。

    但他生命力顽强,老天都不收他。

    每一次,在他濒死之际,都会奇迹般的活下去。

    事后,他自己都觉得诧异。

    莫非这就是他被老天抛弃的小幸运,就连死都不要他。

    那晚,他以为没有乞讨到吃的,晚上也能睡个好觉。

    老天似是见他过得太好,半夜几个喝多了的男人走过小巷子,发现了他的存在。

    他想要缩小存在感躲开他们,却被发现了。

    他们羞辱他,殴打他,发泄完,还冲着他的脸方便。

    淅淅沥沥地水声,在他耳边响起,恶臭味儿冲鼻。

    这绝对是他此生此世,第一次恶心不再想吃饭,在那些人走后,即使胃里空空如也他也大吐特吐。

    最后爬着来到河水边,清洗身上的污秽。

    因为腿脚不便,他甚至差点淹死在水中。

    此时此刻,安明霁脸颊所感受到的一切,让他脑海中不愿意想起的记忆再次出现,胃里急速翻涌着。

    想要把早晨一个大妈施舍给他,吃到肚子里的半个馒头都吐出来。

    顾锦并没有发现他的不对劲,她眸中的泪水,一滴滴落在安明霁的脸上,怎么也止不住。

    “呕!”

    安明霁终于控制不住。

    他干哕一声,将胃里本就不多的食物全都吐出来。

    脏物沾染到了顾锦的衣服上,大多部分还是喷在地上。

    安明霁所吐出来的东西,是处于半消化,被胃水浸过微微发黄的馒头。

    顾锦不顾衣服上沾染了的脏物,她眸光紧紧盯着安明霁,脸色慌了。

    她紧紧搂着怀中的安明霁:“小安,小安你怎么了?”

    声音担忧而心痛。

    安明霁胃里依然在闹腾着。

    听到顾锦对他的呼唤,却奇异的好转。

    小安?

    已经好久好久,没有人这样叫过他。

    他缓缓回头,阴暗偏执如狼一般的眸子,直紧紧盯着顾锦:“你,认识我?”

    声音干哑,像很久都没有开口说过话。

    顾锦用力点点头。

    认识,她怎么能不认识他呢。

    这是她捧在手心里,疼着,宠着,精心细养过的孩子。

    顾锦有千言万语要说,可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她抱着怀中瘦弱不堪的安明霁,朝一个方向快步走去。

    顾锦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另一个她。

    她现在只想要找个落脚的地方,治好安明霁的腿,给他洗个澡,问问他究竟遭遇了什么。

    万海市对于顾锦来说,还是那么熟悉。

    但有些地方确是陌生的。

    姜家是万海市的首富,曾在万海中学的对面盖起一层层居民楼。

    可现在,那里却一片荒芜,只有一些小饭馆。

    这跟顾锦记忆中的模样,大相径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