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世界,也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然而,真的听到安明霁记忆中没有她时,她心底还是很难过。

    顾锦不死心地又问:“那你认不认识一个名叫顾锦的女孩?”

    安明霁还是摇头,在他的所有记忆中,就没有一个叫顾锦的人名。

    顾锦嘴角噙着淡淡的苦涩笑意,她嗓音温柔:“没事,现在你要记住,我叫顾锦,以后我都会保护你,不让你再受人欺负了。”

    安明霁漆黑的双眸,就这么一错不错的盯着她,目光平静而漠然。

    也不知他心底究竟是怎么想的。

    顾锦起身,摸了摸他的头:“等我回来了,困了可以先睡。”

    她并没有就这么离开,而是来到了厕所,拿出塑料桶出来,走到床边放到地上。

    “你若是想要方便,可以用它。”

    安明霁轻轻点头,他连脸都没有红一下。

    这几年来的狼狈,让他早已不知道何为羞耻。

    再多的不堪,再多的狼狈,再多的侮辱他都经历过。

    为了不出丑,一个塑料桶而已,他并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倒是顾锦脸色变了。

    她重生后遇到的安明霁,有自己的傲娇,从来不会让她做这样的事。

    只要她敢做,那臭小子绝对会跟她闹。

    不是冷战的那种闹,是想尽办法也要让她出一次糗。

    而眼前的安明霁他瘦弱,却练就了一身铜墙铁壁。

    好像什么人事物都无法打动他,他的内心就像钢铁般坚固。

    凝视着床上双眼缓缓闭上的安明霁,顾锦低叹一声,她转身离开了房间。

    房间外,客厅内。

    裘强海正跟一个老头子,弯身撅着屁-股,盯着茶几上的人参研究。

    陈老更是拿着放大镜,一边看一边惊呼出声:“好家伙!好家伙!瞧瞧这支人参的根,绝对是我见过最大的!”

    说着话,他屁-股一扭,又换了个角度看。

    “分叉如此密集,跟人的头,手,足,四肢简直太像了,这就根本就是个人参娃娃啊!”

    裘强海在一旁急了:“陈老,您就说这是不是真货!”

    他对着人参也是一知半解,不敢确定眼前的这支千年人参,究竟是不是珍品。

    若是,他就算是花下大价钱也要买下来。

    若不是,想到美人那张脸,好像也不太好下手,这他需要好好想想,怎么收拾骗他的人。

    陈老站直了身体,用手重重锤了一下裘强海。

    “老头子我说了这么多,合着你一句都没往心里去?!”

    “我这不是听着呢嘛!”

    裘强海抱怨地后退两步,他摸了摸后背:“您这手劲也忒大了些,我后背肯定红了!”

    陈老笑眯眯道:“你小子就是欠,这么好的东西,竟然被你这啥也不懂的愣头青赶上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这话一出,裘强海登时双眼发亮。

    “这是真的?!”

    “废话!”

    陈老白了他一眼,弯身继续用放大镜,研究如此稀有的珍品人参。

    裘强海还傻乐呢,就看到顾锦从房间走出来,不禁脸色一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