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出声:“不打了,那就回酒店?”

    “好。”

    灵穹自然不会反驳。

    他担心顾锦的身体,近二十四小时没睡,就算是有修为在身,也是肉-体凡胎,身体吃不消。

    顾锦目光放在安明霁身上,等他的回答。

    “我还有事。”

    安明霁神色不太自然,双眸盯着酒吧的门口,眉目微皱。

    “有什么事一定要今天做?”

    顾锦还没有问他,之前的七桩命案跟他有没有关系。

    眼下对方拒绝跟她回去,让她所剩不多的耐心告捷。

    安明霁双手插裤兜,满脸不耐,若是换做其他人,他才懒得解释。

    也就是面对顾锦,难得有耐心解释:“我在找一个东西,它在一个男人身上。”

    顾锦拧眉:“很重要吗?什么东西?”

    “一个戒指。”

    安明霁垂眸,脚尖轻轻磨搓着地面。

    联想他出现在酒吧,顾锦似是明白了什么:“那人之前在酒吧?”

    安明霁点了点头,若不是对方来了酒吧,他也不会进这种地方。

    里面每一个人身上的气息都那么难闻,骚-气十足,让他闻了都想要吐。

    顾锦二话不说,带着安明霁再次回到酒吧。

    但之前被安明霁盯着的人,早已消失不见。

    舞池中央全都是陌生男女,安明霁神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下来。

    顾锦见他神色,就知道人找不到了:“既然人不见了,我们回头再找,总归会找到的。”

    安明霁张了张嘴,想要开口,不知想起什么,最终还是闭上嘴巴。

    哪里有那么容易找到,那家伙只有在杀人时,才会露面。

    他已经盯了对方好几次,每次都被他逃走。

    没有收获,只能离开酒吧,安明霁也乖乖跟在顾锦身后。

    灵穹从始至终都没有再开口出声,就像是一个可有无可无的透明人。

    他看得出来,顾锦的全部身心都在安明霁身上。

    心下虽然有些小不爽,还有点醋意,可他不会去打扰顾锦。

    只要她想要的,她想去做的,他都会无条件支持。

    回到酒店。

    顾锦指着跟她一同进屋的安明霁,说:“你今晚就住在这里,别想着逃走。”

    安明霁闻言双眼微亮,他喜欢顾锦身上的气息,想要与她亲近,对于这个提议自然是求之不得。

    “凭什么!”灵穹不干了。

    他俊美妖孽的脸上满是不认同,隐隐透着几分低沉。

    从相遇到至今,他都没有跟顾锦同住一屋过,怎么安明霁爽灵魄就可以。

    他们明明都是一样的,这差别待遇怎么就这么大。

    顾锦弯起唇角,双眼在安明霁跟灵穹身上扫来扫去。

    最终,她笑着拍板:“若是你们兄弟二人情谊好,住在一屋我是没意见的。”

    她住的这套房有两间卧室,若是都想要住进来,安明霁跟灵穹只能住在一个房间。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安明霁扭头瞪了一眼灵穹:“谁要跟这个不男不女的住在一起,想都要想!”

    灵穹气极反笑:只听他阴森森道:“臭小子,今个本尊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兄友弟恭!”

    看来是他之前的教训还不够,竟然让安明霁直言冒犯他。

    他这具神魂的外表皮囊,还是千年前安明霁自己使用过。

    也不知道当年,是谁照镜子自恋,说愧对于灵修界第一美人之称,他这样的容貌岂能是灵修界第一美人,应该说是天上地下少有,六界第一美还差不错。

    这时候安明霁还敢嫌弃他,不就是嫌弃自己。

    “滚!”

    安明霁不知道千年的记忆,他对灵穹冷眼相瞪。

    灵穹笑眯眯,声音柔和的不成样子:“乖,不要闹脾气。”

    端的是一副好兄长的模样,十分有耐心。

    现在的安明霁没有任何记忆,只是自我产生的意识,对灵穹来说,就算是再厌烦他,这人还真就是他弟弟。

    在两人怒言相对时,顾锦已经转身往卧室方向走去。

    “嘭!”

    她大力摔门声音非常响亮,在客厅中还针锋相对的二人,瞬间戛然而止。

    顾锦懒得看两人小学生吵架。

    这近一年的相处,她已经很了解灵穹的性子,知道他手下有分寸。

    若是他真再对爽灵魄出手,她绝对不会出手阻止。

    任何阻碍安明霁本体醒来的人,都是无法原谅的存在。

    她现在只希望爽灵魄安明霁最好乖顺一些,否则她不介意用强势手段逼迫他。

    顾锦进屋后,一件一件退下身上的衣服。

    她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这一路走来,每隔一段距离,地上都会被丢落一件衣服。

    到了浴室门口,落在地上的布料,已经是非常非常小了。

    顾锦用最快的速度冲了个澡,围着浴巾走出浴室。

    走到衣柜门前,里面是Linda为她整理好的衣服。

    白皙纤纤玉指伸出,朝一套绣着盛开荷花的丝绸睡衣出手。

    现在的天气已经转冷,对于有修为的顾锦来说,这个季节最为舒适,她喜欢绸缎布料舒服感。

    “咚咚……”

    刚换上衣服,房门被人敲响。

    听这两长一短的敲门声,顾锦知道站在门外的是谁。

    除了Linda,不会有人有这样规律的行事作风。

    啊,还有一个,艾伦。

    艾伦看似吊儿郎当,其行事作风跟Linda一样闷骚。

    又或者说,达尔文家族的人,行事作风好像都这么闷骚。

    留在京城的卡西女士,好像也如此。

    顾锦笑着摇头,唇角弯起一抹无奈笑意。

    想到艾伦,她脸上的笑意收敛。

    艾伦在意国达尔文家族的大本营,最近忙得是不可开交。

    安明霁的失踪,终究没瞒下去,惊动了达尔文家族不少人。

    就算如此,顾锦也无所惧。

    那些铆足了劲,想要将安明霁拉下家主之位的人,永远是白忙活一场。

    只要他们敢伸出爪子,艾伦就会举起利剑,剁了他们的爪子。

    属于安明霁的东西,任何人都不能沾染,她都会帮他守护好。

    顾锦一边擦头发,抬脚朝屋内的沙发走去。

    “进来。”

    她落座时,对门外的人喊道。

    Linda推开房门,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美人。

    顾锦抬起的头,Linda呼吸一紧,好一张倾国倾城的美貌容颜。

    PS:严重感冒,边码字边抱着纸巾,一天一包纸都不够我用的,鼻子都疼了!天气转暖都注意身体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