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

    顾锦笑弯了双眸,手送到安明霁面前。

    这五年来,两人在擎云宗相处,可以说是进入老夫老妻模式。

    但在这一刻,安明霁为顾锦戴戒指时,指尖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

    他等这一刻等了太久,为此付出许多。

    千年等待时间的过程,只有亲生经历过的人,才知道有多悔恨,迷茫,枯燥,以及心痛。

    安明霁为顾锦戴上戒指,低头在她戴着戒指的那只手上,轻轻落下一吻。

    顾锦指尖清楚感受到,属于对方唇间的温度。

    “阿锦,你是我的了。”

    从今以后,你我再也不分开。

    即使再有意外出现,哪怕是天涯海角,碧落黄泉,谁也无法分开我们。

    顾锦用力一拉,将安明霁从地上带起来。

    她为对方戴上了那枚男士钻戒:“戴上戒指,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以后要自觉一点,不要总惹我生气。”

    “我何曾惹你生气过?”安明霁挑眉。

    “某些人不要以为之前的事揭过去了,我这人很记仇的。”

    顾锦看了他一眼,眸光意味不明。

    安明霁笑了:“那怎么能叫欺负呢,分明是情、趣。”

    “呵呵!”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顾锦冷笑两声,转身朝别墅方向走去。

    安明霁三两步追上去,将人拦腰抱起来。

    “安明霁,你要干什么?!”

    连名带姓喊人,可见顾锦有多恼。

    “阿锦姐姐,今天是我求婚成功的日子,难道我们不该庆祝一番?”

    对方的手很不老实。

    “天都黑了!”顾锦咬牙切齿。

    “天黑了,才好做坏事。”理所应当的语气。

    “你手往哪放呢?!”

    “咳咳……丫头你乖一点,不要乱动。”

    “合着还是我的错了?”

    “我的错我的错……”

    “你先放我下来。”

    “我舍不得。”

    “……有什么舍不得的,走两步我还能累着不成。”

    “我怕再过不久你会哭,先省点体力。”

    “安、明、霁!”

    “在呢在呢,一会儿让你喊个够,你先乖一点。”

    顾锦怎么可能会乖。

    她的小安脏了,这五年来,她越来越不认识她曾经纯良,可爱的小安是什么模样。

    两人吵吵闹闹走进别墅。

    卡西早已恭候在门口,她已经准备好口感跟营养不错的宵夜。

    看到家主跟夫人如此姿态归来,又非常有眼力劲儿消失在客厅中。

    在离开前,她甚至还冲厅内守候的异能者,做出个撤离手势。

    就这样,安明霁抱着怀中人,一路安静地上了楼。

    夜晚最适合相爱之人,彼此交流,探索人性与身心开发的奥妙之处。

    盛满水的浴缸,莲藕般白皙手臂,抓在边沿上。

    指尖微微用力,似是因为边沿太滑,有些抓不稳。

    那只纤细有力的胳膊,三番两次滑落水中,却锲而不舍地再次牢牢抓住。

    好像这样,才不至于让胳膊的主人彻底淹没水中。

    “阿锦姐姐?”

    后背的方向,有人在靠近,对方故意用撩人嗓音,一声声呼唤。

    顾锦根本不敢开口。

    一开口就是破碎落地声调。

    为了不丢人,她宁可紧闭嘴巴。

    “丫头,你不是喜欢我这样喊你,怎么不应我?”

    安明霁轻轻啄了一下顾锦的耳朵。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