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沙发脏了,沙发套是他才洗干净的。

    盯着沙发上的黑污,李青峰有些心疼,看来他又要重洗了。

    顾锦站在安明霁身前,对李青峰笑着说:“李经理兜里有钱吗?”

    “有。”

    李青峰听迎宾说,这女人喊出老板的名字,甚至还知道他时,就在记忆中搜寻关于她的记忆。

    可找了半天,也没有跟对方打过交道的记忆。

    顾锦走到办公桌前,对李青峰伸出了手。

    “先跟你借五块钱。”

    “……”李青峰嘴角微抽,哪有人借钱如此理直气壮的。

    可在顾锦的注视下,他偏偏规规矩矩地掏出钱包。

    顾锦接过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五块,转身对还站在门口的司机摇晃了一下。

    她问:“五块够不够?”

    “够!够!”

    司机咽了咽口水,这五块可足够他好几天赚得钱了。

    他抬脚迈进办公室,伸手就要拿走顾锦手中的钱。

    在司机的手,即将碰到钱的时候,顾锦的手却移开了。

    她似笑非笑地盯着司机:“对你的一个忠告,判断一个人的方法不要以貌取人。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在你嘲讽低看一个人的时候,对方的身份与能力,要知道一个人的礼貌与仁慈,并不是理所应当的。”

    若不是看这人面向忠厚老实,身上没有缠绕黑雾之气,顾锦一定会出手教训。

    这番警告的话,是她最大的善意。

    司机面上露出惧意,只因眼前的女人盯着他时,眸中冰冷的光芒让他血液都开始逆流。

    “我,我知道了,知道了。”

    司机回想之前在车上,心底的嘲讽与嫌弃,额间冷汗直流。

    顾锦唇角勾起一抹邪气的弧度,将手中的钱,递到对方面前:“走吧。”

    “是,是!”

    司机拿着钱,屁滚尿流的滚了。

    李青峰与女迎宾,还有坐在沙发上的安明霁,将顾锦这吓唬的人的行为看在眼中。

    三人脸上露出不同的神色。

    顾锦把手里的钱包,放回李青峰的面前:“谢了!”

    “不用客气。”李青峰缓缓拿起钱包,放入口袋里。

    随即反应过来:“不知道这位小姐,找我们老板有什么事?”

    “自然是找他做笔买卖。”

    顾锦垂眸,看到摆在桌上的手机,随手捞起来。

    “这是我的手机!”

    李青峰见宝贝被人拿走,赶紧站起来。

    这年头谁若是有个手机,那可是非常有面子,有地位的存在。

    这手机就是他的大宝贝。

    顾锦缓缓抬眸:“我知道,借用你电话给裘强海打个电话。”

    她把手机放到桌上面对自己,在李青峰的注视下,一个一个数字地按着。

    手机号非常熟悉,李青峰几乎可以说是倒背如流,这正是老板的手机号。

    它们就这么随意的被顾锦熟人地输入。

    顾锦输入号码后,直接点了拨出去的键。

    嘟嘟嘟地声音从声筒中响起,她顺手按了免提键。

    在等待时间,顾锦抬头看了李青峰一眼,问:“海哥,现在在哪?”

    海哥?

    李青峰第一时间反应,这个女人喊老板海哥,莫非他们是亲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