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没有等到安明霁回应,继续道:“就这么说定了。”

    她松开对安明霁的手,靠近对方唇角,轻轻落下一吻。

    随后站起身,走到溪水边,将身上的衣服烘干,转身离开空间。

    ……

    伍榕前去接伍子华等宗门弟子,灵穹一人独自站在院落中。

    他站在桃花树下,垂眸盯着不远处地面,脸上露出沉思。

    之前被他连根拔起的桃花树,已经重新栽进土壤中,桃花树干上却再无一朵盛开的桃花。

    顾锦打开殿门,站在院落中的孤寂身影,就这么映入她眼底。

    她站在殿内,神色看不出什么情绪,一双美眸深深地望着灵穹,怎么也移不开。

    察觉她的视线,灵穹缓缓抬眸,露出那双溢满温柔与笑意的眸子。

    “丫头,你来接我了。”嗓音语气轻描淡写。

    灵穹抬脚朝顾锦走去,像是在散步般轻慢。

    顾锦抿了抿唇,迈出殿内,走下台阶,朝灵穹走去。

    “把他们走进去了?”

    灵穹站在顾锦面前,嗓音一如既往的温和。

    “嗯。”

    顾锦颔首,微微垂眸,有些无法直视灵穹。

    察觉她情绪低落,灵穹伸手将她脸庞碎发,温柔挽向耳后。

    临了,捏了捏她温软的耳垂,动作亲昵。

    “丫头,不要难过。”灵穹温柔抚摸她脸颊,轻声道:“你这样让我很心疼。”

    顾锦抬头,脸上露出淡笑,可惜笑意不达眼底。

    她说:“我没有,只是开心小安要醒了。”

    灵穹神色一顿,深深望着她没有半分笑意的美眸,了然勾起唇角。

    “那就好。”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顾锦骗得了自己,却骗不了他。

    她分明就是在难过。

    灵穹不欲多说,有些事还是要她亲自来发现的好。

    他与安明霁,带给顾锦有太多的纠缠不清,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的,最重要的是顾锦心底的那一关,只能靠她自己来接受这一切。

    灵穹牵起顾锦的手:“那我们走吧。”语调低沉温柔。

    顾锦抿了抿唇角,牵着他的手,两人消失在原地。

    空间中。

    他们凭空出现在溪水边,灵穹盯着溪水中三魂六魄归位的安明霁,眸底含笑,脸上露出几分期待。

    顾锦松开灵穹的手,看抬头望着他:“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她神色恢复以往的沉静,再让人捕捉不到半分情绪。

    灵穹垂眸,微凉手指钳住顾锦的下颚,她被迫扬起头,灵穹仔细打量着她,他眸中笑意退去。

    “丫头,你是在不舍得我吗?”

    顾锦根本不知道,她此时此刻极力压制的情绪,通过她那双微红的眼角中,根本无出可藏。

    对上灵穹怜惜神色,顾锦自知暴-露了什么。

    她轻轻别过脸,声音平静道:“怎么会,我是开心小安醒过来,情绪难免有些激动。”

    灵穹松开她的下颚,纤长手指抚上她微红眼角。

    落地可闻地低叹声响起:“为何总是让人这么心疼。”

    灵穹低头,在顾锦脸颊上,留下一个克制浅尝辄止的亲吻。

    “乖,等我醒来,会永远陪着你,再也不会有人分开我们。”

    这是他对顾锦的承诺。

    灵穹怜惜地摸了摸顾锦脸颊,转身迈进溪水中。

    淌水声响起,顾锦微红的眼角闪过水光。

    她不是洛玉,可有洛玉的感情。

    千年前的洛玉若是对玄灵尊者没有感情,如何会大胆弹奏一曲道侣求爱曲。

    就算是最后死于玄灵尊者手中,洛玉依然深爱他,临死都在安抚他不要伤心。

    灵穹背影一步步远去,顾锦心底的百种复杂滋味升起。

    是难过,不舍,心痛,自责,愧疚,还有那不可言说的一丝纠缠不清情感。

    灵穹已经站在安明霁面前,他眯起双眼打量双目紧闭的男人,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本就是他千年前的一缕分神,即使融合,也是对方回归。

    灵穹修长手指露出,朝安明霁眉心伸去。

    “灵穹!”

    就在他的手,即将触碰对方眉心时,从岸边响起顾锦地呼唤声。

    灵穹回首,面色平静温柔,眼底含着宠溺笑意。

    顾锦双手紧紧握成拳头,她嗓音低哑而颤抖:“你跟小安神魂融合,那醒来的人会是谁?”

    她这是鼓起很大勇气问出来的。

    灵穹一直在强调,他就是安明霁,安明霁就是他。

    可他们就是活生生的两个人,一个是千年前被人敬重的玄灵尊者,一个是现代大权独揽的安明霁。

    他们都一样耀眼,无论前生今世,都与她纠缠不清。

    灵穹面色先是一愣,漂亮精致容颜露出灿烂笑容,眉心一点红痣无比艳丽。

    “醒来的是,跨越千年对你至死不渝,历经前生今世对你始终如一的结合体,没有我就没有他,没有他更没有现在的我。”

    他声音非常好听,说话时有点喑哑,又有些暧-昧不清。

    不等顾锦再开口询问,灵穹手指已经触碰到安明霁眉心。

    金光大闪,水面宽敞的溪水被金光包围,除了耀眼金光,顾锦根本看不到安明霁与灵穹身影。

    金光太过刺目,顾锦不得不眯起双眸。

    过了好一会儿,水面的金光才逐渐消退。

    眼前溪水恢复平静,水面的一切清晰可见。

    安明霁背靠在青色巨石上,依然双目紧闭,至于灵穹……他已经不见了。

    顾锦心不住下沉,感觉空落落的,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离她远去。

    她狼狈地冲向溪水中,跑到安明霁跟前。

    “小安,小安?”

    顾锦蹲在水中,捏着安明霁的胳膊,轻轻摇晃他身体。

    “唔……”

    一声低唔声响起。

    顾锦停下手中的动作,双眼紧紧盯着眼前的人。

    “小安?”她不敢置信的喊了一声。

    安明霁双眼还没睁开,声音先响起。

    “阿锦姐姐?”

    声音哑得不成样子,说不上好听,但的确是安明霁的声音。

    顾锦眼底含着的泪光,终于控制不住地落下来。

    她不敢出声,视线一直放在安明霁身上,都不敢眨眼。

    直到安明霁浓密纤长睫毛微微发颤,阔别两年未曾相见的多情桃花眼,终于缓缓睁开。

    安明霁睁开双眼,无声落泪的顾锦,被他清楚看在眼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