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千年前的洛玉,还是现在的顾锦,对灵穹来说,都是他的丫头。

    那些深入骨髓,烙印在灵魂上的东西,是永远无法磨灭的。

    灵穹如墨的眸子染上些许柔情。

    他俯身,唇,在顾锦的耳边,轻轻碰了一下。

    这一动作暗昧,直白表达他想要亲近顾锦的心。

    灵穹妖孽绝美脸上,因对顾锦的渴望,多了几分妖冶。

    他嗓音清冽好听:“丫头,擎云宗是你我定情之地,千年前我还欠你一场盛世婚礼,你可愿把这遗憾弥补?”

    “……”

    顾锦猛地抬眸,错愕诧异双眸,不可思议地盯着灵穹。

    对方眼底的认真,让她明白,这不是开玩笑。

    顾锦轻轻拧眉:“灵穹,我不是洛玉。”

    “可你是我的丫头。”

    灵穹声音宠溺,面色含笑。

    他无视周围众人,伸手揽着顾锦的腰,如墨深情眸中似是在压抑着什么,眸底光芒如深渊般无止境。

    “顾锦,难道你就不怀念我们曾经那些时光吗?”

    这一次,他喊得是顾锦的名字。

    清楚表明,他分得清楚,顾锦现在身份。

    顾锦腰身被灵穹搂住,身体微微发颤。

    她感知到灵穹那修长大手,隔着衣服,贴在她身上的感觉。

    微凉手指的温度,放轻的力度,以及随着对方靠近,鼻尖涌入的独特清冷气息。

    顾锦呼吸慢慢放轻,面色紧绷。

    她声音发紧:“灵穹,那些都已经过去了。”

    千年的记忆,她虽有,可她不是洛玉。

    灵穹应该补偿遗憾的人,是洛玉,而不是她。

    “丫头,你这是在逃避。”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灵穹贴近她耳边,笑着说。

    从他声音上来听,情绪没有太大波动,可顾锦能感觉到灵穹的忍耐。

    “千年前的洛玉是你,前世顾锦是你,今生是你开启空间阵法,只有我的丫头能做到,不管你是谁,什么身份,你都是我的丫头。”

    灵穹搂着顾锦腰身的手,加重了几分力度。

    他贴在顾锦耳边的唇,慢慢往下,来到脖颈。

    凑上前,吻下,珍重而亲昵。

    灵穹十分怀念与顾锦这几世难得的亲密。

    “丫头。”灵穹轻声呢喃:“不要拒绝我,我陪不了你多久了。”

    他有预感,一旦踏入擎云宗,就到了他离开的时候。

    最终,他也逃不过,与本体相融合的宿命。

    “你要离开?”

    顾锦神色一愣,声音冷淡。

    就算是她佯装再冷然,眸底一丝急色,依然被灵穹清楚看在眼中。

    “嗯。”灵穹应了一声,声音低哑而撩人。

    他就像是无骨般,懒懒靠在顾锦身上,双手搂着她的腰身。

    顾锦垂眸,盯着靠在她身上的男人:“为什么?”

    灵穹眼眸微暗,双眼半阖,嗓音淡淡道:“因为我们回到了起点或者说是终点,擎云宗是我们千年前相识,乃至现如今相遇纠缠的起点,也是一切结束的终点。

    这里的阵法应该是我布下的,擎云宗可能是我最后一步计划,因找安明霁的三魂七魄,我们再次回到终点,这也许就是我与本体融合最佳之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