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太诡异,太离奇了。

    顾锦本就是重生,前世的记忆还深深留在脑海中。

    若是她真的跟安明霁见过,如何会不记得他。

    灵穹莞尔一笑,嗓音一如之前柔和:“若是没见过面,他为何会替你收尸,对你用情至深,爱你到疯魔,更为了你血洗四方。”

    顾锦面色微变,瞪圆了双眼,指尖都在跟着颤抖。

    之前她有猜测过,前生可能有什么地方被她忽略,可她还是无法接受灵穹的这番说辞。

    若是真如此,那她为什么没有记忆,她跟安明霁究竟错过了多少。

    顾锦脸色惨白,双眼眸光从最初的盛气凌人,逐渐变得浅淡空寂。

    灵穹低叹一声:“你一直以为,安明霁是为了当年,你在青山村对他的一饭之恩报恩,你可曾想过,他不远千里前往京城为你收尸,为你报仇化身杀戮之刃,在你死后为你戴上安家的传家之宝,是他这种性情凉薄的人做得到的吗?”

    他缓缓垂眸,扫向顾锦的食指上的凤凰图纹。

    这就是安家的传家之宝,上古传承空间的存在证明。

    灵穹继续:“他本就是心性凉薄,是个喜怒无常的无情人,怎么可能为了你在青山村的施舍,如此大动干戈。”

    他这轻描淡写的语气,如一把利刃扎在顾锦的心上。

    顾锦抬眸,眼底光芒在颤:“可我为什么没有记忆,为什么安明霁不来找我?

    如果之前我在幻境发生的一切,都是前世真实发生过的,我跟他为什么会这样错过,达尔文家族的势力,不可能找不到我!”

    这根本就是说不通。

    顾锦也不愿去相信这一切。

    真相实在太过残忍。

    灵穹嗤笑一声,声音讥讽而泛起一丝狠意:“那是因为,你跟安明霁不被天道所容,你们其中必须有一人死去,记忆才会回归。

    前世你死后,安明霁才想起跟你在青山村发生的一切,他把达尔文家族多年来查询你的人,全部聚集起来,根据蛛丝马迹,终于查到你人虽在京城,却跟那些寻找你的人擦身而过太多太多次。

    在马路上跟他们迎面相对,他们手中分明有你的照片,相见却不相识,每一次都是错过,每一次都是!”

    说到最后,灵穹的情绪也有了起伏。

    “我不明白。”顾锦面色茫然而痛苦,不住地摇头。

    灵穹回眸,瞧着她苍白的脸色,眼底流露出不忍。

    他轻轻舒了口气,伸出白皙如玉的食指,轻轻按在顾锦眉心处。

    “你亲眼看看,这一切就都明白了。”

    顾锦不受控制地闭上双眼。

    一幅又一幅画面,快速闪现在她的脑海中。

    随着这些记忆的传送,顾锦眼角逐渐变红,她脸上露出痛苦与哀伤。

    原来前世,她真的出现在安明霁生活中,就跟她之前所经历的一样。

    万海市的相遇,她出手相救,她的消失,安明霁的多年等待。

    她再次出现在意国,之后的一切一切都是她才经历过的。

    直到她跟安明霁分别,对方还把她那句,我们还会再见,深深记在心底。

    除去青山村的漠然相处,万海市相遇两三天时间的短暂相处,意国的半个月左右相伴。

    这短短不到一个月的相处,换来安明霁等了她三十年,也找到了她三十年。

    到顾锦死去,他们整整错过了三十多年,耗尽了半个人生。

    明明她就在万海市,明明她多次与寻找她的达尔文家成员擦肩而过,可一次他们一次都没有认出她来。

    在顾锦成为家族的弃子死去,安明霁终于找到了她。

    可她已经变成了一具,面目全非散发着异味的尸体。

    即使如此,安明霁依然不弃她,为她戴上安家的传家之宝,让她成为达尔文家族的主母。

    安明霁赋予她死后的荣耀,可他却永远陷入痛苦中。

    他们两人就像是被命运玩弄的对象,永远擦身而过。

    脑海中,安明霁痛苦无声落泪的一幕,深深刺痛了顾锦心脏。

    疼得她快要无法呼吸。

    紧接着画面一转。

    顾锦看到了好多熟悉的人。

    在前世中,余家并没有躲过那一劫。

    即使她提醒了裘强海,终究是晚了一步,余家落了个家破人亡结局,余家只剩余硕一人。

    裘强海因顾锦认识了少年时期的达尔文家主,安明霁。

    他们交情不深,却多少有点情分在。

    裘强海,余硕,以及姜汉义背后的姜家,再借着达尔文家这个神秘家族,终是报了仇,

    已经进入内阁的邢家,他们的丑陋嘴脸被揭露。

    让所有人都看清楚他们的丑态,邢家彻底倒台。

    在报仇过程中,余硕真实身份被阴差阳错间发现,他被秘密认回皇室。

    余硕前世的命运,并没有在上学期跟白春花,也就是尹雨菲绑在一起。

    但在多年以后,尹雨菲在未婚期间,依然阴差阳错为余硕生了一个儿子,她依然没逃过死亡的命运。

    就像是命中注定,在她某一天醒来后,又突然倒下,就这么离开人世。

    多年以后,余硕坐上了掌权位置,娶了京城四大家族之首,穆家女儿。

    他娶的是一个牌位。

    穆家女儿穆芷枫,早在多年就死了。

    余硕欠她一个恩情,用给穆家的荣耀回报。

    当然,他也是为了堵住内阁的悠悠众口,不想要娶妻纳妾。

    他的夫人永远只有一人,穆家之女,穆芷枫。

    要说余硕跟穆芷枫的缘分,还要从当年余家出事说起。

    余家出事,余硕被家人送到京城求援。

    奈何树倒猢狲散,曾经的友人根本不会出手相救,反而落井下石。

    在余硕走投无路时,接到父母没了的噩耗,少年时期的他终于再也撑不住,狼狈地倒在马路上。

    这一天,刚好是穆芷枫出来透风的日子。

    看到倒在路上的余硕,她让司机把人台到车上,直接带回了穆家。

    对于突然出现在穆芷枫身边的人,穆家第一时间把余硕的详细背景资料查清楚。

    确定他没有危险无害后,这才把人留下,甚至还为他解决了一些小麻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