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李淑芬自己的选择。

    她只是为对方提供了一把匕首,若是李淑芬不迈出那一步,那把匕首就没有用武之地。

    终究到底,还是李淑芬骨子里的恨意,让她选择了复仇。

    李淑芬摇了摇头,双眼殷切地盯着顾锦。

    她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又指向顾锦,一直不停地点头。

    顾锦看不懂,她觉得有些奇怪。

    突然,她眸中微动,抬手捏起李淑芬的下巴,发现对方的嘴巴里空了。

    她的舌头不见了,满嘴血色,未好的伤口还在渗血。

    顾锦眼底涌出冷意:“是谁割了你的舌头?”

    李淑芬合上嘴巴,用手捂住,不停地摇头。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她想要说话,却说不出来。

    因为不识字,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写,只知道一个劲的用感激目光盯着顾锦看。

    顾锦垂在身侧的手,紧了松,松了又紧。

    最终,还是没克制住,她回头看向面色平静的灵穹。

    后者对上她望过来的视线,漫不经心的俊美容颜,立即闪现动人神采。

    灵穹问:“你想要什么?”

    顾锦:“一只碗,盛有溪水的碗。”

    “明白!”

    顾锦这是要出手救李淑芬。

    她动了恻隐之心。

    空间里洗经伐骨的溪水,对于李淑芬来说,有着再生功能。

    灵穹转身踏入屠村长家,从厨房找了个一只碗,闪身进了空间。

    等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手中的空碗盛满了溪水。

    顾锦站在李淑芬面前,回想封琴村大多人身上的死气,她突然问:“他们都快死了,是你做的吗?”

    李淑芬身体颤抖,迎上顾锦毫无恶意的视线,轻轻点头。

    是她做的,她要杀了他们,杀了那些畜生!

    顾锦弯起唇角,无声笑了。

    灵穹出来后,将手中的碗递给顾锦。

    顾锦接过碗,灵穹趁机摸了摸她的手背,动作撩人而暧昧。

    这点小动作,顾锦像是没察觉到,她接过盛有溪水的碗,送到李淑芬面前:“这是给你的,喝了它你的舌头就会好,不要浪费。”

    李淑芬双手捧着碗,似懂非懂地望着她。

    她有些不理解对方的话,她的舌头已经没了,昨晚大力为了防止她出声求救,割了她的舌头。

    听恩人的意思,莫非喝了这碗水,舌头还能长出来不成。

    顾锦对上李淑芬疑惑视线,勾起唇角笑了笑。

    她对解决完屠村长跟村民,已经出来的Linda等人抬了抬手,众人快速离去。

    至于屠村长家中院子里,那些倒地不起的封琴村村民,他们虽然没死,但也离死不远了。

    本身就被死气缠绕,再加上中了枪,失血过多,让他们如同死人一般躺在地上。

    李淑芬站在屠村长家门外,盯着顾锦等人远去的背影,眼底感激几乎要溢出来。

    直到他们的背影消失,她眼底的感激渐渐恢复平静。

    她举起手中的碗送到嘴边,将里面的水一饮而尽。

    刚喝完水,李淑芬脸色骤变。

    “啪!”

    手中碗摔落在地,摔成了碎片。

    李淑芬浑身在剧烈颤抖,疼痛席卷全身,让她站都站不稳,狼狈地倒在地上蜷缩着身体。

    她不明白,恩人为何要对她下手。

    她这一生背负了太多肮脏与疼痛,死不足惜,可是恩人为何要这样做,竟亲自脏了手,也要来了解她。

    李淑芬泛着水光的通红双眼,凝望着顾锦等人离开的方向,眼中露出不解,痛苦,不甘。

    疼痛感越来越强烈。

    李淑芬终于忍不住开口,开始发出低低的哀嚎声:“啊啊啊!!!”

    一开始她还没发觉什么,直到她一连喊了好几次,突然瞪圆了双眼,她甚至顾不得自身的疼痛,撑着身体从地上坐起来。

    李淑芬自我怀疑地张了张嘴,伸手触摸到口中的舌,眼中绽放出惊人的亮光。

    她的舌头长出来了!

    竟然长出来!

    李淑芬撑着颤颤巍巍地身体,从地上缓缓站起来。

    她忍受着身体的疼痛,收回遥望远方的视线,回头看向屠村长家中。

    小院中地上血色鲜艳,空气中蔓延着浓郁的血腥味。

    她迈着沉重疼痛的脚步,一步步踏入屠村长家中。

    那些人还没死,她要亲手解决他们。

    厚重的木门,被人从院子里关上。

    紧接着,从房门内传来凄惨地叫声。

    封琴村,这个落后一个世纪的小村庄,从今日起被彻底洗涤。

    也从今日开始,封琴村的村长,将会是一个女人来担当。

    女人成为这个村子的主宰,究竟是男人的不幸,还是女人的幸,已经无人得知。

    封琴村的女性在受到欺压时,等到时机到来,一定会反抗。

    至于反抗的结果,究竟是回报曾经男人加注在她们身上的疼痛,还是与男人们平等相处,前者可能更大一些。

    女人为王时,男人将会为奴,他们只会是女人的附属品。

    ……

    半年后,万海市。

    顾锦为了寻找安明霁剩余魂魄,这半年游走南方很多偏远区域。

    灵穹一直感应不到安明霁魂魄存在,他们就在南方转遍了很多地方。

    直到最近,灵穹突然感应到,在万海市方向,有安明霁魂魄存在的痕迹。

    他们马不停蹄的赶来万海市。

    回到熟悉的地方,顾锦没有联系曾经的好友,选择直接入住裘强海在万海市的海江酒店。

    在Linda前去办手续时,顾锦,灵穹等人,坐在大厅的休息区域。

    “小九爷?!”

    突然,一声惊呼声响起。

    顾锦顺着声音望去,看到一颗闪亮的光头,然后是熟悉的容颜。

    这个声音洪亮,身材五大三粗非常壮硕的男人,顾锦认出来了。

    她笑眯眯喊道:“泉哥。”

    “小九爷您可别折煞我了,我可担不起您这一声哥,您喊我刘泉就行。”

    刘泉是裘强海的手下,是顾锦跟裘强海相识的中间人。

    若是没有对方,顾锦这一世,还说不定会不会认识裘强海。

    以前的刘泉就是个混子,什么生意都沾,现在他在做水产生意。

    还是顾锦牵线,带他去深市跟地头蛇七哥合作,学习养水产的技巧。

    刘泉所经营的洲泉海产公司做的越来越大,刘泉本人持有公司50%股份,顾锦持有10%的股份,裘强海20%。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