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围观男人们的声音,他们口气随意,根本不像是在为女人解围,反倒像是在拱火。

    还有人在起哄:“就是啊大力,你好歹别扇脸,不然以后我还怎么有胃口。”

    “大力你下手轻点,这女人娇弱得很,别让我们没得玩。”

    果然,下一刻,院子里响起男人更加恶劣凶残地声音。

    “臭表子!别人睡你就行,到了老子这里就不行了,你特娘的是不是看不起我?”

    “啪啪啪!!!”

    随着男人质问声,响起的还有扇巴掌,跟拳打脚踢地动静。

    顾锦脚步放慢,她歪了歪头,扫向身边神色无动于衷的灵穹。

    她突然出声问:“女人在男人眼中是什么?”

    灵穹放缓脚步,垂眸望着,顾锦在大红灯笼暗光照射的妩媚小脸。

    他低沉悦耳地嗓音在黑暗中,如清泉叮咚入耳:“若是深爱的人,她是男人眼中的珍宝,是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若彼此是陌路人,她则是无关紧要的人,也就没有必要浪费任何情感,再去讨论她在那男人眼中是什么。”

    灵穹这番话听在顾锦耳中,心尖微动。

    若是没有在意的人,他怕是说不出这样的话。

    她心底突然想,也不知道灵穹放在心上的人是谁。

    这个想法,只在顾锦脑海中一闪而过。

    她双手插兜,脚步散漫,嗓音平静:“我问的是那院子里,正在被人施暴的女人,她在封琴村的男人眼中是什么。”

    “一个无关紧要,却又让很多人无法舍弃的女人,我猜她容貌不俗,应该是封琴村里难得美人。”

    “为什么这么说?”顾锦神情微楞。

    她确定灵穹一路走来,并没有去围观。

    他是如何知道女人的容貌不俗。

    灵穹停下脚步,笑着说:“不如我们赌一把?”

    “用这种事赌?”

    顾锦觉得建立在别人身上的痛苦,成为他们的赌约,好像不太合适。

    不是她心善,而是感觉膈应。

    灵穹不介意这些,他直接开口索要赌注:“若是我猜对了,今晚要给我一件你穿过的衣服。”

    不等顾锦有所反应,Linda等人警惕锐利的视线,朝灵穹直射而来。

    他们目光阴森而凶残地盯着灵穹。

    若是眼神可以杀人,灵穹早就被他们千刀万剐,杀的渣渣都不剩。

    顾锦是他们家主的人,是达尔文家族未来的主母。

    这人敢跟家主抢媳妇,不论他能力多强大,对他们来说都是敌人。

    灵穹回眸,淡淡瞥向他们,唇角微勾。

    “你们倒是护主。”

    Linda上前两步,挡在顾锦身前,眸中冷光乍现,

    “顾小姐是我达尔文家族未来主母,任何人不得窥觊。”

    站在她身后的顾锦,对灵穹露出淡淡的笑。

    她难得开起了玩笑:“我已经有主了,就算你真对我有什么想法,我家崽子也不会同意。”

    “崽子?”

    灵穹面色错愕,随即以拳抵唇,发出沉闷地笑声。

    他笑着说:“若安明霁是崽子,怕是这世间再无野兽的存在。”

    “这是对小安的夸奖,我替他谢谢你。”

    顾锦面色不该,笑容依旧。

    灵穹不会贸然提出要她衣服的要求,她抬了抬下巴:“今天在封山走了一圈,我衣服上都是汗臭味,你也倒是重口,你要它做什么?”

    灵穹颇为苦恼地抬手按压额头,声音饱含无奈:“我也不想啊,你没发现我这几天身体在变淡,需要以你的气来温养我的神魂,你穿过的衣服沾染了浓郁的气,我需要它来续命啊。”

    顾锦嘴角抽了抽。

    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缘由。

    Linda也知道是她误会了,依然神色淡然,身体却已经让开。

    恭恭敬敬地站在顾锦的身后。

    顾锦上下打量灵穹,要是对方不说,她还真的没发觉他的神魂似乎变淡。

    “就没有其他办法?”

    把她穿过的衣服,给一个男人,怎么都感觉挺猥琐的。

    “当然有,不过想来你是不愿的。”

    灵穹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啊啊啊,你个畜生,我要杀了你的!”

    突然,女人激昂愤怒声响起。

    绝望痛苦,透着一股视死如归的劲头。

    顾锦不经意地移开视线,看向身后被人围观的地方。

    “先过去看看。”

    女人撕心裂肺地声音中,夹带着绝望与愤怒,总觉得要出人命。

    “打死你个表子!”

    顾锦,灵穹,Linda等人前来,围观的人被他们周身所携带的煞气震慑,十分自然地让出一条路来。

    小院内的情景,映入顾锦等人眼底。

    只见一身强体壮的汉子,揪着趴在地上满身狼狈的女人头发,用脚猛踹,还时不时地扇巴掌。

    女人就算是脸被打,也难掩她那张清秀容颜,一双漆黑眼睛,如水灵灵的黑葡萄,的确是个美人。

    美人的前提,是在封琴村里而言。

    若是与顾锦见过的美人相比,只能说是容颜勉强罢了。

    世九娱乐公司的女艺人,哪一个不是貌美如花,清纯,妖娆,清冷,妩媚,漂亮,身材颜值都是无可挑剔。

    就连她身边所认识的女人,顾敏敏,Linda,穆芷枫,还有死去尹湘玉,韩亦萱,伊藤云菲等人,个个都是美人。

    盯着小院中只能被动承受殴打的女人,顾锦红唇轻启。

    “Linda!”

    站在顾锦身后的Linda,在她出声的瞬间,快速冲进小院子里。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她分开纠缠在一起的男女,一脚将男人踹飞。

    “嘭!”

    男人被踹出数米远,身体撞在院子里的枣树上,发出沉闷地声响。

    Linda拽着被解救的女人,抬脚朝顾锦走来。

    在毫无防备下,Linda的手突然一空。

    被她拉着的女人跑了。

    她回头,看到女人拿起地上的铁锹,疯狂朝男人冲去。

    顾锦站在门口,看到这一幕,轻轻蹙眉。

    只听她啧地一声,闪身瞬间出现在院子里,阻挡了女人前行的路。

    女人举着铁锹,双眼恐惧浑身颤抖地停下来。

    她双眼含着水光,绝望地盯着顾锦。

    “让,让开!”

    话都说不利索,还带着颤音。

    “我让人救你,不是为了让你杀他。”

    顾锦敢打赌,女人真给男人这一铁锹,对方绝对会没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