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灵尊者佯装苦恼:“哦?这要如何是好?”

    他眼中的笑意分明更深了几分,哪有半分苦恼。

    偏偏洛玉看不到,她一副为他解忧模样,伸手指着周围其他人:“你可以换一个人做你徒弟,我不喜欢被管束,不适合做你徒弟。”

    她从地上站起来,用行动来拒绝做玄灵尊者的徒弟。

    洛玉向来活得肆意潇洒,想要什么,喜欢或者讨厌什么,都非常直白的表现出来,没有丝毫遮掩。

    “可我只看中了你。”玄灵尊者叹息声响起。

    洛玉无声沉默,一双漂亮的眸子,控诉地盯着玄灵尊者。

    突然,有人看不下去了,站起身朝洛玉出手。

    他们做梦都想要拜玄灵尊者为师,这个女人不知好歹的拒绝,甚至还将他们辛辛苦苦的努力,衬托成一场笑话。

    在利剑袭来时,洛玉神色一变,脸上露出肃穆浓郁的煞气。

    她从腰间抽出红鞭,腾空飞起,快速朝偷袭她的人甩去。

    激战一瞬间展开,洛玉在对战时,脸上笑意消失的一干二净,出手狠戾而凶残。

    几息时间,对方就成了她手下败将。

    洛玉轻飘飘落地,居高临下地睨向趴在地上的人:“你这人也太不讲理了些,我跟你素不相识,凭什么偷袭我,莫非你也惦记我的容貌?”

    要说洛玉的容貌却是一等一的,与灵修界美男子玄灵尊者相比,可以说是不相上下。

    她自身气质洒脱,桀骜性感,不比玄灵尊者身上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气质,但也是灵修界难得的美人。

    被打败的人,听到洛玉这番话,噗地吐出一大口血,直接晕了过去。

    周围人盯着洛玉的目光复杂,且一言难尽。

    倒是站在高台上的玄灵尊者,听到她这直白的话,发出愉悦笑声。

    洛玉单纯如一张白纸,她不明白周围复杂目光中的含义。

    只知道这一路走来,她打的所有人,大多都是惦记她,想要对她做出不耻之事。

    所以,只要有人对她出手,多半还是对她起了歹意。

    玄灵尊者一步步从云端走下来,他嗓音认真了几分:“丫头,你若不愿做本尊的徒弟,不如留在我这住些日子?”

    这丫头实在有趣。

    他想要把人留下来,看看她还能给他带来多少惊喜。

    洛玉歪了歪头:“有好吃的吗?”

    玄灵尊者走下神坛,所有人避让出一条路。

    他站在洛玉面前,望着这个比他矮了多半个头的丫头,笑着点头。

    “自然!”

    就这样,洛玉留在了玄灵尊者的宫殿。

    她过上了每天喝着琼脂玉露,吃仙果灵米的滋润生活,日子过得好不潇洒。

    许是洛玉太单纯,如一张白纸般,玄灵尊者目光放在她身上的时间越来越长。

    他想要这张白纸上,沾染属于他的东西。

    两人相处的时间也越来越久。

    时间一长,他们嫌山中宫殿没了新意,下山游转在灵修界低层,也去过普通人类的民间。

    他们吃过人间最美味的食物,也喝过灵修界价值万金的美酒,看过青楼中最艳的美人,却都不足他们的容颜惹人注目。

    他们遇到过,疯狂追求他们的男女。

    他们隐姓埋名,游转在灵修界与民间。

    在一些场合,两人假装过兄妹,兄妹情深。

    也扮演过师徒,师徒情谊羡煞旁人。

    也做过夫妻,恩爱异常。

    相处的时光中,他们之间再无人可插足。

    一年又一年过去,灵修界修士寿命虽不是无尽,最低也要数百年。

    时间一晃,数年过去,玄灵尊者与洛玉彼此习惯了对方,若是一日不见,就彼此思念。

    世人皆知,玄灵尊者心悦一女子,此女子出身不高,却唯独入了尊者的眼,被他宠到了骨子里。

    记得灵修界某大成修士对洛玉有意,欲跟她结为道侣。

    玄灵尊者听了一笑置之,暗地里却追着人打,直到将其打到改口,再也不敢惦记洛玉。

    此事件有许多,洛玉根本不知道,她全身心在吃喝玩乐,跟陪伴玄灵尊者身上。

    这些年相处下来,洛玉终于开窍了。

    在玄灵尊者的陪伴下,她从一张白纸,日复一日,她早已懂得人情世故。

    也懂得了男女之情,却依然不改光明磊落的性子。

    在她明白了男女之情后,她知自己对玄灵尊者动心。

    某日,她为玄灵尊者弹奏了一曲,灵修界内道侣求爱的曲子。

    玄灵尊者慵懒地斜靠在贵妃榻上,双眼含笑贪婪地盯着弹琴的丫头。

    这是他多年来用心调-教出来的丫头,如何看不出她眼中的依赖,望着他时眸中显露出的不自知深情。

    早在对方对他感情转变的初始,他早已知道这丫头会属于他。

    神女有意,襄王有情。

    毫无疑问,玄灵尊者与洛玉顺利在一起。

    在一起后,他们经常亲亲抱抱举高高,只是最后一步,不曾越线。

    他们准备结道侣仪式之前,玄灵尊者曾问过洛玉,她的出身与来历。

    对方遮遮掩掩不愿意说。

    玄灵尊者不以为然,想着把这丫头的心再焐热一些,早晚会知道的。

    两人回到灵修界的宫殿,准备结道侣仪式。

    玄灵尊者广发名帖,邀请灵修界所有,有身份有地位的修士前来。

    就在结道侣仪式前一天,变故突发。

    喜庆的结道侣仪式,最终以血夜厮杀结束。

    玄灵尊者突然发疯了似的,把洛玉囚禁在地牢中。

    用锁链将洛玉困住,他疯了一样想要折磨她,可每每要动手时,他极力克制不要伤害洛玉。

    为此,甚至不惜用上了自残。

    向来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气息的玄灵尊者,何曾如此狼狈过。

    即使他喜欢洛玉,也未曾对她说过深情表白。

    但他用自残也要阻止自己伤害洛玉,可见他心中有她,是真的在乎洛玉。

    他的爱,埋藏在心底,藏得很深。

    玄灵尊者的不正常变化,洛玉如何看不到。

    她一颗心如坠冰窖,哭喊着让玄灵尊者不要自残。

    玄灵尊者满身鲜血,身上出尘白衣被血色浸染,若是不用痛意麻痹,他真的会做出无法饶恕的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