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强海不禁摇头失笑。

    就算是再三确认,他也确信,他绝对不认识眼前的女人。

    他不懂那些复杂的情绪是怎么来了,不过顾锦很对他的脾气。

    她说话办事很干脆,也不绕圈子。

    唯一让他不开心的,就是他的卧室,被一个脏兮兮的小崽子占了。

    听到李青峰说起这事时,他脾气一下起来了,在他打算冲进房间把人丢出来时,顾锦出现了。

    美人嘛,谁都乐意多瞧两眼,尤其是心有好感的美人,冒上来的小脾气也就慢慢散了。

    “裘老板?”

    手机传来男人年迈地嗓音。

    是电话被人接通了。

    裘强海立即将手机贴到耳边:“陈老,我这有一支千年人参,您老有时间吗?”

    对面的人听闻是千年人参,激动地说话都磕巴。

    “有,有!那就是……反正必须有时间!你小子在哪呢?没忽悠我吧?!”

    裘强海笑了:“真的,我在海江酒店,恭候您的大驾。”

    “等着!”

    等裘强海挂断电话,顾锦已经不在了。

    她不放心安明霁一个人在屋内,心里总是记挂着。

    打开卧室房门,看到空无一人的大床,顾锦双眼瞳孔紧缩。

    小安不见了!

    她走进房间,掀起被子,床上空无一人。

    可小安的气息还在屋内。

    顾锦顺着对方的气息,很快来到了厕所。

    房门紧闭着,里面传来压低地呜咽声。

    这一刻,顾锦什么也来不及想,她用力推开房门。

    屋内趴在湿漉漉地面上,满身狼狈不堪的安明霁,就这么映入顾锦眼底。

    安明霁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猛地回头。

    厕所内,淡淡的臊味儿,迎面而来。

    顾锦不敢置信地望着,趴在水中的安明霁。

    他现在竟然连方便,都如此的……艰难。

    这……这让她如何接受!

    顾锦眼中的泪水划过脸颊,朝在水中挣扎的安明霁走去。

    她弯下-身,不顾对方身上的异味与狼狈,将人轻轻抱在怀中。

    “小安……”

    无限的怜惜与心疼,自责地叹息声响起。

    顾锦就是想要喊他一声,并不奢望得到他的回应。

    她抱着人来到浴缸前,把安明霁轻轻放到里面,往浴缸中放水。

    顾锦犹豫了好久,低声开口:“你有什么事喊我一声,不要一个人……撑着,你还有我,我会陪着你,帮你的。”

    她抚摸着安明霁的小胳膊小腿,声音哽咽而难过。

    安明霁垂眸,看都不看她一眼,也不出声。

    他那双被水冲淡污迹的手,紧紧搅在一起,可见他的情绪并不像外表这么平静。

    顾锦为他仔仔细细的清洗身体。

    甚至连那处,也没有遗忘。

    此刻的安明霁在她眼中,只是个孩子。

    不是那个能给她倚靠,让她有安全感的男人。

    安明霁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可他腿不能动,想要躲都躲不开。

    这是除了奶奶,第一次有女人对他这样好。

    顾锦在水中,很小心地抚摸着安明霁变形的腿。

    他的腿明显就是被重物碾压过,腿骨头都碎了,受过极其残忍的扭曲重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