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

    唐煊声音微微加大,语气非常不可思议。

    树林中发生的那一幕,他们都有看到,虽然天太暗看得模糊不清,但那也不可能会是头发。

    估算黑影长度,大概有近十米,一般正常人的头发会有这么长?

    就算是有,用头发杀人?

    大家好 我们公众 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 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 年末最后一次福利 请大家抓住机会 公众号

    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唐煊觉得轩辕影应该是魔障了:“影子,你该不会是被吓到了吧?”

    “没有,这只是我的推测。”

    轩辕影就是突然灵光一现,把树林里的黑影与头发联系在一起。

    话说完,他自己也觉得荒谬。

    白连手搭在两人身上,声音发紧:“别说话,有东西来了。”

    声音虽小,但清楚传进身边两人耳中。

    “叮铃叮铃铃……”

    屋外紧密雨声中,铃铛声响清晰传进三人耳中。

    “你拍一,啪!我拍一,啪!一个小孩坐飞机,你拍二,啪啪!我拍二,啪啪!两个小孩吹口哨……”

    院子里铃铛声停止,熟悉孩童嗓音响起。

    嘴里唱得是孩童时期玩的游戏。

    声音主人是凌晨天还没亮时,一直在敲房门的女孩。

    也是杀人凶手,残忍杀害了对面右厢房两个人。

    现在尸体还在屋内堆着。

    啪啪地击掌声响起,绝对不是女孩单独能制造出来的。

    “哎呀,你错了,没拍上我的手哦。”

    女孩突然变得特别兴奋,声音兴奋中透着诡异。

    “嗬嗬嗬……”

    怪异声响起,像是哑巴无法开口说话,只能靠喉咙制造出一些声音。

    “既然错了,就要受到惩罚,该怎么罚你好呢?”

    女孩声音单纯天真,然语气中的兴奋癫狂让人心生不安。

    屋内。

    白连双手分别死死按在轩辕影与唐煊身上,几个人的呼吸都放轻了。

    若是有必要时,他们会屏住呼吸,一丝气息都不敢外泄。

    明明天不热,三人额间冒出细密汗迹。

    “那就罚你吃饼干吧!”

    “叮铃叮铃铃叮铃铃铃……”

    女孩宣判惩罚后,激烈铃铛声响起。

    “嗬嗬嗬……”

    随之而来,是嗬嗬喘不过气来的痛苦声响。

    院落外安静了一会儿,女孩声音再次响起:“你拍一,我拍一,一个小孩坐飞机,你拍二,我拍二,两个小孩吹口哨……”

    “没人一起玩了。”孩童忧愁抱怨声响起。

    “咚咚咚……开开门,我们一起玩啊。”

    女孩敲响了房门。

    白连三人对视一眼,庆幸敲响的不是他们房门。

    是对面右厢房,高齐,卢彬彬他们四人的房间。

    “你们不出来,我就要进去了哦。”

    女孩童音天真无邪,出口的话刺激到屋内人。

    “滚!滚开,滚啊!!”

    “你敢进来老子杀了你,真的会杀了你的!”

    是两道陌生男人惊恐怒声,不是高齐也不是卢彬彬,而是跟他们同住的另外两个男人。

    女孩并没有被激怒,再次唱出了之前的童谣。

    “你拍一,我拍一,一个小孩坐飞机,你拍二,我拍二,两个小孩吹口哨,你拍三,我拍三,三个小孩吃饼干。”

    “这次要三个人一起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