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灵穹愿意让她看到的,若是他不愿,她根本探测不到他的任何情绪。

    眼前这张脸,跟梦境中玄灵尊者一模一样。

    顾锦在梦中看到的玄灵尊者,是个笑得开怀,腹黑,骄傲,狂妄,似正似邪的人。

    他站在巅峰俯视所有人,他心狠手辣,杀人无数,却又柔情似水,将所有温柔给了那个叫洛玉的女人。

    而眼前的灵穹,把真实情绪埋藏的很深,用温柔假面伪装的他的真实。

    顾锦舔了舔-唇,唇勾起一抹恶劣的笑:“没什么想说的。”

    灵穹眯起双眼,认真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他眸中的忐忑期待,统统消失的无影无踪,变得如大海般深邃幽暗。

    顾锦眼底一片平静,笑容刺目,灵穹动了动喉结:“先出去吧,估计天都亮了,若是Linda他们找不到你,怕是要上山。”

    山上太危险,即使他们有异能,若书遇到什么阵法,也恐难以全身而退。

    “嗯。”

    顾锦应了一声,抬脚往溪水边走去。

    这一次,她没有踏入水中,而是站在岸边,远远的凝望水中的安明霁。

    灵穹之前对安明霁说的话,在她脑海中久久不曾散去。

    梦境中玄灵尊者的痛苦绝望,以及洛玉的死不瞑目时,眸中未尽的千言万语,也久久挥散不去。

    玄灵尊者就是灵穹,这是对方让她看到的事实。

    在她醒来后,灵穹对安明霁说的那番话她全听到了。

    她知道灵穹是安明霁分、身,他们本就是一体,三魂七魄若是没有灵穹,安明霁根本醒不来。

    灵穹早晚会消失,跟安明霁融合在一起。

    顾锦印象最深的,还是灵穹最后说出的那番话。

    他做了坏人,以为她会恨他。

    可她不是洛玉,如何会恨。

    他也喜欢她,这份喜欢来源于千年之前的纠缠牵绊。

    原来,她跟安明霁不止有两世的纠缠。

    算上玄灵尊者那一世,他们有三生三世的纠缠。

    对于这些事实,顾锦有些接受不能。

    这一切,太诡异。

    她甚至分不清楚梦境与现实。

    灵穹问她,有什么想要说的。

    其实她要说的很多,但不是问灵穹,而是问安明霁。

    她要在安明霁跟灵穹完全融合醒来后,把这一切搞清楚。

    灵穹的身份,她知道,却不想把这层窗户纸捅破。

    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滋味,她不喜欢!

    ……

    顾锦跟灵穹离开空间,再次出现在封山。

    两人一前一后下山。

    他们之间拉开的距离很大,再无往日的亲近。

    在半山腰上,他们碰到上山寻找他们的Linda等人。

    “顾小姐!”

    看到顾锦那一瞬间,脸色难看的Linda,露出惊喜交加神情。

    “不是让你们在山下等,怎么还是上来了?”顾锦声音无奈。

    “封琴村出事了,我们担心您在山上有危险。”Linda声音严肃,脸色也沉下来。

    能让她如此生气,可见事情不简单。

    “出了什么事?”

    顾锦下山脚步不停,Linda跟在她身后,讲述在他们上山时,封琴村发生的变故。

    至于,灵穹好像是被人遗忘了般,远远的甩在身后。

    Linda语气恭敬低沉,从前方传进灵穹耳中,他脚步散漫随意,俊美容颜露出几分无奈。

    那双深邃多情的眸子,是一刻也不曾离开顾锦身上。

    “封琴村昨晚失火后,早上又出了人命,是昨晚被丈夫家暴的女人杀了人,她杀了六个男人后跑了。

    现在封琴村大乱,严禁任何人出入村庄,不知怎么回事,他们盯上了我们,天还没亮的时候,村里的人找到我们,说是让我们给他们一个交代。”

    “交代什么?”顾锦语气冰冷且嘲讽。

    在她看来,封琴村的人就是一群疯子。

    就算是他们伪装的再美好,也是从骨子里烂透的。

    “他们明知是谁杀了人,却把责任推到我们身上,怪我们昨晚插手那对夫妻的事。”

    Linda声音中难掩愤然。

    封琴村的男人,根本不把女人当做人看。

    这要是换做她,定会屠村,让他们知道什么为女则尊。

    都什么年代了,还把女人当做牲口,男尊女卑的时代早已过去。

    封琴村的村民就是一群井底之蛙,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之大,也不知道外面的女人,对社会所作出的贡献。

    现在已经不再像旧时代,女人还处于底层。

    顾锦问:“他们想要什么?”

    在她看来,这样的无妄之灾,必有所图。

    Linda厌恶道:“村长派了几个人来,让我们给封琴村死去的那几个人交代,明里暗里的意思应该是要补偿。”

    “我欠他们的?!”顾锦被他们的不要脸惊呆了。

    这根本就是明抢。

    Linda没出声,难看的脸色,倒是认同顾锦的这话。

    那些村民实在是太不要脸。

    顾锦踩在下山的小路上,远远就看到,站在封山脚下的二三十个封琴村壮汉。

    这些人个个手里拿着家伙事,铁锹,棍子,还有锄头。

    “他们这是要做什么?”顾锦笑了,只笑意不达眼底。

    Linda走上前,冷眼盯着山脚下的人,周身溢起显而易见的杀意。

    “顾小姐,要不要我带人解决他们?”

    封琴村的人,这是要跟他们对上,不准备让他们离开。

    “先下去看看再说。”

    顾锦知道这些人来者不善,为了私心,想要亲自会会。

    一行人下山后。

    在山脚下,或站,或蹲,或坐的封琴村汉子们,立即站好聚拢在一起。

    他们手中的铁锹,木棍,锄头,纷纷对向顾锦等人。

    “哟!这么热闹,你们这是要上山打猎吗?”顾锦笑盈盈地问道。

    为首汉子站出来,目光垂涎地盯着顾锦。

    那双眼中的黏与腻,以及明显带着颜色的光芒,看得让人十分不舒服。

    “我们村长请各位跟我们走一趟。”

    男人语气轻佻,有着不曾遮掩的恶意。

    灵穹缓缓走上前来,睨向盯着顾锦看的汉子。

    对方眼底的垂涎,夹杂着让人作呕的欲光。

    他精致眉目如画的俊美容颜,快速泛起冷色,冷笑一声:“你这双招子既然不老实,本尊暂且替你收下!”

    灵穹话音刚落,轻轻一抬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