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名叫李淑芬,她死死捏着手中的铁锹,声音发颤:“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对于大力的恨意,让她失去了理智。

    顾锦迎上封琴村众人复杂视线,以及他们隐隐释放出的敌意,唇角缓缓勾起,神色无动于衷。

    她盯着李淑芬:“若是你现在杀了他,我岂不是也成了帮凶,你就这么报答救命恩人?”

    顾锦不知道李淑芬跟大力之间的恩怨,只是看她一个女人这么痛苦绝望,这才出手相救。

    虽说救下她,却不想要为此惹上麻烦。

    “你,你个臭表子!”

    大力很快从地上爬起来,他双眼怒视李淑芬,眸中迸发的怨恨让人看了心惊。

    “你个畜生,混蛋,王八蛋!!”

    李淑芬通红的双眼,死死盯着大力,面色狰狞扭曲。

    “都别闹了!”

    一声威严怒吼,突然响起。

    屠村长站在大力家门口,冷眼瞧着大力跟李淑芬。

    在众人的视线中,他缓缓踏入院子中,看向大力时眼重露出责怪。

    “你们夫妻二人有什么事,不能关起房门来再说,非要在外人面前丢人现眼,也不怕丢了我们封琴村的脸!”

    顾锦面色错愕,听村长这话的意思,李淑芬跟大力竟然是夫妻。

    既然是夫妻,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怨恨。

    之前围观的男人们出言不逊,言语透露出他们都碰过李淑芬,大力虽然恼怒气愤,却也只是拿女人出气。

    这究竟是什么狗血剧情。

    顾锦只觉心累,封琴村的风俗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已经不能用普通的三观来定义。

    屠村长走到顾锦面前,声音透着疲惫:“让众位见笑了,淑芬之前怀了孩子不小心掉了,两口子一直在为这事闹别扭,这里有我,就不耽误几位了。”

    这是送客的意思。

    封琴村的村民,其实骨子里是非常排外的。

    顾锦耸了耸肩,对身后的Linda歪了歪头,两人一前一后朝站在门口的灵穹走去。

    在路过李淑芬时,顾锦上前把她手中的铁锹拿下来,扔到地上。

    她握起对方的手,将手掌心的匕首,再无人看早的角度,送到李淑芬的衣袖中。

    顾锦声音柔和平静道:“女人要是没人疼,就一定要学会心狠,为自己不白来这世上走一遭,无愧于天地,好好活下去。”

    李淑芬能感觉到,被顾锦放到衣袖中的匕首,她眼底的愤怒转为疑惑。

    对方这番话,她听着也似懂非懂。

    但她能感觉到,顾锦对她露出来的善意。

    她似懂非懂地轻轻点头。

    顾锦松开李淑芬的手,越过她继续前行。

    “啊啊!!!”

    凄惨地叫声,再次从身后响起。

    大力走到李淑芬身前,薅住她的头发就往屋里拖。

    顾锦没有回头,但她漠然冰冷地声音缓缓响起,传入在场的每一个人耳中。

    “我这人不喜欢见血,在我看得到的地方出了人命,势必会插一手,毕竟人命关天。”

    屠村长盯着顾锦离去的背影,浑浊双眼闪现几分精光。

    他之前在家看到这些人手中有家伙,都是真枪实弹。

    打从一开始村长就知道他们不简单。

    如今再看,越发觉得他们神秘莫测,潜在着一定的危险。

    屠村长沉声道:“自然不会,两口子吵架,床头打架床尾和,过两天就没事了。”

    顾锦背对着屠村长,站在灵穹面前,眸中泛起幽深的冷光。

    这话,她可不信。

    就刚才李淑芬的遭遇,分明就是要被打死的架势。

    封琴村的风俗,事关众人的利益,她能出手救李淑芬一次,却不能带她离开。

    无亲无故,她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一旦她继续插手,就会跟封琴村站在对立面,惹众怒。

    这会影响她上封山找安明霁的行程。

    “走吧。”顾锦声音淡淡。

    灵穹扫了一眼,周围对他们露出隐隐敌意的封琴村村民,性感薄唇勾起一抹毫无温度的弧度。

    这些人,死到临头,却不知道。

    这世间唯有女子不可惹。

    顾锦一行人离开,身后李淑芬地惨叫声并没有再响起。

    但她知道,没有任何文化知识的李淑芬,想来日后的生活不好过。

    丈夫对她的施暴,封琴村男人们对她的窥觊,以及女人在村里的地位,注定她日后生活会很惨淡。

    当然,这是在她不反抗的前提下。

    一旦她想要反抗,也许就会是另一个局面。

    ……

    封山山脚下,搭建了六顶帐篷。

    五个大帐篷围绕在中间一顶小帐篷。

    顾锦坐在小帐篷跟前,盯着眼前干柴燃烧起的火焰,精致妩媚的脸上陷入沉思。

    灵穹坐在她身边,用汤勺搅动架在火焰铝盆中,正在烧沸的白粥。

    锅里的水开了,淡淡米香蔓延而出。

    灵穹时不时地看一眼顾锦。

    离开封琴村后,她一直就这么不言不语。

    灵穹心知,顾锦看似冷情心硬,终究还是记挂着之前被家暴的女人。

    “别想了,那女人不会出事的。”

    灵穹盛了一碗粥,走到顾锦面前,递到她眼前。

    “你又知道?”

    顾锦抬眸,接过盛了白粥的碗,神色淡淡。

    灵穹把汤勺放到她手中,坐在她身边,身体往后仰去,半个身体都躺在顾锦的帐篷内。

    他声音清晰悦耳:“自然,我能掐会算,那女人命还长的很,不会出事的。”

    顾锦神色不改,似是并不关心这事。

    但她眸中明显露出一抹松快,灵穹见了,唇角弯起愉悦地弧度。

    顾锦喝完粥,Linda等人过来收拾锅具。

    众人准备休息,等待明天到来,再探封山。

    顾锦进了帐篷,一直没走的灵穹也跟了进来。

    “你怎么还不走?”顾锦轻轻蹙眉。

    灵穹耸肩:“你忘了我们的赌约?”

    一件她穿过的衣服。

    顾锦响起赌约,面色微变:“衣服没有,你不是说还有其他方法。”

    把她穿过的衣服给一个男人,这实在太变态。

    顾锦唇角抽搐,她潜意识是拒绝的。

    灵穹眸光微闪,视线不经意地落在,顾锦那张淡色的唇上。

    “的确是有别的方法,只怕你不愿意。”

    顾锦盘膝坐在帐篷里,Linda为她铺好的柔软被子上:“你先说说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