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硕的麻烦解决后,匆匆回万海市。

    他跟穆家依然有联系,或者说是跟穆芷枫。

    少年少女之间的情谊还是非常纯粹的。

    若穆芷枫身体无病无灾,说不定她跟余硕还能来一段浪漫的感情发展。

    可惜,她寿命不长。

    余硕投身复仇大业时,穆芷枫悄无声息的离开。

    她离开的时候,是含着笑走的。

    穆芷枫临闭眼前,还跟笑着家人提起,当初在马路上救下的少年。

    她说那男孩真好看啊,比家里的哥哥们都好看。

    女孩羞涩,其言语已经表明,她对余硕的隐隐爱恋。

    等余硕得到救命恩人逝去消息时,看到的只有穆芷枫的墓碑。

    至此,多年以后,余硕掌控了这世间最大的权势,站在了人生巅峰

    他身边没有人陪伴,一直都是孤家寡人。

    本是无情之人,何必惹尘埃。

    白春花(尹雨菲)的爱恋,穆芷枫的君子相交。

    前生今世是非曲折,各有各的磨难,可众人结局大多都殊途同归罢了。

    顾锦缓缓睁开双眸,眼底的泪水轻轻滑落。

    她泪眼迷茫,没有看到灵穹脸上来不及掩藏的怜惜。

    “为什么会这样?”

    顾锦还是无法接受这一切。

    真相残忍到让人心生遗憾与痛苦。

    安明霁是究竟怎么熬过那三十年的。

    他是如何撑过,那日复一日寻找她,却一次次的失望结果。

    第二次她消失后,告诉安明霁他们还会再见,那个傻子竟真真的守着这个承诺,一直等她找她。

    可他等来了什么,他们再见竟是二十年后,她已嫁给他人为妻,安明霁要如何接受这样的结果。

    顾锦都能想象到他知道真相时内心的痛苦,愤怒,不甘,以及对她的恨意。

    她果真像安明霁所说,就是个骗子!

    顾锦心痛的无法呼吸,身体都站不稳,不受控制地弯下腰来,一瞬间泪如雨下。

    她想要开口嘶吼,想要发泄她的愤怒,为安明霁抱打不平,却发不出丝毫声音。

    灵穹快步上前,将她整个人搂抱在怀中。

    “顾锦,顾锦!”

    顾锦瘫在灵穹的怀中,她发不出声音,只能控诉地瞪着他。

    一颗心痛得她快要死过去,整个人陷入窒息。

    她本就苍白的脸色,此刻难看到了极致。

    灵穹脸色大变,一向清冷漠然容颜,流露出慌乱神色。

    “丫头呼吸,你快呼吸!没事的都过去了,我不介意的,你不要难过……”

    顾锦根本听不到灵穹的话,她满心都是安明霁。

    心疼他为了一个承诺,耗尽了半生的等待。

    心疼他在看到她的尸体时,究竟是有多疼,有多难过,有多怨恨。

    她什么都不知道,最可恨的是她一无所知!

    即使她嫁给他人为妻,守身如玉,可她终究是抛弃了安明霁。

    灵穹见顾锦脸色惨白,双眼空洞,面如死灰,就像是死人一般。

    他心下一震,心猝不及防地疼起来。

    顾锦已经陷入自己的世界,根本听不到他说话。

    这副模样,让人见了既心痛,又不禁动容。

    灵穹猛地低头,将口中的气渡给顾锦。

    这行为太过亲密,已经越界。

    顾锦呼吸正常后,睁大双眼,盯着面前灵穹放大的俊颜,她眼底闪过一抹凶意,猛地推开灵穹。

    她怒视灵穹:“你在做什么?!”

    “人工呼吸,少了我这一口气,你怕是要晕厥过去。”

    灵穹神态若无其事,精致妖孽容颜平静而冷淡,就像是做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顾锦用衣袖,狠狠地擦了擦嘴巴。

    这行为看在灵穹眼底,不由让他眸光变得幽深晦暗不明。

    顾锦动作突然停下来,她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抬头盯着灵穹。

    “你之前说我跟小安在前世之所以见不到彼此,是因为天道?”

    “是。”

    灵穹将眼底的光芒掩藏,对她轻轻颔首。

    “为什么?”顾锦没有傻傻的问,怎么天道还出来了。

    这个世界有修士,有异能者,更有上古传承下来的逆天之术跟空间。

    天道的存在,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大的冲击力。

    “因为我……”灵穹刚开口,眉目微蹙,话在嘴边停顿下来。

    顾锦追问:“因为你什么?”

    灵穹摇了摇头,他伸手指向,泡在溪水中的安明霁。

    “因为他身负神族血脉。”

    顾锦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到安明霁,拧眉:“可小安只是个普通人。”

    她亲自传授小安修炼,清楚他的根骨,小安只能说是个修炼的好苗子,并没有所谓神族仙者的根骨。

    “那是因为他还没有觉醒血脉。”灵穹唇角勾起一抹弧度。

    “一旦他觉醒血脉,势必会影响天道,天道不允许神族血脉觉醒,神族血脉在遇到真心相爱的人,有了子嗣后会彻底觉醒血脉,为了给下一代的传承。”

    事情太过复杂,顾锦沉思好长时间。

    顾锦像是想通了什么,面色变得难看起来:“也就是说小安这次在昆仑死亡谷的遭遇,并不是意外,也不是人为,都是天道所为。”

    灵穹轻轻点头:“可以这么说,你所看到的一切看似是真的,其实真真假假都是为了阻挡我……”

    “啧!”灵穹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声,面色颇为苦恼。

    他抬眸,扫向溪水中的安明霁,眸光淡淡:“天道为了阻止安明霁觉醒神族血脉,可谓是不择手段,生生世世都让他在痛苦中轮回。”

    顾锦握紧了拳头,妩媚漂亮的脸蛋一片冷然,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

    安明霁上一世的痛苦,已经让她差点心痛死,听灵穹这话的意思,安明霁好似不止前生今世,还有很多世都在轮回中。

    她不敢问灵穹,在那些轮回中,可有她在。

    有她在,既然欢喜。

    若是没有她,她又该如何自处。

    灵穹轻飘飘地看了顾锦一眼,将她脸上的神色尽收眼底。

    顾锦不说,他却像是明白她心中所想。

    灵穹走到顾锦身前,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动作温柔而爱怜:“别多想,他不会喜欢别的人,只有你。”

    顾锦嫌弃地挥去他的手,一双漂亮的眸中,却闪过亮光:“当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