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越过万俟家众人,走到万俟仙姑身边,亲自扶着老太太坐下。

    她坐在了万俟仙姑身边:“您老这么激动干什么,听万俟家主给我打电话,我还以为您出了什么事呢。”

    跟顾锦一同来的灵穹,十分自然的坐在另一边的空位上,他一双妖孽多情的眼眸,在陌生的环境中打量一番。

    万俟仙姑本来张开欲说话,看到灵穹后,面色大变。

    她干枯的手死死捏着拐杖,本来浑浊的双眼,此刻满是复杂与激动,还有震撼。

    在万俟仙姑眼中,灵穹周身溢满了金光,就跟坐在身边的顾锦一样。

    只一点不同,灵穹身上的金光明显比顾锦还要浓烈。

    万俟仙姑还看到他跟顾锦紧紧连在一起,纠缠不断的丝丝缕缕金光。

    这是永世牵绊,无法分割的命运。

    灵穹察觉到有人盯着他,回头与万俟仙姑的视线对上。

    瞧着老太太这神态,他性感的唇缓缓勾起,眼中露出了然。

    万俟仙姑激动道:“您,不知道您是?”

    灵穹弯起双眼,指着顾锦说,“我是她兄长。”

    万俟仙姑信了,嘴里念叨着:“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顾锦瞪了灵穹一眼,对万俟仙姑解释:“别听他胡说,他是我朋友。”

    万俟仙姑疑惑地看了顾锦一眼,呢喃道:“不应该啊,你们,你们分明就……”

    “老太太,我劝您慎言。”

    灵穹出声打断万俟仙姑的话,他声音平静,却难掩与生俱来的压迫感。

    万俟仙姑立刻闭嘴,双眼来回在顾锦跟灵穹身上打量。

    顾锦脸上的笑容不变,笑意不达眼底,漂亮的眸中闪过种种晦暗情绪。

    万俟仙姑未说完的话,灵穹的态度,让她心情沉下来。

    她不喜欢一次又一次的失控感觉。

    自从灵穹的出现,她经历过太多次这种感觉,非常让人不爽。

    “想来是老身看错了。”万俟仙姑半晌,如是说道。

    顾锦没有追问她看错了什么,她笑着问老太太:“先不说这些,您之前那话什么意思,什么叫见我最后一面,听着让人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万俟仙姑突然握住顾锦的手,她放下手中的拐杖,缓缓站起身来。

    在万俟家族的众人视线中,万俟仙姑朝顾锦跪了下来。

    “小九爷,老身身体已经支撑不住预知能力,最近有感用了一次,知道您不日就要离开京城,等您再回来,老身恐怕一已经不在。”

    顾锦伸手欲将老人家扶起来,听闻这话,朝灵穹看去。

    后者事不关己地耸了耸肩。

    顾锦垂眸,万俟仙姑难掩悲伤的神色被她看在眼底。

    她手上用力将人扶起来:“咱有话好好说,您这么大辈分,晚辈岂能受此大礼。”

    万俟仙姑刚被扶起来的身体,再次跪下。

    “小九爷,您是万俟家族的恩人,老身这一跪您受得起,等您再次回京城,老身恐怕已经入土为安,这一跪是老身叩谢小九爷对万俟家族施以援手。”

    “您客气了。”

    顾锦没有再强硬扶起老太太,她稍稍改变了坐姿,只让万俟仙姑跪拜她半个身体。

    万俟仙姑继续道:“老身命数已定,今日与小九爷相见,怕是今世最后一面。”

    顾锦不认同道:“计划赶不上变化,我的确要离开京城,也不一定今日就是终别。”

    说是这么说,可她心底也有些摸不准。

    按理说,万俟仙姑还剩四五年的寿命,她就算是离开京城去找安明霁的剩余六魄,也不可能这四五年都回不来。

    万俟仙姑紧紧握着顾锦的手,没有反驳她的话,而是转了个话题:“小九爷,老身厚着这张脸皮,还请小九爷日后归京之时,能得您一炷香火。”

    这是让顾锦在她死后,前去上香。

    顾锦精致妩媚的脸上,露出些许苦恼:“仙姑,您这话让我如何接。”

    哪有人有这样的请求,而且如此悲痛的事,从万俟仙姑嘴中说出来,倒是少了几分伤感。

    万俟仙姑眼底泛着认真神色:“还请小九爷圆了我这个念想。”

    万俟家众人,纷纷别开脸。

    老祖宗明明还有好些年寿命,可她这执着的态度,让他们看着伤感。

    再者是顾锦要离京事宜,老祖宗说是四五年不归,不由让众人心底猜测,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好。”顾锦最终还是应下。

    她私心里却觉得,万俟仙姑的最后一面,绝不是今日。

    “多谢小九爷。”

    得到顾锦的承诺,万俟仙姑终于愿意被扶起来。

    顾锦在万俟家待了一个小时,大多时间都是跟万俟仙姑叙旧。

    眼见天色不早了,她提出离开。

    临走的时候,是万俟敬仪,万俟鹤阳前来送顾锦出来。

    “师傅,安少是不是出事了?”

    万俟敬仪在顾锦上车前,突然出声问。

    顾锦闻言回头,她神色淡然,唇角微微压了下去。

    她眯起双眼问:“你听到了什么?”

    万俟敬仪摇了摇头,他让开身体,让身后的弟弟万俟鹤阳露出来。

    万俟鹤阳面对顾锦,脸上露出几分不自然神色。

    但他清澈坚毅的目光,直视顾锦探究的双眸:“我很久没联系到师傅了,达尔文家族最近的动静太大,总觉得出了什么事,我这些日子一直记挂着师傅。”

    顾锦脸色稍缓,她走到万俟鹤阳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师傅没事,不用担心,矮国伊藤家族最近做了些事太招人烦,是我安排的人,想要动一动他们。

    过两天我要出京,达尔文家族之后会交到艾伦的手中,你若是闲暇无事,可以跟他一起帮你师傅,守着属于他的东西。”

    属于安明霁的东西,她不允许被任何人夺走。

    万俟鹤阳帅气,跟他哥一样清冷矜持的脸上,露出浓浓的担忧。

    “师傅没事就好,我会等他回来。”

    若说这世上,除了家人,就只有师傅对他好。

    他这条命都是靠师傅从鬼门关拉回来的,万俟鹤阳对他的感情不比家人少。

    “好!”

    顾锦转身上车,灵穹早已在车上等着她。

    在万俟家兄弟二人的注视下,低调的黑色轿车缓缓行驶离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