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明霁这番话一听,其中听起来就有什么命数之说,她没有继续深问,脸上神色倒是稍缓。

    她抬手,轻轻揉了揉靠在肩上人的黑发,动作温柔而安抚。

    “下次有什么事直接告诉我,只要不过分,我何曾拒绝过你。”

    之前对安明霁摆脸色,是因对方知道她来万俟家,是给万俟仙姑上香的。

    在来的这一路上,安明霁不发一言。

    他若开口,不想她给万俟仙姑上香,直说就是。

    只要他说,顾锦何曾拒绝过他。

    她生气是,安明霁这一路的沉默。

    顾锦神色变化被安明霁看在眼中,似是明白她为何生气,将头埋在她肩上,发出愉悦地低笑声。

    “你笑什么?”

    这笑声有点不怀好意,顾锦眯起双眼,眸光微沉。

    回答她的是,将她紧紧搂住,拉她怀中的手臂。

    安明霁将人抱在怀中,笑声还没停。

    过了好一会儿,他凑近顾锦耳边:“我的好阿锦,万俟家对我来说就是无关紧要的存在,他们根本不值得我费心思。”

    “那你为什么之前不提不愿让我上香,到了人家家门口才提。”

    她的这句人家,听得安明霁很是满意,唇角勾起的弧度简直要翘上天。

    你,我,人家,人际关系分明。

    安明霁察觉到怀中人,开始要恼了。

    他对着顾锦耳朵吹了一口气,嗓音轻声道:“自然是因为在来的时候,我没发现那万俟仙姑死后有些造化,一旦你亲自给她上香,势必会与她继续有纠缠。”

    “造化?”

    顾锦放松地靠在对方怀中,歪了歪头。

    “对,她这一生手上见过不少血,但功德大过手中杀戮,人死如灯灭,可她却不灭。”

    似是看出顾锦还想要问什么,安明霁伸手按在她唇间。

    “这些你还不懂,以后我慢慢说给你听,咱们到家了。”

    有些事,远远不是三言两语能解释清楚。

    两人回家,并不是回京城东门南街的四合院。

    五年前,安明霁没出事时,两人已经商议换地方居住。

    最终选定的是,曾经达尔文家在京城的凯尔庄园,现在的锦安庄园。

    锦安庄园,是安明霁对顾锦敞开心扉宣誓的爱。

    黑色轿车缓缓驶进庄园,即使是深夜,在路灯的照射下,庄园内的一景一物皆被人清晰映入眼底。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车辆行驶好一会儿,远远看到一栋灯火通明别墅。

    在前往别墅路上,路过一大片红艳艳,像一个红色海洋的花海。

    红色玫瑰花盛开,在淡黄灯光影射下,如同亭亭玉立少女般妖娆而诱人。

    “停车。”

    安明霁突然出声。

    司机稳稳停下车。

    坐在副驾驶的Linda,看到庄园内的玫瑰花海,眸中闪过一抹怀念,眼底深处有着欣慰之色。

    安明霁坐直身体,冲坐在身边的顾锦伸出手。

    那只手修长如玉,很是好看,非常适合弹钢琴。

    顾锦神色茫然,手已经伸出去,放到对方大手中。

    她问:“做什么?”

    “带你去看看五年前,为你准备的礼物。”

    两人下车,脚踩在锦安庄园的地面。

    锦安庄园五年前重新装修收拾一番,若是安明霁没出事,他们早就搬过来入住。

    今天是两人第一天共同来到锦安庄园,有些事晚了五年,今天一定要补上。

    安明霁拉着顾锦的手,前往那片千上万朵玫瑰绚烂绽放的花海。

    一望无际花海,翻涌出一片耀眼的斑斓色彩,迷人且让人沉醉。

    两人站在花海前,安明霁侧目看身边人,声音愉悦:“阿锦,五年前迟到的告白礼物,你喜欢吗?”

    他伸手,将顾锦耳旁被风吹散的发丝,轻轻挽到耳后。

    “五年前?”

    顾锦眸中光芒闪烁,眼底似是压抑着什么。

    “对,五年前,这些玫瑰花都是我亲自种下的,在余硕身份曝光之前,我想对你告白的惊喜,可惜后来发生太多事,让这片花海今日才映入你眼中。”

    安明霁收回视线,打量着眼前盛开花海:“迟了五年,它们依然健在,甚至开的更加灿烂了。”

    顾锦的心跳暗沉黑夜中,快速跳动清晰可闻。

    安明霁突然放开顾锦的手,单膝跪在她面前。

    从怀中掏出一只精致礼盒,盒子大小一眼明了,让人能轻易猜出里面是什么。

    对方打开盒子,露出两枚无论是设计还是款式,都简单中透着大气的钻戒。

    “丫头,嫁给我好吗?这一世我们不离不弃,再也没有人会分开我们。”

    安明霁低沉温润嗓音,悦耳好听,像是清泉叮咚入耳。

    尽管他没有说喜欢与爱,嗓音中透着无限温柔与深情。

    顾锦垂眸,望着跪在眼前的安明霁,清晰看到他那双深情眷恋的桃花眸中,满满倒映着属于她的影子。

    她甚至清楚从对方眸中,看到自己唇角挽起弧度,以及脸上灿烂幸福笑意。

    五年前,那时她跟安明霁的感情还没有捅破窗户纸。

    他们是在崖州定情,彼此互通心意。

    若是没有后来的变故,她相信五年前的大男孩,若是捧着他的一颗真心,对她深情告白,她一定不忍心去拒绝。

    顾锦伸出手,去抚摸安明霁送到她面前的戒指。

    “可我不喜欢丫头这个称呼怎么办,明明你比我小,难道不应该喊一声姐姐?”

    她嗓音戏谑,含着揶揄笑意。

    安明霁眸中笑意泛起纵容光芒,俊美容颜温柔得不成样子,一颗心更是因顾锦这有明明很开心,却不想就这么放过他的狡黠模样软成一片。

    他拿起戒指盒里的女士钻戒,双手递道顾锦面前。

    “阿锦姐姐,嫁给我,生生世世我们再也不离不弃。”

    嗓音温柔,深情,眷恋,还有几分沙哑的颤音。

    安明霁一切言行举止都从容有度,只有这时从对方那丝丝颤音中,才能知道他内心并不像外表这么平静。

    顾锦唇角稍滞,眼底泛起些许茫然:“生生世世啊……”

    这一世不到最后,他们谁也无法确定,这会不会是他们最后一世轮回。

    但是这个生生世世,听着就让人心生愉悦。

    不管他们轮回多少世,永远都会彼此相爱,不论是以何种身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