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顾锦越来越觉得,眼前的安明霁怪怪的。

    她莫名感觉出一丝危险。

    并不是对生命的危险,而是那种让人毛毛的感觉。

    安明霁抬手,动作暗昧地捏了捏顾锦的耳朵。

    “短暂的离别吻。”

    说着,不等顾锦开口。

    他低头,凑近顾锦的脸。

    那张薄凉温凉的唇,轻轻印在她的脸上。

    随即,来到一直被他盯着的唇上。

    他再次将顾锦紧紧拥在怀中,这次比之前明显更加用力。

    站在岸边的多多,盯着女主子,苍蓝的眸中露出亮光。

    传来的呜咽声,听在它耳中,眸中亮光更甚。

    女主子又被男主子欺负了。

    ……

    灵穹回到村长家,站在月光洒落的院子中,等待顾锦的归来。

    他等了许久,都未曾等到人。

    不过,他能感应到安明霁的愉悦与满足。

    不用猜也知道,对方现在肯定在趁机占顾锦便宜。

    唯有如此,才会如此如此开心。

    灵穹抬头,盯着高空中的弯月,面露忧愁。

    也不知道等安明霁醒来,以他们这些魂魄内心的渴望,顾锦会如何凄惨。

    那画面,他不知道如何想象。

    千年之前的求之不得,上一世的错过,这一世的坦诚,他们都未曾真正拥有过顾锦。

    不,也不能这么说。

    上一世,在顾锦跟安明霁错过,彼此没有记忆的那一段,他们有过彼此交融。

    那是身与心零距离探索,是真正意义上的结合。

    “灵穹,你怎么还不睡?”

    熟悉沙哑嗓音响起。

    灵穹垂眸,从外面回来的顾锦,站在月光下,如仙子般清冷诱人。

    脸上的红润,以及眸中水光,清晰映入他眼中。

    灵穹勾起唇角,温柔一笑:“在等你。”

    他们都想要霸占你,我也想。

    他们都得到了你的安抚,我也想要得到。

    顾锦走进院子,朝灵穹走来,眸光有些闪躲。

    在空间里,爽灵魄与本体融合前,没少折腾她。

    她现在嘴巴,好像有些肿。

    路过灵穹时,顾锦轻声道:“早点休息,你明天有的忙。”

    她擦身而过,准备回房,胳膊却被人拉住。

    “丫头……”

    暗哑撩人地嗓音,在顾锦耳边响起。

    灵穹趁机,从身后搂住她。

    将她整个人拥入怀中。

    对方贴近她耳边,呼出的热气,扑打在顾锦颈上。

    “灵穹!”

    顾锦神色不耐,根本无从应付他。

    她现在只想要回房间,躺在炕上,好好休息。

    “丫头,都说了,不要对我们厚此薄彼,你都放纵那小子了,为何总是对我如此冷淡。”

    哀怨,委屈声音,传入顾锦耳中。

    她知道灵穹也是安明霁三魂七魄之一,但对待他总不像是其他魂魄。

    他有着千年前的记忆,虽说姿容上乘,可他与安明霁的那张脸不同,他们只有一双桃花眸相似。

    想到还差找回三魄,安明霁就会醒来。

    灵穹也早晚会离开,与本体融合,顾锦闭了闭眼,身体松懈下来。

    她轻轻靠在灵穹的怀中,嗓音无奈且纵容。

    “你要什么?”

    灵穹如何察觉不到她的刻意纵容,低笑声响起。

    他凑近顾锦耳垂,带有余温,性感的唇,轻轻碰了一下。

    顾锦耳朵微动,但,没有躲避。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她耳垂,泛起了淡淡的红色。

    “那小子,在空间里对你做了什么?”

    灵穹呼吸扑在顾锦耳边与脖子上,让她有些不自在。

    对方的话,勾起顾锦之前空间的记忆画面。

    她脸色变得诡异,甚至有些挣扎的扭曲。

    此时灵穹的询问,让她有一种道德与伦理上的不适。

    灵穹就像是她的丈夫,而她像是被逼问,出轨的一方。

    “……没做什么。”顾锦语气干巴巴道。

    “真的?”

    灵穹搂着她的腰,嗓音含笑,没有吃醋的迹象。

    “嗯。”顾锦低低应了一声。

    “我怎么不信呢。”

    灵穹话落,一口,叼住顾锦耳朵。

    “灵穹,别闹。”

    顾锦瞪圆了双眼,身体一麻,第一时间挣脱对方的怀抱。

    “丫头,别动!”

    低沉,危险嗓音响起,带着几分警告。

    顾锦瞬间僵直身体,她不敢动,真的不敢动!

    不需要回头,都能感受到灵穹此刻气息不稳,对她产生的想法。

    甚至连那家伙,都在向她张牙舞爪的显示存在感。

    顾锦只要稍稍移动,就能清楚察觉到。

    灵穹也知道逗过火了。

    他本想逗一逗顾锦,再亲亲抱抱,没想到这把火惹到自身。

    他搂着顾锦腰身的双臂,不由加重了力度。

    在下一刻,毫不留恋松开。

    灵穹撤离双臂时,在顾锦的脸蛋上,轻轻啄了一下。

    “去睡吧,丫头,好梦。”

    有些暧-昧不清,极力压制什么地暗哑嗓音响起。

    顾锦被松开,瞬间落荒而逃,冲进厢房。

    房门从里面关上,她倚在门上,一颗心砰砰直跳。

    若是从前不知情之滋味,没有与上一世的安明霁亲密,交融过,她也许还能自我安抚。

    可现在,顾锦彻底被灵穹挑起了,陌生的情与欲的滋味儿。

    她用力咬了咬牙,以灵力将浮上心头,与身体如蛊虫般作祟的滋味压制下去。

    灵穹站在原地,目视顾锦落荒而逃的背影消失在眼中,眸中点缀出少许细碎笑意。

    顾锦对他动了情,这可真是个让愉悦的发现。

    灵穹抬手,摸了摸唇,露出如猫偷腥般的灿烂笑容。

    “丫头的滋味,还真的是让人回味无穷,好甜,好乖……”

    轻轻地低喃声,从灵穹嘴中响起,并没有传进顾锦耳中。

    灵穹感叹完,眯起双眼,迈着轻飘飘愉悦的脚步,去了对面的厢房。

    至于周围暗中围观,达尔文家族未来主母与陌生男人亲密的Linda等人,对这一幕早已见怪不怪。

    他们已经不止一次目睹,家主与灵穹为了顾小姐打架。

    前段时间,在来青峰镇的路上,他们家主还跟灵穹打了一架。

    起因,是灵穹不小心亲了顾小姐一下,家主怒了,当即开打。

    家主打不过,就当着灵穹的面,搂着顾锦来了近一刻的有氧呼吸运动。

    那一幕,至今让他们震撼。

    不过,也足以见得,顾小姐的手段非常人,能让家主接受灵穹参与他们之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