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有一个人还活着,就是跪在安明霁面前。

    是个满身是血,浑身没有人样的男人,对方嘴中流出很多的血。

    在偶尔一张一合间,顾锦清楚看到他嘴里一片血肉模糊。

    竟然是被人割去了舌头。

    安明霁双手染了刺眼的血色,他正在用干净的帕子,慢条斯理地擦拭着双手,动作优雅而贵气,有说不出的好看赏心悦目。

    他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意,双眼中流露出的神色,不禁让人心凉。

    那是嗜血,残暴,狠戾的光芒。

    顾锦觉得这一刻安明霁十分陌生,她并没有惧怕,甚至心底不知为何丝丝拉拉的疼起来。

    小安为何会变成这样,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顾锦站在安明霁的身后,开口轻唤:“小安?”

    安明霁擦拭双手的动作一顿,满手艳丽的血色映入眼底。

    明明如此美丽的颜色,若是往日会让他心情愉悦,今日却只觉从心底传来恐惧与心惊的凉意。

    他捏紧手中的血色帕子,缓慢地侧头,看到站在不远处的顾锦。

    安明霁白皙沾染血色的手指微颤,心尖有些发麻,还有无尽的恐慌涌上来。

    “艾伦!”颤抖地声音响起,带着迁怒。

    艾伦以及周围的人,都没有发现顾锦的存在。

    听到家主冰冷地嗓音,他率先跪在地上。

    Linda等人也纷纷跪下。

    可终究晚了。

    顾锦还是看到了这一幕。

    安明霁捏紧血红色的帕子,死死攥紧,用尽了全力,手上的青筋都暴起。

    顾锦心疼了,她没想到只是喊了一声小安,就让他变成这样。

    这样的不安,恐惧,满身阴邪与暴怒的安明霁,不是顾锦所愿意看到的。

    她快步朝安明霁走来,蹲在他坐的轮椅前,伸手轻轻掰开他的手。

    “你这是干什么,多脏啊。”

    顾锦嗓音温柔如水,有着说不出的安抚。

    她掰开安明霁的手,掏出干净的帕子,为他细心擦拭手上的污血。

    再未去看躺在地上的尸体一眼,好像他们根本就不存在。

    安明霁脸色阴沉的厉害,扭曲神色也显而易见,可顾锦就像是没看到。

    她为他擦拭干净双手,抬头,露出一双溢满笑意的眸子。

    她态度亲昵,毫无反感,甚至满心满眼只装得下安明霁一人。

    安明霁心底的不安,暴躁,以及阴暗想法,皆因她这双泛着笑意的眸子,统统被安抚下来。

    他清楚顾锦分明看到他之前虐人的一幕,为何此时还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

    安明霁唇角紧抿,眸光微颤,心底不由再次胡思乱想起来。

    他被顾锦握着的手,情不自禁的回。

    不管如何,他都想要牵住这只手,永远都不想要松开。

    若不是刚刚的恐慌,他永远都不知道,顾锦对他来说如此重要。

    不愿她看到他阴暗的一面,只怕她露出厌恶神色。

    他是在意她的。

    顾锦感知到安明霁的种种不安反应,心不禁又被刺痛了一下。

    她脸上洋溢着温柔的笑意,柔声开口:“我之前做了些小点心,跟我进屋尝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