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明霁拳头挥在灵穹妖孽容颜,这一拳下去,灵穹那张妖孽容颜脸上的肉都彻底陷下去。

    生生把灵穹一张清俊脸庞,毁了七七八八。

    灵穹抬手用食指擦了擦唇角,脸上露出狞笑。

    “好小子,够狠啊!”

    说着,他手上的拳头,直击安明霁的腹部。

    安明霁疼的弯下腰身。

    这还不够,灵穹又抬脚,把人一脚踹趴在地上。

    安明霁堪堪稳住身体,抬头,露出脸上凶狠表情,他咬牙道:“彼此彼此!”

    他站起来,再次朝灵穹冲去。

    两人很快又缠斗起来。

    顾锦掐灭手中的烟,抬脚朝两人走去,听到身后传来的匆忙脚步声。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她大概猜到来人是谁。

    顾锦揉搓了一下指尖,感觉手有些痒。

    抬眼望着远处还在纠缠斗殴的灵穹跟安明霁二人,她心道都怪他们,勾得她都想要动手了。

    烈火玫瑰带人冲进来,就看到巷子里两个容颜出众的男人对打。

    他们一个桀骜不驯性感,一个雍容华贵妖孽。

    这两个男人怎么看都是极品中的极品。

    烈火玫瑰一时间看直了眼,想到若是与这样的男人春风一度,还不知道会有多美。

    “你在看什么?”

    顾锦转过身来,烈火玫瑰眼底的贪婪之色,清楚看在她眼底。

    这女人竟然窥觊她的男人,顾锦打从心底升起强烈愤怒。

    烈火玫瑰脸上的怒意消失,她双眼亮晶晶,十分兴奋地问:“他们是为了你打起来的?”

    顾锦表情微楞,眼底流露出疑惑,表示对烈火玫瑰变脸的佩服。

    她挑了挑眉,对对面的女人点了点头。

    若真细究起来,灵穹跟安明霁的确是因她打起来。

    他们一个不服管教,一个在对她兑现承诺,她想要安明霁的三魂七魄,就是此事件的主要源头。

    烈火玫瑰压下心底的蠢蠢欲动,她吞咽口水,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不远处两个极品男人。

    不管是哪一个,若是能勾搭一个,都是她赚了。

    她这么多年,睡了很多男人,还真没碰过如此模样与气场都如此上乘的男人。

    瞧瞧他们打架的姿势,看看那结实的腰身,再看看撕扯间翻起来的衣服,露出来的满身腱子肉。

    烈火玫瑰克制着流口水的行为,再也不想着找回场子的事。

    她搓了搓手心,看向顾锦,试探问道:“这两个男人不如我们平分,打败的那个归我?”

    就算是败了,俺也是人中极品,不吃亏。

    这话一出,顾锦神情变了几变,脸色那叫一个好看。

    灵穹是安明霁千年前的神魂,早晚会与本体相融合。

    爽灵魄也是安明霁的三魂七魄,是安明霁本体的一部分。

    这两个人若是跟其他女人纠缠起来,顾锦心下是一百个不爽。

    两个人都是她的,凭什么要给别人。

    顾锦嗤笑一声,眼底泛起蔑视与嘲讽光芒,直刺站在对面的烈火玫瑰。

    她声音微冷:“你想要他们?”

    烈火玫瑰老实点头,这样容貌俊美气度不凡的男人,哪个女人不想要。

    “可惜,他们都是我的!”

    顾锦霸气开口,不远处纠缠打斗中的灵穹与安明霁,自然把她的话听在耳中。

    他们的胳膊还缠绕在一起,听到顾锦的话齐齐停手。

    两人盯着不远处的顾锦,还有来者不善的烈火玫瑰等人。

    他们收回视线,彼此对视一眼。

    随后,两人非常有默契地分开,他们站直了身体,双眼紧紧盯着顾锦的背影。

    烈火玫瑰瞪圆了双眼,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她嘴角抽了抽,不确定道:“他们都是你男人?”

    “对,他们是我的。”顾锦轻轻颔首。

    她一脸坦然,神情高高在上,浑身释放出维护属于自己东西的强烈宣告意味。

    “窝草!姐妹你怎么办到的?”烈火玫瑰炸了。

    心底的羡慕与嫉妒涌上来,现在她对顾锦的感觉,真是既佩服又酸涩,还有说不出的危险嫉恨。

    两个打架的出色男人,为什么不是为了她打架。

    若是她,绝不会让他们打起来,而是一视同仁,甚至分配完美,一三五,二四六区分开。

    若是他们愿意,周末一起来,她都没有问题。

    烈火玫瑰盯着不远处的灵穹与安明霁,轻轻磨了磨有些痒意的腿。

    她眼底是无法掩藏的贪婪,似是在拿灵穹跟安明霁在意-霪。

    顾锦猜测,若是她没挡住烈火玫瑰的去路,这个女人很有可能直接扑上去。

    可她的男人,岂是可以被人随意臆想的。

    这个女人也许本性不坏,毕竟周身没有被黑色气场缠绕。

    可她不该对灵穹跟安明霁两人动心思。

    女人色字头上一把刀,若是这性子不改早晚要吃亏。

    顾锦觉得有必要给这个女人上一课。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让她明白,有些人不止不能碰,甚至连心思都不能动。

    顾锦指着烈火玫瑰,对站在身后的Linda开口:“其他人交给你,这个女人我亲自来。”

    她早就手痒了,烈火玫瑰送上门来,完全为了解她之痒。

    这样的皮球不踢白不踢。

    “你要干什么?”

    烈火玫瑰终于察觉到不对劲,脚步不停后退,瞪圆双眼惊恐望着顾锦。

    “敢肖想我的男人,自然是要付出些代价的,我之前对你说的话,可不是在吓唬你。”

    顾锦笑着开口,一边捏响手关节,一边朝烈火玫瑰走去。

    “窝草!你真下手啊,我的脸……”

    “别打了,我错了还不成……我的脸!!!”

    暗巷中再次响起拳打脚踢动静,还伴随着女人地哀求与呼痛声。

    一刻钟后,顾锦走出暗巷。

    她身后跟着两个行动乖巧的男人。

    正是神色坦然却难掩自身紧绷的灵穹,跟不停拿眼偷瞄顾锦的安明霁。

    顾锦之前的手段虽然不残暴,可看在他们眼中,也非常肉疼。

    那一拳一脚招呼的,让他们心有余悸。

    若是他们惹了顾锦,说不定也会被好好收拾一顿。

    顾锦歪了歪头,似笑非笑地盯着两人:“这回不打了?”

    “不敢。”灵穹笑眯眯回道。

    “哼!”安明霁冷哼一声,却也没有说再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