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安明霁对上顾锦清澈温柔眸光,唇角弯起,周身的低压气场彻底消失的无踪无影。

    顾锦起身,来到了他身后,推动着轮椅往来时的路而去。

    留在原地的艾伦,Linda等人,还跪在地上。

    顾锦推着安明霁离去很远以后,他们这才起身打扫战场。

    很快,这片蔓延着浓郁血腥味的地方,被清理的一干二净,就连地上的血迹,都再也寻不到踪影。

    回到屋内的顾锦,端出她之前做的小饼干,送到安明霁面前。

    “尝尝看,味道可能有一点甜。”

    她捏起盘中一块饼干,送到安明霁嘴边。

    后者微微张嘴,将饼干咬在嘴中。

    的确味道有点甜,饼干被嚼碎后,口中一股淡淡的牛奶味蔓延。

    安明霁很喜欢,他吃完了一块,又拿起一块送到嘴中。

    顾锦虽然没有追问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可安明霁之前的种种神态,都深深烙印在她脑海中。

    究竟是遭遇了什么,才会让小安变成这样。

    残忍,无情,嗜血,狠戾而凶残。

    他周身蔓延的浓郁煞气,都是一条条人命堆积起来的。

    为什么要亲手杀这么多人?

    身为达尔文家族的首领,安明霁双手染血,再正常不过。

    可他不该亲自动手,沾染这么多人命在身。

    艾伦,Linda等人,谁都可以。

    为什么安明霁要双手染满血,他不该这样糟蹋自己。

    顾锦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一颗心紧紧揪在一起。

    有些事,她无法问安明霁,却有别的办法得知。

    安明霁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否则不会这么凶残,嗜血,冰冷无情到让人心生凉意。

    这些年,他究竟是怎么一步步走来的。

    顾锦不敢乱想,只要想到他过得不好,身心都在揪痛,她根本无法承受。

    晚饭过后,安明霁跟顾锦都回房休息。

    偌大的庄园,除了把守在周围走动的人员,一片宁静,只听得到花鸟鱼虫的声音。

    半夜,墙壁上的挂钟响起。

    一声接一声,直到最后一声结束,房间再次陷入安静中。

    已经是深夜十二点。

    顾锦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她披着外套,脚踩拖鞋离开卧室。

    她来到一楼,站在艾伦所住的房间。

    想要知道安明霁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除了艾伦,Linda,卡西三人,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

    房门刚被敲响,艾伦就打开了房门。

    他看到门外站着的是顾锦,脸上毫无意外表情。

    “进。”

    艾伦放开身体,让顾锦进屋,姿态随意而理所当然。

    顾锦踏入房间,她坐在屋内的单人沙发前,也不绕圈子,直接开口问:“小安回到达尔文家族后遇到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想要杀他?”

    若是没有人要杀安明霁,他怎么会双手沾染鲜血。

    只有别人威胁到他生命时,他才会去收割他人之命。

    艾伦闪烁着光芒的瞳孔中,泛起几分意外:“你不问我白天发生了什么?”

    顾锦摇了摇头,她只要知道安明霁没危险就好。

    至于其他的,不需要她操心。

    ——求月票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