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老祖宗曾预测,顾锦会在她死后才回京城。

    这一预测,万俟本家几乎无人不知。

    顾锦消失五年,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回来,他们还以为顾锦要出现,还要很久很久以后。

    然而,很快,万俟扬宏想到了什么。

    老祖宗今天可不就是去了。

    五年时期已到,顾锦的确是在老祖宗逝去后才回京城,当年预测与如今顾锦的到来,并没有任何冲突。

    管家垂眉打量着万俟扬宏神色,语气恭敬,再次重复一遍:“家主,守在外面的人前来汇报,小九爷到了,再过几分钟进门。”

    这番话,管家虽然压得低,在场万俟家人大多有修为,每一字每一句他们都清楚听在耳中。

    万俟敬仪,万俟鹤阳,万俟一海等家族小辈,脸上露出诧异与惊色。

    小九爷这个名讳,对万俟家族来说是十分敬重的存在,她对家族代表意义非凡。

    若是没有对方,万俟家族就不会有如今的辉煌。

    小九爷消失五年。

    这五年来,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想,当年暗中拉拢操纵京城各方势力,一手将大徒弟推到至尊之位,神秘莫测的小九爷何时归。

    等了这么多年,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老祖宗前脚刚走,后脚小九爷就回京了。

    万俟扬宏快速起身,拉着身边的人,叮嘱对方盯着火盆中烧着的纸钱,跟管家快步前往门口恭候。

    因为太激动,他甚至忘记家中小辈跟顾锦的关系,都忘记了邀请他们一起。

    跪在灵堂中的万俟敬仪,眸光微红,眼底光芒闪烁着细碎光芒,俊美容颜激动神色显而易见。

    他瞥了一眼,跪在身边蠢蠢欲动的弟弟,跟堂弟一海,低低咳了一声:“好久不见师傅了,我们也去迎一下。”

    随时询问,却用着肯定的陈述语气。

    “好!”万俟鹤阳在大哥这话刚出口,立即起身,如一阵风般离去,快步追上父亲的脚步。

    随即是万俟一海,行动也非常利落,转眼间飞奔离去。

    万俟敬仪目瞪口呆地盯着弟弟们离去,嘴角抽了抽。

    他严重怀疑,万俟鹤阳,万俟一海都在等他开口。

    一旦父亲责怪他们鲁莽行事,而他这主动开口的兄长,就会被推出去顶锅。

    万俟家家风严谨,身为家主的父亲面对家族年女老少,向来是法理不容情。

    对于熊拿在万俟敬仪来说,这都是次要的。

    重要的是师傅回来了,没有任何事比这更重要。

    万俟敬仪眸光淡淡扫向跪在不远处的妻子,还有家中长辈与小辈们,在众人注视下,他缓缓起身,举手投足间看似优雅不紧不慢,实则速度非常快。

    就连他前往门口的脚步,也比平日里快了不止一倍。

    万俟扬宏,万俟敬仪,万俟鹤阳,万俟一海,家中管家站在门口,视线直勾勾盯着院落在路灯照射的露面。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很快,有汽车驶来的动静。

    万俟扬宏控制不住心中的激动,快步走下台阶。

    黑色轿车稳稳地停在门口,车身优美而华丽,一看就价值不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