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等人不排斥灵穹的另一个原因,是他身上有熟悉的气息。

    那是不由自主让他们臣服,誓死效忠的气场。

    以往只有家主身上有这种,令他们激动兴奋的气势,现在又多了一个灵穹。

    相处这么久,他们对灵穹也越来越包容。

    对方偶尔还给他们一种,他就是家主的错觉。

    ……

    第二天。

    顾锦醒来,她没有再纠结昨晚的事,恢复以往的平静,看起来与平常没什么不同。

    Linda等人双眼锐利,发现她脸色比平时更加清冷些。

    顾锦走出房间,扫了一眼村长家房门紧闭的主屋,眸底闪过异色,

    她面色平静,在院子扫视一圈,并没有发现灵穹的身影,问Linda:“他呢?”

    【送红包】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Linda知道问的是谁,恭顺回道:“灵先生去青峰镇的山脚转转,说您用完早饭可以去找他。”

    顾锦轻哼一声,没有出声,跟Linda去吃饭。

    吃过早晚,她还是动身去找灵穹。

    对方是唯一找回安明霁魂魄的希望,就算是昨晚的事在脑海中迟迟不消散,她也不能躲着灵穹不见。

    安明霁只剩三魄飘荡在外,她要用最短的时间,全都找回来。

    小安一日不醒来,她一天都不能安心。

    顾锦出行,Linda等人立即跟上。

    人没有全都跟去,留下数名异能者看守。

    顾锦等人离开后,一直大门紧闭的主屋内,有了动静。

    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眼角泛出几道深纹,面色肃穆严峻的中年男人走出来。

    他就是青峰镇的村长,伍子华。

    站在院子中的达尔文家异能者,看到村长出来,他们目不斜视,态度既不讨好也不恶劣,他们的选择是无视。

    在来的时候,他们给了伍家一大笔钱,住在这里双方约定过互不打扰。

    伍子华扫向院落中的人,他站在门口,朝东厢房的方向喊道:“乾儿,过来,为父找你有事。”

    “爹,来了!”

    东厢房立即传来男人的憨厚回应声。

    东厢房门打开,一名与伍子华长相七八分相似,却更加年轻的青年露面。

    他笑眯眯地朝主屋走去,一路上目不斜视,浑身透着憨厚二字。

    伍乾乃伍子华的儿子,他们父子二人在青峰镇,还是非常有威信的,很得村民的服众。

    青年踏进主屋,将房门关上。

    他随手一挥,设下一道结界。

    结界虚弱,只看结界光环的黯然,就知道坚持的时效不长。

    伍乾关上房门,憨厚容颜快速变得肃穆,周身释放出显而易见的煞气与杀意。

    “爹,他们要上山!”

    言语中的不满与怒意,毫不忌讳显现。

    伍子华坐在凳子上,伸手拎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两杯热腾腾的茶水。

    他对儿子招了招手:“乾儿,过来坐。”

    伍乾紧绷的身体放松,走到伍子华对面坐下。

    他端起茶杯,放在手中却不喝。

    这茶水不是普通的水,是可以快速增长修为,爆发出巨大灵力的药水。

    伍子华眯起双眼,眸中光芒锐利精明:“乾儿,你看那位灵先生如何?”

    伍乾回想起灵穹,对方额间一点红痣格外显眼,面容妖孽而邪气,一袭长发比他们这些避世居住在山野乡村的人,还要更加……古朴?

    总之不像是这个年代年轻人,追求时尚那样辣眼。

    那张脸眉目如画看似无害,跟女人一般漂亮,但潜在的危险气息让人无法小觑。

    “爹觉得此人有古怪?”伍乾皱眉询问。

    伍子华摇了摇头,面上露出些许沉思。

    他缓缓道:“看到他的第一眼,为父虽感知他身上的危险,可更多的是臣服,他身上隐隐释放出与我们擎云宗同出一脉的气息。”

    伍乾一听这话,激动的手中茶杯都晃了晃,里面的热水洒出来不少。

    他双眼锃亮,面色激动而兴奋:“爹,是不是那人?我们这么多年等待的人,是不是到了?”

    伍子华轻轻摇头:“为父也不知。”

    不知想起了什么,他眸中沉思光芒退去,染上了几分狠辣杀意:“若他是等待的人,我们宗门上下必臣服于他,若他不是,还想要闯山,必让他们有去无回!”

    伍乾也知确定一个人的身份,不能仅凭见了一两面。

    父亲把他喊过来,肯定有事吩咐。

    他将手中茶水一饮而尽,空了的茶杯撂在桌上,站起身,感受四经八脉涌来的热源。

    “父亲有事尽管吩咐。”

    伍子华抬眼看他,沉声道:“我已经召集宗门的人在山脚下等候,你带他们去盯着那些人,一旦他们有不妥之处不要贸然出手,派人传消息给我。”

    “儿子这就过去。”

    “去吧,不可轻举妄动,那个姓顾的女人跟灵先生身手都不凡,为父也看不透他们的修为。”

    “是,儿子谨记。”

    伍乾离开主屋,在达尔文家异能者的眼皮子底下离开家门。

    ……

    灵穹站在云山脚下,神识外放,探测山上所有生物。

    神识这一放,却两个小时都不曾收回。

    云山目视看似不大,其面积甚大,他无法全部掌控。

    灵穹收回神识,睁开紧闭的桃花眸,眸中闪过异色。

    他抬眸,复杂地盯着眼前的云山。

    这里真是他的擎云宗?

    为何一点感知都没有,在山上探寻这么久,也没有找到丝毫熟悉关联。

    擎云宗之大,远比眼前云山。

    无论是以肉眼探寻,还是神识探知,他都找不到任何擎云宗痕迹。

    安明霁不会骗他,这其中必有什么隐情。

    灵穹双手背在身后,回想千年前的种种安排,却唯独没有擎云宗的记忆。

    当年失去丫头后,他杀尽魔道无数人,就算是安排所有计划,也不可能遗落擎云宗。

    擎云宗师傅传到伍师弟手中,他与掌门师弟一同管理宗门,成为灵修界第一宗门。

    伍师弟修为不敌他,擎云宗之所以成为第一宗门,资源众多,皆因他玄灵尊者是灵修界第一强者。

    若是他不在了,师弟肯定护不住擎云宗,这是毋庸置疑的。

    哪怕当年,他再失魂落魄,也不可能将擎云宗撒手不管。

    与宗门数百年的情意非比寻常,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它走向败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