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切非常不合理。

    她是第一次来玄霄殿,不该如此熟悉。

    她对玄霄殿的熟悉,皆是因洛玉的记忆,但行动上还是很古怪。

    顾锦怕安明霁想多,这才想着回来解释一番,却没想到会听到那些话。

    不过安明霁那一番话,的确让人值得深思。

    倏地,顾锦勾起唇角,觉得内心纠结的一切都再没必要。

    她迈着轻慢脚步,挺直腰身,前往内殿。

    安明霁也好,灵穹也罢。

    她如何会分不出他们的不同。

    灵穹平和内敛,对她温柔小心翼翼,那双眼注视她时,眸中深处总是闪过几分愧疚。

    安明霁周身戾气难掩,尽管压制,依然能让人捕捉到。

    小安对她的占有谷欠很强,对她总是无法掩饰最直白感情,单纯而纯粹。

    在安明霁醒来的那一刻,他周身气场发生改变,那双眸中情感依然直白,看似单纯清澈,却学会了收敛,叫人根本没法揣摩。

    曾经乖巧的安明霁,已经变得成熟,一举手,一投足,无形间处处带着灵穹的影子。

    顾锦再迟钝,也能发觉他的变化。

    有些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道理她都懂。

    也难为安明霁为她如此着想。

    顾锦迈进内殿,朝宽大玉床旁的衣柜走去,从里面取出灵穹与洛玉的衣服。

    这些衣服,她再熟悉不过。

    千年前的灵穹与洛玉,在大婚之前已经居住在一起,他们的衣服都放在一起。

    而现在,属于曾经记忆中人的衣服,即将穿在安明霁与她身上。

    顾锦伸手抚摸繁琐衣饰,指尖触碰到衣带时,嘴角扬起淡淡笑容。

    安明霁,灵穹……

    也许,她太过坚持底线,才会落到如此境地。

    就算换无数皮囊,他们的灵魂都是一个人,她又何必自取烦恼呢。

    有些事,终究是她执拗,钻进了死胡同里。

    顾锦将衣服送到空间,转身离去。

    一直埋藏在她眉宇间那丝忧愁,也随着消失殆尽。

    再次与安明霁碰面的顾锦,神色如常,笑着跟安明霁前往擎云宗后山灵泉。

    安明霁神魂不稳,修为倒退,急需稳固。

    两人先是浸泡灵泉水,随即上岸,就地打坐。

    一晃三个月时间过去。

    安明霁已经恢复巅峰修为,细长桃花眸睁开,入目多情眸中的是在一旁打坐的顾锦。

    她面容柔和精致,气质淡雅沉静,即使双目紧闭,周身依然透着淡淡风-情。

    安明霁双眸微闪,喉结情不自禁动了动。

    他盯着顾锦的双眼,就如同关押在牢笼中,被人不小心释放出来的兽类,无论是面上神色还是眼底幽暗光芒,都像是要将顾锦拆骨入腹。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安明霁起身来到顾锦身后,眼底危险光芒已经压制下去。

    他眸中泛起淡淡温柔与渴望,以及多年夙愿终有机会完成的期待。

    正在打坐修炼的顾锦,没有察觉到危险到来。

    直到两天后,在身后恶狼爪子一次次伸出,又一次次收回时,顾锦终于睁开双眼。

    然而,不等她巩固这一次修为晋级收获,就被身后的狼扑倒在地。

    “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