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明霁握紧了小拳头,轻轻抬起一条腿。

    长久不便于行走的腿脚,稳稳地迈出,落在地面上。

    感触如此真实,几乎让安明霁落泪。

    他真的能走了!

    安明霁又试着走了几步,虽然身体有些不稳,但是他真的能走了。

    这一晚上,安明霁都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因为太兴奋,顾锦劝他歇一会儿,他都停不下来。

    安明霁眼中的偏执阴骘,逐渐变被璀璨光芒所替代,变得更加生动。

    第二天。

    裘强海一大早就来了酒店。

    六八八八房间,虽然曾是他的专属房间,现在这里住着一个女人跟一个不曾见面的孩子。

    海哥并没有像往常,直接进房间。

    他站在门口,轻轻敲了几下房门。

    “咚咚……”

    刚敲响房门,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

    顾锦笑盈盈地打量着,站在门口的人:“怎么一大早就来了?”

    裘强海提着手中的皮箱:“给你送钱来了。”

    “那敢情好!”

    顾锦让开身体,让裘强海走进房间。

    正在客厅走来走去,依然停不下来的安明霁,就这么被裘强海看在眼中。

    他脚步停下,认真打量着安明霁。

    小孩巴掌大的小脸,身体瘦弱,但是不难看出他长得还不错,就是太瘦了些。

    裘强海回头,对顾锦挑眉:“这是你儿子?”

    顾锦关上房门,听到这话,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神特么儿子!

    这是她……顾锦有些卡壳。

    安明霁先是她弟弟,后来变成她执手相伴的人。

    而现在的安明霁,这么小,从初见她就把他当做孩子对待。

    海哥的话好像也没有毛病。

    顾锦低叹一声,对他摇头:“不是。”

    她走到已经停下走动的安明霁面前,把人带到沙发坐下:“走了这么久,都出汗了,先休息一会儿,不急于这一时。”

    安明霁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双眼盯着朝他们走近的裘强海身上。

    眼底的排斥显而易见,如狼崽子一般阴狠。

    裘强海唇角勾起一抹弧度,感觉十分有意思。

    这小子霸占了他的房间,霸占了他的床,现在就像是守护地盘一样,露出狼崽的排斥光芒。

    裘强海走到顾锦跟安明霁的对面坐下,将皮箱放到桌上,靠在沙发上,疲惫地按压着额头。

    “这里是八十万,你可以数数。”

    这话是对顾锦说的。

    顾锦并没有看装着八十万的皮箱,而是认真盯着裘强海看。

    裘强海周身被一股死气缠绕着,整个人的生气被压的非常惨。

    脸色无光,双眼呆滞,明显是出了什么事。

    顾锦缓缓垂眸,捏着安明霁的手指,不经意问道:“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裘强海指着自己没休息好的脸,笑的毫不在意问:“很明显?”

    昨晚回去,他姐打来电话,说他姐夫的职位可能要保不住了。

    这还是往小了说,若是往大了说,可能余家会出事,是会出人命的。

    顾锦打开了天眼,清澈璀璨的眸子上下打量着裘强海。

    现在他们刚交集,很多事都能看得分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