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老怪是千年前,魔族修士。

    他所修炼的术法跟灵修界不同,是阴邪功法。

    千年前,玄灵尊者是灵修界,被所有修士仰望的存在。

    他受万万人敬仰,是所有人触不可及的神祗。

    可灵穹偏偏败在血老怪的手中,对方设计他亲手杀了最心爱的人。

    他仅差一步就步入飞升,修为在灵修界大陆,几乎无人能敌。

    偏偏就是被血老怪设计了,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后来,灵穹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天道所为。

    天道不允许他有道侣,不允许他生下神族血脉,天道杀不死他,只会一次次破坏他的情缘。

    双手沾染心爱之人的血液,那一刻,灵穹疯了,身体爆发出毁天灭地的神族力量。

    而这时天道现身,死死压制他。

    得知真相的他,压制血液中的杀戮,将心头恨意埋藏起来,周身溢出的嗜血用灵气遮掩。

    他布下一盘,没有时限的棋局,静静等待时机。

    只为抹杀天道,再次与心爱之人相聚。

    曾赠予心爱之人的玉戒,被灵穹炼制成神族传承芥子空间。

    在芥子空间开启之日,就是他重见天日,戮天道之时。

    安明霁上一世被天道控制,很多事身不由己,苦苦等待心爱之人三十年,再次相见却只得到一具尸体。

    他的爱,他的恨,以及他心中期盼,换来顾锦的重生。

    顾锦重生是个转折点,她打破了灵穹设下的上古传承,得到了芥子空间。

    千年前的布局,终于在这一世启动。

    而这一切,才刚开始。

    灵穹目光沉静如水,深邃的眉眼微挑,似在藐视着世间的一切。

    血老怪就在这时,再次冲上来。

    灵穹眸中闪过讥讽,抬起左手,轻轻一挥。

    “嘭!”

    血老鬼被神族灵力所震慑,直接弹在古树上。

    灵穹御风而下,脚尖点在地上,缓缓朝趴在地上吐血的血老怪走来。

    他嗓音清冷毫无感情:“当年,你给我下的迷乱心智秘法,究竟是谁传授于你的?”

    这是,灵穹早在千年前,就想要质问血老怪的问题。

    只可惜,等他想要找对方的时候,血老怪早已消失。

    对方对他下的迷乱心智秘法,让他亲手杀了心爱之人,这是不死不休之仇。

    千年之后,在这深山老林中他们再次相见。

    灵穹要一个答案,即使这答案他已有猜测。

    之前困住安明霁的阵法,同样困住的还有血老怪。

    他相信也不是偶然。

    “桀桀桀……”血老怪发出刺耳地笑声,他语气恶劣道:“你想要知道?我偏不告诉你!”

    灵穹眯起双眼,盯着脚下狼狈的男人,就如同看死物。

    血老怪根本不惧,他得意地笑:“玄灵尊者你求我啊,说不定我会可怜你,就告诉你了。”

    “是吗?”

    灵穹面色邪戾,声音冰冷。

    他向来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别人送他一尺,他还人一丈,性格乖张邪戾。

    就算是血老怪不说,灵穹也能猜到,除了天道,不会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将血老怪压制在这里。

    突然,灵穹笑了。

    这一笑,勾人魂魄。

    他笑容绽放在妖孽俊美容颜上,说不出的好看,完美的让人失了魂智。

    灵穹薄唇轻启,嘴中吐露出来的话,无情冷血:“我亲自送你一程,等你下了地狱,好好检讨自身,我恭祝你在地狱享尽一切苦难,永生永世不得翻身!”

    “你杀不了我,我早已被某天地势力庇护!”血老怪临危不乱,丑陋的五官露出得意神情。

    灵穹哼笑一声,他抬头望着被密林遮挡的天空。

    以神族灵力扩散地声音直冲天:“天道,你以为能耐本尊如何,今日本尊就让你看看,真正的神族血脉能力,我要杀的人就没有杀不成的!”

    “轰隆隆!”

    天空响起了滚滚雷鸣声。

    血老怪已经傻眼了,他惊恐地望着灵穹,就如同看一个疯子。

    灵穹缓缓垂眸,闪现淡淡金光的眸子,眸中光芒在快速加深。

    他周身的金光也越加浓郁,这是属于神族的威压。

    “你,你不要过来!”

    血老怪在对方朝他走来是,身体不由后退。

    灵穹唇角勾起邪戾弧度,面色有不曾遮掩的嗜血疯狂。

    他今日就要在天道眼皮子底下,亲手杀了对方的傀儡。

    灵穹走到血老怪身前,金光快速将其包围,压制的他根本没有开口的机会。

    淡薄的身体几乎变得透明,灵穹的力量并未收回。

    “嘭!”

    血雾弥漫,漫天血色飞舞着。

    血老怪的身体,被灵穹所释放的神族威压,直接逼得自爆。

    浓郁血腥味儿快速蔓延,灵穹的身体也被血色沾染。

    他精致眉目如画的脸上,沾染了许多鲜红血色。

    “轰隆隆!”

    “轰隆隆!轰隆隆!!!”

    天道似是被激怒了,一道又一道雷声打落下来。

    随着天空中的雷声响起,数道闪电闪现。

    闪电的亮光,将灵穹那张妖冶邪魅容颜照亮。

    在这暗黑夜晚,他就像是山林中的鬼魅,专门惹人类上钩吸人血的妖邪。

    顾锦赶来时,灵穹这不曾在她面前展露的一面,清楚映入她眼底。

    浓郁的血腥味儿,灵穹身上的血色,以及他自身蔓延的危险气息,让顾锦见了望而却步。

    眼前的灵穹就像是变了一个人,眉目间露出狠意,瞳仁又黑又暗,如同地狱的旋涡,杀戮与嗜血用在他身上再适合不过。

    这样危险的灵穹,不禁令顾锦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让她既陌生又恐惧。

    灵穹站在那里,就像是在黑夜中收割人命的阎王。

    似是探测到顾锦的熟悉气息,灵穹缓缓转身。

    对方眼底的陌生与恐惧,被他看在眼底。

    灵穹嘴角扬起邪肆笑意,多情的桃花眸半眯,整个人,慵懒而华贵。

    身上的艳丽血色,将他衬得更加妖邪而危险。

    “丫头,你来了,看到安明霁没?”

    灵穹嗓音温柔含笑,就像是没看到,顾锦对他露出的惊恐神色。

    尽管,现在的顾锦,已经将眼底的种种情绪收敛。

    可他还是看到的,只是装作没看到。

    顾锦拧眉道:“看到了,已经把他送回本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