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穹紧紧皱眉,脸色越加难看。

    找不到!

    他还是找不到脑海中,有关于擎云宗的记忆画面。

    “灵穹!”

    悦耳好听地嗓音,从身后响起,打破灵穹不耐烦躁情绪。

    他面色恢复温和,眉眼间露出温柔,缓缓转身。

    朝他走来的顾锦,Linda等人,清晰映入眼底。

    “你来了。”灵穹唇角微弯,面色含笑。

    顾锦走到他跟前,也不跟他废话,直问:“你准备上山?”

    她抬头,仰视眼前的云山。

    灵穹轻轻颔首:“嗯。”

    顾锦收回视线,面上露出几分期待:“安明霁的魂魄是不是与这山有牵连?”

    在她看来,只有与安明霁的魂魄有关,灵穹才会主动出击。

    “我也不清楚。”灵穹摇头。

    他上山并不是因为流落在外的三魂七魄,而是为了擎云宗。

    至于山上有没有安明霁的痕迹,他无从得知。

    顾锦得到不确定的答案,也不失望:“你准备什么时候上山?”

    灵穹声音微沉:“你要同行?”

    听这语气,就是不打算让顾锦一同前往。

    顾锦挑眉,朝山脚的几处隐秘之地看去,随即迎上灵穹不认同的目光,声音坚定:“自然。”

    一切跟安明霁有关的事,她都要参与。

    她隐晦的眼神,被灵穹清楚看在眼中。

    知道她也发现了不妥之处,灵穹沉默一瞬,紧皱的眉缓缓松开,说:“事不宜迟,现在就上山吧。”

    “好!”

    顾锦来时,知道可能会上山,早已让Linda等人准备好。

    他们找到上山的路,直奔山上而去。

    在顾锦一行人上山后,伍乾也匆匆赶到。

    他一出现,之前顾锦,灵穹隐晦扫向的几个方位,闪出数十道身影。

    “见过少掌门!”

    “见过少掌门!”

    众人对伍乾拱手行礼,他们衣着各不同,可他们袖口皆绣着一圈彼岸花图腾。

    这些人袖口处的彼岸花颜色不同,分两种颜色,白色与蓝色。

    唯有伍乾的袖口内在,绣着红色彼岸花,只有将其翻开才能显露出来。

    擎云宗门内分内门与外门弟子。

    内门弟子袖口是蓝色彼岸花,外门弟子是白色彼岸花,唯有宗门身处高位的掌门与长老,以及其血亲才会是红色彼岸花。

    伍乾没发现灵穹与顾锦的身影,沉声问:“他们进去了?”

    “少掌门,他们刚进去不久,我们的人已经跟上去了。”

    “我们也去看看。”

    不管那人是不是等待多年的人,都不能破坏云山的阵法。

    山中阵法是擎云宗门下所有弟子,守护千年的大阵,阵破人亡,他们不能用门下众多弟子性命去赌一个人的身份。

    ……

    顾锦,灵穹等人,在云山走了近两个个小时,却依然在边缘地带转来转去。

    他们没有迷路,只是一直走不进山中心地带。

    那里就像是被什么给屏障,每每靠近的时候,道路就会把他们往边缘地引去。

    因为一路走来景色无一相同,灵穹也是在走了两个小时后才发觉。

    他当即叫停队伍:“丫头,别走了,这里不对劲。”

    顾锦停下脚步,裹紧身上的羽绒服,秀眉微蹙,脸上神色不耐。

    很明显,她也发觉这里不太对劲。

    “顾小姐,喝口水吧。”Linda将水壶递到顾锦面前。

    “不用,你们先原地休息。”顾锦伸手推了推,走到灵穹跟前:“发现哪里不对劲没?”

    灵穹皱眉摇头。

    他们现在还身处山腰底,走来走去都无法踏入山内。

    他突然抬手,挥出一道灵力。

    灵力冲向山腰,力量随着远去逐渐变弱,最终消散。

    灵穹脸上毫无失望,似是一切在意料中。

    他面色无奈,对顾锦苦笑道:“看来我们要其他人来带路了。”

    灵穹确定这里有阵法,还是大阵,他都无法解决,否则也不会白白转悠两个小时。

    至于灵穹说的带路人是谁,顾锦与他心知肚明。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一路走来,他们身后跟着的尾巴,如何不清楚。

    顾锦余光扫向身后,问:“你确定他们是敌是友?”

    “暂且不知。”

    灵穹虽说分不清他们是敌是友,却能感知到他们没有太大的恶意。

    “你先在这休息,我去去就回。”

    知他要去会会那些人,顾锦点头:“好。”

    灵穹转身离去,顾锦站在树叶干枯的树木下,遥望深山方向,神色晦暗不明。

    ……

    伍乾等人一直跟在身后,亲眼目睹顾锦,灵穹等人,一直在山腰底下转来转去。

    “少掌门,他们进不了山,我们要不要开启迷乱阵法,将他们驱逐离开?”

    随行中有人提出开启阵法,将他们驱逐。

    伍乾也有这个意思,然而,看到灵穹朝他们这个方向走来,他立即做出四处分散的手势。

    众人神情一顿,行动快如闪电,顷刻间四处分散开。

    灵穹脚步停下,站在杂草恒生的干草中,他看似多情实则无情的桃花眸,朝四周扫去,锁定每一处藏在暗中人的方向。

    最终,冷厉眸光直射伍乾藏身之地。

    灵穹嗓音低沉清冷:“辛苦跟了一路,出来吧。”

    伍乾藏在古树身后,闻言,额间划过冷汗。

    他不确定灵穹是不是真的发现了他,还是在诈他,保持身形不动。

    周围的其他宗门弟子,亦不敢动分毫。

    寒季冷风袭来,吹乱灵穹用木簪固定的碎发,他神色逐渐不耐,眯起双眼,飞身而起。

    他速度之快,瞬间出现在伍乾所藏身的古树前,与面色错愕的伍乾面面相对。

    “是你。”

    灵穹昨日,是见过伍乾的。

    知道此人是青峰镇村长的儿子。

    昨天到访青峰镇时,他就察觉到这个如同小村长的镇子里村民不同之处,他们大多人身有修为。

    还不低,大多是筑基修为。

    唯有昨日所见的村长,即将踏入金丹修为。

    已经无处可避,伍乾恢复憨厚神色,笑着打招呼:“灵先生。”

    灵穹盯着他眉眼打量,轻轻拧眉,眸中闪过异色。

    伍乾五官与他父亲有个七八分相似,但比他父亲好看不少,与他记忆中的掌门师弟容颜竟有几分相似。

    不知想起什么,灵穹突然垂眸,盯着伍乾粗布衣的袖口看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