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能察觉出来他的疏离,她也需要冷静一下,并不往安明霁跟前凑。

    不过庆幸的是,她每天做的饭菜跟小点心,安明霁都笑纳了。

    两人明明住在一个屋檐下,可他们这两天都碰不到一次。

    这天下午,顾锦躺在卧室里,突然听到庄园内响起了枪声。

    她猛地坐直了身体,朝门口冲过去。

    走出房间,她立即来到安明霁的卧室。

    房间里空无一人。

    顾锦的心跳开始加快,她觉得要出事。

    耳边又听到外面的枪声,顾锦来不及多想,快速朝楼下奔去,顺着密集的激战声而去。

    达尔文家族庄园内,有一处射击房。

    安明霁因连日来的心情不好,特意来这里发泄。

    在他心情糟糕的状态下,竟然有人送上门来找虐。

    他刚接手达尔文家族没几年,虽然明面上家族里的老家伙们都尊他敬他,但背地里没少给他使绊子。

    今天,也不知道是哪一方势力的人,竟然摸进了庄园里,直接来送人头。

    安明霁目光沉沉地打量着,倒在地上不知生死,满身是血的五六个人。

    其中一个被艾伦压制跪在地上,肩上中了一枪。

    “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艾伦满脸阴狠,声音有说不出的阴冷。

    竟然在大本营被人摸上了门,这是他的失职。

    这些人根本就是在挑衅他,想要他在家主面前出错。

    对方咬紧牙关,讽刺地看了一眼艾伦,唇角还玩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艾伦气急了,伸手甩了对方一巴掌,就在他还打算动作时,身后传来了声音。

    “艾伦,把他带过来!”安明霁突然出声。

    艾伦闻言抬头,就见家主从轮椅侧面拿出一套精致,却又十分锋利的工具。

    他脸上露出诧异与恍然之色,这几年家主很少动手,今天怎么有了兴致。

    前几年,安明霁刚接手家族生意时,内部势力乌烟瘴气,时不时就有人来给他们找不痛快。

    安明霁知道达尔文家族的审讯手法,逐渐被吸引。

    第一次看到那些鲜红血液喷涌,如艳丽的花朵盛开时,他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兴奋,背部都传来阵阵的麻意,是兴奋所致。

    慢慢地,他开始亲自上手。

    每每心底郁气难散时,他都会以此方式来发泄。

    今天,他不想知道是谁派这些人来的,就算知道也逃不过那几家,都是一群跳梁小丑。

    此时此刻,他只想发泄心中这几日来,都无法消散的怒火跟郁气。

    艾伦立刻拎着跪在地上的人,一步步朝安明霁走来。

    凄惨地叫声响起,传进了刚刚跑出门口的顾锦耳中。

    声音距离她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足以她捕捉到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她顺着声音超射击场地走来。

    顾锦脚步很轻,轻盈无声,几乎没有动静。

    她到来的时候,射击场周围的人都没有发觉她。

    顾锦远远看着安明霁坐在轮椅上,被艾伦,Linda等人拥护。

    在地上躺着五六具尸体,满地的血红色。

    只一眼,顾锦就清楚,这些人都死了,没了气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