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的下巴因异能不受控制的扬起,脸上红润逐渐减少,呼吸开始变的困难。

    安明霁一字一句道:“当年你无法像承诺的那般对我,为什么要给我希望,既然你消失了,为什么又要回来打断我的腿,给我希望的同时,又要一脚把我踩入泥潭深渊里,你可知这有多残忍?!”

    冰冷怨恨地质问声,就在顾锦耳边响起。

    安明霁神色冰冷,与神俱来的矜持贵气丝毫不减,只是就这么目光阴霾地盯着顾锦。

    顾锦却听得却是一头雾水,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眸光迷茫,精致脸上也满是疑惑。

    见她神色痛苦,安明霁心底那名为不舍的情绪在作怪。

    他气得咬牙,一甩手,把顾锦丢回地上。

    “咳咳……”

    顾锦剧烈咳嗦,不顾心底被安明霁动手的难过,转头盯着他:“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当初我消失是我不对,可那不是我能控制的。”

    若是可以,她也不想在安明霁面前消失。

    她说过会护着他,有她在不会再让人欺负他,会一直陪着他,还会给他做饭吃。

    凝视着安明霁的腿,顾锦声调悲痛:“我明明治好了你的腿,怎么可能会再弄断它,你可知看到你的腿再次……我的心有多痛!”

    顾锦目光坦荡地注视着安明霁。

    没做过的事,她为什么要去承认。

    安明霁却根本不相信她。

    当年,是他亲眼看着这个女人把他的腿,一寸寸敲断。

    断骨之痛并不比接骨痛,可痛的是他的心。

    顾锦对他的承诺,她食言了。

    对方给了他希望,又亲自把他送到了地狱。

    这过程有多残忍,只有承受煎熬的人才最清楚。

    安明霁拉起裤管,露出那双扭曲,布满狰狞伤口的腿。

    “这都是拜你所赐,你敢做不敢承认?”

    看到这些伤痕,顾锦眸光微颤。

    她怎么会伤害小安呢,就算是自己承受再多痛苦,她都不舍得动安明霁一下。

    可他字字泣血,双目微红,这么怨恨她,

    莫非,这真的是她做的?

    顾锦在这一刻迷茫了。

    她以灵力溶解了绑住双手的绳子,伸出颤抖的手,去抚摸安明霁丑陋却让她心痛的腿伤。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她不停地问,声音颤抖。

    安明霁感受她纤细的手指,轻轻抚着腿伤,想要撤离,却被落在腿上的一滴泪怔住。

    她哭了?

    又一滴泪水落下,打在安明霁的腿上。

    她真的哭了!

    安明霁觉得不可思议。

    这一切明明都是顾锦造成了,她为什么会哭。

    他想不明白,也觉得非常虚假。

    这些年来,他一直忘不掉她,说不清楚是仇恨她,还是想要从她那里得到一个答案。

    若是仇恨她,现在他就该杀了她,可安明霁下不去手。

    求一个多年的答案,对方却根本不承认。

    见到了她,安明霁清楚他心底的恨意,还没有到她的喜悦多。

    顾锦抬头,眼中含着水光,问安明霁:“为什么会这样?”

    在她抬头的瞬间,打开了上古逆天之术的天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