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不要瞎说!”

    姜汉义登时急了,清秀斯文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生气。

    瞧弟弟这恼羞成怒神色,姜汉鸣举起双手:“好好好,我错了,我不该把你们师傅情分往那上面猜,你这不舍模样,是个人见了都误会。”

    说到最后,姜家大哥低叹一声:“小义,你大可不必如此忧心忡忡。”他伸手摸了一把姜汉义的头发。

    “大哥,你知道的,我对师傅只有感激与师徒之情,我只是……”

    姜汉义说不下去了,双眼泛红,眸中含着水光。

    他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师傅。

    从小到大,他心底藏着一颗独属于自己的糖。

    这颗糖,如今终于属于他了。

    他时不时会偷偷舔一下。

    因为太过惊世骇俗,只能偷偷藏着。

    这次回万海市,姜汉义并不知道顾锦会在这里。

    他是为了属于他的那颗糖而来。

    姜汉义眸中流露出哀伤与自责,有些事他永远不能宣之于口。

    他满身失落模样,看在姜汉鸣眸中,心疼地将人抱在怀中安慰:“我知道,我都知道,小义别难受了。”

    他抬眸,扫向顾锦等人离去时乘坐的电梯,眸中光芒明明灭灭。

    “大哥,小弟,父亲喊你们!”

    姜家二少,姜汉清从身后招呼他们。

    姜汉清的长相明显随了姜父,跟姜家大少姜汉鸣更是有七八分相似。

    他气宇轩昂地站大哥与小弟身后,浑身上下透出一股浓郁书卷味,俨然就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儒雅公子。

    听到身后二弟的声音,姜汉鸣放开怀中的小弟。

    他转身露出那张俊美容貌,周身温情退去,多了几分当家之主的威严。

    “来了!”

    他拉着姜汉义前往宴会。

    接下来,姜家宴会发生一些小插曲。

    之前主动搭讪安明霁与灵穹的白小姐与她的朋友,在宴会上接二连三出丑。

    不是平地摔倒,就是酒洒在礼服上,要么就是撞到人,甚至还碰到曾经春风一度的男伴。

    曾经共度春风的男伴,揽着富态的女强人,跟白小姐产生一些摩擦,给众人带来不少谈资。

    直到白小姐与她朋友接二连三出丑,终于忍不下去,满身狼狈离场。

    她们永远不会知道,这一切都是有人故意为之。

    在白小姐与其朋友让顾锦不开心时,灵穹就在她们身上下了让人倒霉的术法。

    送上门惹人厌恶,让顾锦不开心的人,若是不能平白收割其性命,不疼不痒的小惩大诫总是要付出的。

    ……

    顾锦,灵穹,安明霁,Linda等人离开姜家宴会后,直奔海江酒店八楼,他们所住的房间。

    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换上常服,离开酒店,前往他们昨晚找到安明霁的那间酒吧。

    今天,他们是有备而去。

    他们要寻找造成万海市七起命案的罪魁祸首,拿回属于安明霁的戒指,顺便将这个不定时炸-弹解决掉。

    这个时间,乱糟糟鱼龙混杂的酒吧里,正是气氛达到高氵朝最热闹的时候。

    顾锦等人走进酒吧,来到最中心吧台坐下。

    他们再次锁定这间酒吧,是灵穹将放出神识,探测到杀人凶手就在这。

    顾锦坐在吧台前,一左一右坐着灵穹与安明霁。

    Linda等人没守在她身边,她们收敛自身气场,隐匿在暗中目光警惕地观察周围。

    安明霁看了一眼吧台上,不知道是谁落下的一盒烟,他伸手熟练地拿在手中,抽出一根烟熟练地送到嘴边点燃,深吸一口,吐出缭绕青烟,一气呵成。

    这熟练行为落入顾锦眼中,她眸光微动。

    她凑近安明霁身边,伸手按着他肩膀,语气平静地问:“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抽烟?”

    “忘记了,看到它就想抽。”

    安明霁吸了两口,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让他放松,甚至感觉有些呛人。

    他扫了一眼烟盒,不是什么好牌子,烟太次了。

    “少抽一些,对身体不好。”

    顾锦见他眉眼间的不喜,伸手把他嘴边的烟拿过,放入烟灰缸捻灭。

    安明霁非常顺从,没跟她争议。

    灵穹这边已经跟吧台前的调酒师,点了三杯低度数的酒。

    他把酒杯送到身边两人面前,一双清冷无情的眸子,打量着周围暗昧景色。

    在他们不远处散台上,衣着年轻男女正在做游戏,随着音乐的节奏摇摆着身体,他们脸上露出青涩且放纵的笑容。

    上面的卡座里,几个身穿西装,一看就是已经步入社会的男人们,个个怀中搂着浓妆艳抹的女人,慢慢开怀大笑与放松。

    若是不看他们下面作乱的手,还以为他们只是在喝酒。

    实则,早已首尾相交,混乱不堪。

    舞池内的男男女女更是陷入疯狂中,他们随着音乐的节奏,与周围异性贴身擦过,毫不在意自身是否被占了便宜。

    灵穹扫视一圈酒吧内的各处景色,淡淡收回视线,盯着眼前酒杯中艳丽颜色看。

    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与千年前的灵修界有着很大的诧异。

    在灵修界有青楼,也有美人,还能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听听小曲,或者吟诗作对,再就是永无休止的修炼。

    在现代,有夜店,有酒吧,彼此相中无论男女皆可春分一度。

    在这里男女平等,他们的风气更为开放。

    不可否认,灵穹更喜欢现代,除了有很多新奇打发时间的娱乐项目,更多的是,他在这个世界依然是最强的存在,而且这里还有他的丫头。

    灵穹抬眸,凝视坐在身边的顾锦。

    对方端着酒杯有一口没一口的抿着,神情百无聊赖。

    察觉到他的视线,顾锦侧头,对灵穹露齿一笑:“你在看什么?”

    “看美人。”

    灵穹笑了,端起手中的酒杯,与顾锦碰杯:“敬美人一杯。”

    “油嘴滑舌!”顾锦脸上笑容灿烂。

    是个女人都喜欢被人夸奖,顾锦也不例外。

    她跟灵穹碰杯,喝了一口杯中酒。

    一旁的安明霁不乐意了:“我也要!”

    他端起眼前的酒杯,就朝顾锦的酒杯碰去。

    顾锦脸上露出无奈,端着酒杯的手并没有后退,甚至还朝安明霁送来的酒杯送去。

    可惜,他们这杯酒注定喝不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