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村长打开房门,看到站在门外的顾锦等人,脸上露出殷勤笑意。

    “天黑都没见你们下山,还以为你们出了事了,能回来就好,快进来吧。”

    屠村长让开身体,不等顾锦等人进去,站在屠村长身后的几个女人低着头走出来。

    顾锦往旁边站了站让路。

    几个女人头也不回的冲进,被大红灯笼照亮的夜路中。

    “快进来吧,你们的东西都在厢房。”屠村长招呼他们进院。

    顾锦用探究地目光,打量着站在门内,已经有近六十的男人,心底开始怀疑他的能力。

    那几个女人,他真的照顾得了。

    顾锦晓得人事,清楚探测到,离开的几个女人身上萦绕的气息。

    那是事后,女人会散发出的特有气息。

    也就是说,刚刚屠村长不是跟自己婆娘在一起,而是那个几个女人。

    “走了,愣什么神?”

    顾锦的衣袖被拉住,灵穹戏谑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没事。”她头重脚轻地迈进小院。

    他们留在村长家的行李,被保存完好。

    Linda等人搬东西,顾锦跟灵穹站在小院中,一个神色淡然,雍容华贵,一个妩媚妖娆,面露纠结。

    似是看顾锦实在是不开窍,灵穹走近,凑到顾锦耳边轻声道:“别钻牛角尖了,就是你想的那样,封琴村的村风比较开放。”

    顾锦猛抬头,眼角微抽:“你早知道?”

    灵穹双手抱臂,声音懒散:“从进村后就知道,有的地方风俗就是如此,只要彼此看顺眼了,他们不在乎晚上抱的婆娘是谁,露水情缘罢了。”

    “但,这也太挑战三观了,难道她们的男人不会感觉憋屈?”

    顾锦岌岌可危的三观,已经被彻底打碎。

    “这是他们村的风俗,享受还来不及,怎么会感觉憋屈。”

    灵穹抬头,仰望头顶一闪一闪的星空,语气平淡漠然。

    “若是怀了孩子呢?”顾锦问出致命一题。

    若是封琴村的男女,可以彼此看对眼,晚上就钻一个被窝。

    甚至像屠村长一样,跟多个人消磨寂寞的夜晚。

    那些女人在这期间怀了孩子,又算谁的呢。

    灵穹低笑出声,笑声愉悦而低沉。

    他幽深的双眸,在狭窄的小院黑暗中,如星空中最灿烂最亮的那颗星星。

    “你笑什么?!”顾锦感觉自己被嘲笑了。

    她问得问题很可笑吗。

    灵穹压下笑意,勾起唇角:“你可以去问问屠村长,为什么不跟儿子住在一起。”

    “不去!”顾锦拒绝。

    她才不会做这些无聊的事。

    听灵穹的语气,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一般越是偏僻的地方,越是把儿子看得比命重要,也就是重男轻女。

    老人都希望更跟儿子住在一起,既能跟儿子亲近,又能摆出大家长的权威。

    屠村长不跟儿子住在一起,莫非儿子不是他?

    封琴村的村风真刺激人,挑战人类正常三观。

    若是让外界人知道,不知道做何感想。

    Linda等人从厢房搬出他们的行李,走到顾锦跟前:“顾小姐,东西都整理好了。”

    “我们走。”顾锦转身离开。

    也许是因之前屠村长,在这里跟多人激战,让顾锦浑身都不自在,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

    刚从屋内倒了水出来的屠村长,见他们要走,连忙快走上前。

    “这大晚上的,你们要去哪?我家里的空屋子有几间,你们挤挤也能睡得下。”

    人好心阻拦,顾锦停下脚步。

    她转身笑着拒绝:“不用,我们有带帐篷,多谢您的好意。”

    屠村长不认同道:“这大晚上的,你们不如就住在家里,帐篷哪有屋子里住的舒坦。”

    “真不用,我们习惯了。”

    顾锦不喜欢住在陌生人家里。

    之前他们也路过几个村长,都是就地搭建帐篷。

    屠村长见实在留不住人,只能将他们送出门外。

    盯着一行人远去的背影,屠村长十分可惜地低喃:“早知道,就不让小红,玉芬她们走了,晚上一个人不好过啊。”

    已经走远,却依然能听到他声音的顾锦,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灵穹上前扶着她的胳膊,担忧道:“怎么这么不小心,这么大的人了,也不知道看着脚下的路。”

    顾锦瞪了他一眼,她不信这人没听到屠村长那可惜,十分哀怨的话。

    合着,他们今晚还是真做了回恶人,打扰了屠村长的美事。

    让老人家此刻十分遗憾。

    灵穹身后揉了揉顾锦的头发,嗓音含笑:“行了,别琢磨了,我们先找个落脚地好好休息,明天还要早点上封山。”

    “嗯。”

    提到正事,顾锦把脑海中乱七八糟的东西抛在脑后。

    他们准备在封山脚下落脚,省得明天还要来回折腾。

    就在一行人朝封山走去时,封琴村突然响起女人激烈地惨叫声。

    “啊啊啊啊!!!”

    声音来源方向,就在距离他们前方的不远处住户家里。

    “滚啊!你个畜生放开我!!!”

    女人愤怒绝望地尖叫声,再次响起,几乎惊动了半个封琴村的人。

    动静很大,周围的左右邻居,很多人披着衣服打开房门出来。

    “顾小姐,我们要不要换路?”Linda走过来问。

    即使大晚上,封琴村的人依然喜欢凑热闹,男男女女穿着衣服,直奔之前传来惨叫声的人家走去。

    “臭表子!老子看上你是给你脸,你别给脸不要脸,跟老子进屋去!”

    男人凶狠恶劣声音响起,只听其生意就没有任何好感,让人厌恶。

    顾锦缓缓垂眸,低声道:“继续走。”

    在她看来,没有必要因为不重要的人事物,耽误他们前行的脚步。

    “是。”

    Linda带人在前面继续带路。

    一行人路过被围满村民的人家,脚步也没有停下来。

    只听从人群围堵的院子里,响起女人哭声跟啪啪地扇巴掌声。

    “老子的脸都给你丢光了,你个贱人,老子今个就打死你!”之前出声凶狠的男人,正在里面施暴。

    凑热闹的人也不出手相救,他们笑着出声阻拦。

    “力哥,您下手轻点。”

    “大力,你过过手瘾就行了,再打人就死了,回头我们还玩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