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弯了弯唇角,眼底却毫无笑意。

    她缓缓站起身来,推着安明霁的轮椅,来到阳台的最边缘。

    她抬头,望着高空悬挂的一轮弯月,眸光哀伤。

    她终究又要离开了。

    没有她,安明霁也一样会活的好好的。

    活得比她长,往后的二十余年,他会安好。

    趁着安明霁还有清醒意志,顾锦温婉柔和嗓音缓缓响起。

    “小安,对不起,我恐怕又要食言了,以后没有我陪你,你要好好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

    安明霁猛地抬头,目光凶狠地盯着顾锦。

    他的手死死按压在,顾锦放在轮椅上的手,那只手在颤抖。

    顾锦脸上溢出几分愧疚,她蹲在安明霁的身边,勉强勾起唇角:“以后没有我在,你要照顾好自己,有些人惹你生气不要亲自动手,会脏了你的手,你可以把他们交给手下去做。”

    “你又要去哪?你是不是又要走?!”安明霁脸色阴森,嗓音冷冽彻骨。

    他伪装一晚上的温和面具,在这一刻被撕开,满面阴骘,周身溢满危险气息。

    那是他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冷漠与凶残。

    顾锦迎上他俊美却阴鸷贵气的五官,脸上露出无奈与不舍。

    “小安,我们还会再见的。”

    “你个骗子!”

    安明霁伸手就要拉起蹲在身前的顾锦,可他刚握住顾锦的手,想要使力的时候,却感觉浑身溢出一股汹汹烈火。

    登时,让他身心都彻底沦陷。

    这感觉来得快而猛。

    顾锦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非常烫,就跟高烧一般。

    可她不知道不是,安明霁这是药发作了。

    她知道安明霁今晚的心思。

    对方想要跟她亲昵,想要跟她拉近彼此的关系。

    可是她时间不多了,再不回去,她跟他都会永远折损在这里。

    “小安,你乖一点,我会带你回家的。”

    顾锦站起身来,她的手,放在他衣服扣子上。

    “顾锦,你要做什么?”

    安明霁咬牙切齿,带着愤怒地声音响起。

    他已经没了最初的心思,陷入了暴躁不安中。

    即使他真的想要对顾锦做什么,也不会用这种手段。

    他咬牙切齿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顾锦眸光微颤,纤细密长的睫毛抖动着。

    “是让你放大心中谷欠望的丹药,我不会伤害你的。”

    她没有说谎,只要安明霁对她有想法,服用丹药后,都会把他的心思放大。

    浅蓝色的绸缎睡衣,被轻飘飘丢落在地上。

    安明霁双手死死捏在轮椅上,他怒视顾锦,却又渴望她。

    然而,他声音冰冷饱含怒意:“你就不怕我是个废人?”

    顾锦笑了:“我的小安不是废人,他是最好的。”

    她走上前,在安明霁桃花眸中渴求光芒中,坐在他毫无知觉的双膝上。

    “小安,跟我回家吧。”

    我要带你回家,我们还有很多以后。

    ……

    天微微亮,顾锦在摇晃的水面中,历尽千辛万苦,终于爬到了岸边。

    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出现,与这个世界的排斥反应。

    身体虚弱,像是被人在拿利器狠击,浑身冰凉。

    ——指路书友圈置顶区扣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