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明霁知道顾锦就在门口,他看得到透过门缝,顾锦站在那里。

    他盯着房门的那道影子,眸中露出了独占,阴森恐怖的霸道光芒。

    就算是知道顾锦就在门外,可他还是做了。

    他清楚的让顾锦知道,他内心的阴暗,与对她的独占。

    他就是让她知道,让她无处可逃。

    安明霁脸色扭曲一瞬,表情变得痛苦又放纵。

    欧式实木质床,樱花丝质锦被上,安明霁那双满是伤痕的腿,没有被遮盖,就这么显露出来。

    被面上染了一抹暗昧,几乎无法忽视的水迹。

    安静的房间里,不稳的呼吸,与安明霁愉悦地低笑声,交杂在一起。

    就像是演绎了世间最动人的曲子。

    安明霁盯着自己的手看了几眼,顺手在手边的被子上擦了擦。

    他起身来到床边的轮椅前,用最短的时间收拾好后下楼。

    楼下。

    顾锦坐在餐桌上等安明霁,她已经整理好情绪,与往常一样跟安明霁打招呼。

    一直以来冷漠的安明霁,这一次却表情生动了几分。

    不再板着一张脸,眼底光芒如初晨的太阳闪烁着流光。

    两人关系不远不近,相处多了几分让人难掩的暗昧。

    艾伦,Linda,卡西等人,清楚察觉到他们之间的气氛变化。

    一天的时间,非常平静的过去。

    用过晚饭,顾锦跟安明霁一同上楼。

    顾锦上楼后,习惯性往她的房间走去。

    她刚走出几步,就被在身后的安明霁喊住。

    顾锦回头,对上安明霁带有深意的眸子:“怎么了?”

    安明霁勾起唇角,嗓音低沉悦耳:“我房间有瓶红酒,想要请你尝一尝。”

    回想他们之前发生的不自在,顾锦开口就要拒绝。

    对上安明霁眼底即使藏的再深,也可探测到的算计光芒,她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好,我先回房冲个澡,一会儿过来。”

    “我等你。”

    ……

    顾锦回到房间,直接闪身进了空间。

    她站在偌大的空间,大声喊灵穹:“灵穹,你出来!我有话要问你,你出来!”

    “灵穹,你给我出来,我只问你一句话!”

    顾锦喊了半天,终于得到灵穹的回应。

    “你想要问什么?”

    灵穹本身并没有现身,只听得到他的声音。

    低哑的嗓音透着几分虚弱。

    顾锦舔了舔-唇,她认真问道:“我现在接触的是前世的安明霁,若是我把他的魂魄带回去,他会不会记得发生的一切?”

    “会,他就是安明霁,安明霁就是他,他们是一个人。”

    似是知道顾锦的顾虑,灵穹一字一句地解释。

    顾锦缓缓垂眸,轻声道:“那就好。”

    灵穹的声音再次响起:“动作快一些,我要没时间了。”

    听出他嗓音虚弱,顾锦应了一声,消失在空间。

    她没有问灵穹为什么总是说没时间。

    现在不是时候,早晚她会让灵穹把知道的一切都吐出来。

    ……

    安明霁已经洗漱完,他身穿淡蓝色的绸缎睡衣,来到卧室的阳台。

    他所坐的轮椅旁桌上,摆放着两个高脚杯,还有倒在醒酒器里的红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