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子繁现在真的是走投无路。

    白连失踪时间越长,生命安全所受到的保障就越低。

    有些事,他赌不起。

    顾锦垂眸,沉默不语。

    她就算是有心也无力,白连他们究竟在哪,她根本不知道。

    穆子繁是白连的亲人,就在刚才,她使用上古逆天之术开天眼,想要以对方为媒介,查看白连的一些记忆碎片。

    奈何,看到的只有一片白茫茫雾气,什么也探查不到。

    安明霁搂着顾锦腰身,眼底光芒微沉,嗤笑一声:“穆家乃京城第一大家族,你们都找不到的人,阿锦又怎么可能做得到,穆大少你在强人所难?”

    穆家想得倒是美,他的阿锦如今有孕在身,这个时候容不得她出任何差池。

    他也不允许顾锦有丝毫冒险行为。

    天道已经出手,就算他们现在有自保能力,谁又知道以天道的狡诈,会不会为他们设下天罗地网的陷阱。

    白连出事,处处透着诡异。

    说不定就是天道引他们入套的陷阱。

    穆子繁神色惨白,跪地姿态卑微,姿势却分毫不动。

    他双眼无助注视着顾锦,眼底露出的祈求与奢望显而易见。

    宽敞客厅角落里,达尔文家族异能者守卫着。

    察觉到家主即将生气征兆,所有人对穆子繁做出防御姿势。

    客厅内陷入沉默,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穆子繁咬牙,顶着周围强大威压,跪在地上不起身。

    他是真没有别的办法了。

    顾锦之前话中意思,照片上所有人她都在梦中见过。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穆子繁心底有种强烈感觉,对方是唯一能救下表弟的人。

    若是师傅不出手,他不知道还能找谁。

    顾锦放松身体,神若无骨地倚在安明霁身上,脸上神色淡然平静,无动无波。

    她对穆子繁没有任何表示,不发一言。

    沉默态度,不禁让穆子繁被负能量包围,绝望与窒息感袭来。

    可他不甘心,就这么放弃表弟。

    “求师傅帮忙,我只要白连,只要能救他我把这条命都给您,求您救救他!”

    穆子繁声音哽咽,绝望中透着无限悲伤。

    这样低姿态的穆大少,显然不对劲。

    顾锦捏着手中照片,眉目微挑,脸上神色怪异:“你对你表弟倒是疼爱。”

    虽说穆子繁跟白连是表亲,可他这悲恸模样,就像是失去至亲至爱之人。

    穆子繁垂眸,睫毛微微颤动,唇角紧紧抿起。

    疼爱?

    若是白连现在出现在他面前,他一定会将师傅这话进行到底。

    一定会狠狠疼爱白连。

    把他绑起来,照死里抽!

    不省心的玩意,就从来没有听过他的话。

    可这前提是,对方还有机会再出现在他面前。

    穆子繁抬头,缓缓闭上双眼,声音沙哑低沉:“白连,他跟别人不一样。”

    那孩子跟在他身边多年,早已成为他放不下的存在。

    顾锦,安明霁彼此对视一眼,眸中闪过几分异样。

    有些秘密,一旦撕开一个角,再就无躲藏的可能。

    穆子繁已经将此生最大秘密,毫无保留展示给眼前两人。

    它也许不堪,丑陋。

    但,他别无选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