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向地面的残骸,嗅着空气中浓郁血腥味儿,灵穹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深邃沉静如水的眸中一片冰冷,薄唇噙着漠然弧度。

    灵穹双脚落地,紧紧握成拳的手缓缓松开,周围的环境以及他身上沾染的脏物,让他完全没了忍耐力,恨不得暴走!

    已经有很多很多年,他都没有如此暴躁过了。

    顾锦撤下结界,抬脚就要朝灵穹走去。

    “丫头,别动!”灵穹出声制止。

    地上都是毒蛇残尸,跟渗透到土壤里的血,他不愿顾锦沾染这些东西。

    灵穹快速朝顾锦走来,踏进顾锦之前布下结界的空地。

    这里没有一丝血迹,很干净,但空气中的浓郁血腥味依然让人作呕。

    顾锦掏出身上的帕子,递给灵穹:“你先擦擦脸。”

    灵穹脸上本来不耐神色,看到她递过来的帕子,眉目微动,眼波流转,轻声笑了。

    他这一笑,如春风拂面,格外好看。

    “我看不到。”灵穹对顾锦笑着说。

    他本就容貌精致俊美,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璀璨的桃花眼弯起,没有人能抵抗这样的笑容。

    顾锦面色一怔,随即把帕子扔给Linda:“你来给他擦。”

    “是!”

    Linda拿着帕子朝灵穹走来。

    灵穹对她摆了摆手:“不用。”

    他朝顾锦走近几步,以灵力秘音传耳:“丫头,我身上太脏了,带我去空间洗漱。”

    顾锦双眼上下打量着灵穹,他满身血色与狼狈,却也不损他自身美貌与气度半分。

    这人还真是长了一副好皮囊。

    “行。”顾锦没有拒绝。

    两人以秘音相传,Linda等人根本听不到。

    “你们在原地待命,我带他找个地方清洗下,很快就回来。”

    顾锦知会了Linda等人一声,跟灵穹一前一后离开。

    走出十多米远,在古树的遮掩下,两人瞬间消失在原地。

    ……

    空间内。

    灵穹一进来,就开始脱下身上沾染了血迹的衣服。

    他毫不避讳,顾锦在看到他解开衣扣的时候,就已经转过身来。

    “嗥嗥……”

    多多围绕在她蜕变,发出撒娇的低嗥声,十分欢快兴奋。

    顾锦微微弯身,摸着多多的头,跟它玩耍着。

    身后传来溪水被人撩动地声音,顾锦知道灵穹已经踏进溪水中。

    她怕对方打扰了安明霁,出声提醒道:“你离小安远一点,不要碰到他。”

    “这么在乎他?”灵穹揶揄地嗓音传来。

    顾锦抿了抿唇,不再出声。

    有些事他们都心知肚明,不需要说出来。

    淅淅沥沥地撩水声,从身后响起,顾锦觉得灵穹还要洗好一会儿,在原地坐下,抱着多多的头开始撸狼。

    在溪水中清洗身体的灵穹,深邃多情的漂亮桃花眸,一错不错地盯着她的背影。

    眼底有哀痛,深情,不曾掩藏的温柔与宠溺。

    他突然出声:“丫头,我刚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你准备怎么回报我?”

    顾锦耳朵微动,嗤笑一声:“你不出手,我也一样能解决。”

    她说的是事实,虽说灵穹的能力在她之上,甚至碾压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