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目送Linda消失在厨房的背影,收回视线,按压着额头,心底低叹一声。

    她对安明霁语气温和道:“没有不理你,只是刚睡醒,头还有些沉。”

    在安明霁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她快速道:“我先去洗漱,吃完饭跟你们商量件事。”

    话说完,人转身进了房间,房门被她从里面嘭的关上。

    灵穹勾起唇角,扫了一眼站在身边的安明霁,眼底神色意味深长,还夹杂着幸灾乐祸。

    他大概清楚顾锦要说什么。

    “你这是什么眼神,还想要打架是不是?”

    安明霁握紧了拳头,脸上表情瞬间转为狂躁。

    想到今早,这个男人竟然未经他同意,将他上上下下,都摸了个遍,他就想要杀人。

    士可杀不可辱,这人怎么能如此侮辱他!

    灵穹双眸上下打量安明霁,勾唇讥讽道:“屁小孩一个,有什么便宜可占的!”

    这话一出,安明霁刹那间出手。

    灵穹迅速躲避,戏谑道:“你打不过我,别白费力气了。”

    “你找死!”

    安明霁气血涌上头,想要将他杀了。

    他这次动真格的,招招带着嗜血杀气。

    灵穹神色肃穆,出手将人制住,厉声道:“我不想要跟你折腾,早晨我是看你身体不对劲,所以想要检查一下!”

    “那你也不能摸我……那里!”

    安明霁回想早上的那一幕,心底无限阴霾,咬牙切齿。

    灵穹眸中肃穆消散,眼底涌出几分笑意:“咱们都有的东西,碰碰怎么了。”

    说着他松开安明霁的桎梏,语音一转:“你现在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你魂魄不保,正在逐渐透明化,丫头一会儿要说的事,估计是要让你与主体融合,你考虑的如何?”

    “……”安明霁脸上的愤怒,与恼意,顷刻间变得空无。

    毫无疑问,他不想要与主体融合。

    他不想离开顾锦。

    灵穹眸光凝视他片刻,将他脸上的抗拒尽收眼底。

    他什么也没说,转身朝餐厅的方向走去。

    徒留安明霁站在顾锦房门前,失魂落魄的发呆。

    等顾锦走出房间,已是一刻钟后。

    她换了一身休闲衣,整个人清清爽爽地坐在餐厅。

    安明霁,灵穹老老实实地坐在餐桌上。

    在她落座后,两双眼睛盯着她吃饭,安明霁的眸中的亮光明显暗下来,眼底是复杂的沉重。

    他跟灵穹是不需要吃东西的,因陪着顾锦,多少也用了一些。

    顾锦吃完饭,抬眸,迎上两双炽热的视线。

    面对灵穹平静眸光,与安明霁那可怜巴巴视线,她到嘴边的话,不知为何就是说不出口。

    这时,Linda突然小跑进餐厅。

    “顾小姐,京城传来消息,余先生与穆小姐今天将举行盛大婚礼!”

    顾锦脸色露出些许诧异:“余硕跟穆芷枫?”

    “是!”

    Linda又道:“本家传来消息,伊藤家族的已经彻底被覆灭,伊藤家主以及背后主脑,那些半吊子占卜师都被关在意国大本营,艾伦请示您下一步该如何。”

    “杀了!”

    想到那些人带来的麻烦,顾锦声音冷寒彻骨,脸上神情都沉下来。

    伊藤家族给安明霁带来的麻烦太多了,已经触碰到了她的底线。

    若不是他们打上安明霁的主意,她也不会对这个家族赶尽杀绝。

    伊藤家族毕竟受矮国皇室维护,这一年来,艾伦能将他们连根拔起,也是费了一些力气。

    为了防止意外,还是杀了以绝后患为妙。

    Linda恭敬道:“是,我会联系艾伦,转告您的意思。”

    “还有什么事?”

    顾锦盯着她慌乱神色,知道肯定还有其他事。

    “顾小姐,今早酒店发生一起命案,与之前七起命案的手法一模一样,受害者被人挖出内脏,上面有咬过的痕迹,所剩内脏面积不足三分。

    因为刚发现没多久,酒店并没有声张,不过已经报警处理,现在酒店已经禁止任何人出入。”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Linda这话一出,顾锦,灵穹,安明霁脸色皆变。

    之前七起命案的罪魁祸首,他们昨晚已经解决,怎么会又有命案发生?

    顾锦拧眉,问安明霁:“小安,你确定之前的七起命案是昨晚的恶傀所为?”

    安明霁摇头:“我只追过他四回,确定七起中的四桩命案是他所为。”

    “莫非这万海市还有其他恶傀存在?”

    顾锦神色疑惑,视线放在灵穹身上。

    后者表情有些微妙,眉间一点红痣,随着他皱眉越加明艳几分。

    迎上顾锦疑惑视线,灵穹嗓音低沉:“若是某个地方有数量较多的恶傀现世,是天下大乱的征兆,普天之下太平盛世,除了一些边缘地带的小争斗,并没有其他大事发生,按理说恶傀不会频繁出现。

    但若是万海市真接二连三有恶傀出现,还是慎重一些比较好。”

    顾锦食指轻轻敲打在餐桌上,“万海市为什么会有恶傀出现,总该有个源头。”

    “这倒是,只可惜昨晚把他杀了,否则还能问出点什么。”

    灵穹有些后悔,昨晚把恶傀就这么抹杀。

    餐厅陷入短暂的沉默。

    好半晌,顾锦站起身走到Linda面前:“你去打探一下,受害者身份,看看是不是有人趁乱浑水摸鱼。”

    她心底有另一番猜测,是不是有人趁乱杀人公报私仇,伪装成之前七起命案假象。“

    Linda应了一声,带人离开前去调查。

    顾锦也没了再跟灵穹,安明霁讨论魂魄与主体融合的心思。

    她走出餐厅,拿出许久不用的手机。

    之前在穷乡僻壤,手机根本就是个摆设,索性就关了机。

    手机没电开不开机,她找出充电机开始充电。

    手机开机第一时间,顾锦打给了余硕。

    电话很快被人接通。

    “师傅!”

    余硕激动嗓音,通过声筒,清晰传进顾锦耳中。

    “听说你今天要结婚?”顾锦笑着问。

    “是啊,我给师傅打了好多电话都关机,您这段时间在忙什么,搞得我还以为您人间蒸发了。”

    余硕嗓音不悲不喜,没有结婚的喜悦,情绪也听不出低落。

    顾锦走到酒店阳台前,望着楼下的如蚂蚁般小的人影,笑着说:“我在万海市。”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