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前往正厅方向走去,一路上,穆子繁也不忘跟老太太打听。

    “老人家,最近有没有什么人过来?”

    “自然是有的。”老太太脚步不快,一步步走得很沉稳。

    穆子繁激动在压制,声音极其平静:“那您知不知道他们在哪?”

    他没有看到,身后顾锦,安明霁两人视线短暂交流后,脸色肃穆谨慎。

    老太太停下脚步,回头盯着穆子繁看:“问他们做什么?”

    穆子繁直觉她眼神不对,太过阴森,就像是盯着案板上的肉,不等他开口,身后有人走上前来。

    是顾锦,她拍了拍穆子繁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

    顾锦面上含笑,眼底毫无笑意:“他们就在这里,对不对?”

    这话虽是疑问,却用着肯定语气。

    本就心情激动的穆子繁,登时瞪大双眼:“师傅?”

    ……

    屋内,白连醒来。

    他是被屋外的低语对话声吵醒,熟悉嗓音萦绕在耳边,让他有一种错觉,好像表哥就在身边。

    睡前惊恐诡异事件,涌入脑海中,让他刚醒来的茫然神色变得难看。

    至于耳边属于表哥的声音,他自认为是做了一场梦罢了。

    白连坐起身,扫了眼睡在身边的唐煊跟轩辕影两人,抬手按了按睡眠不足发胀的额头。

    这一觉,他睡得并不安稳。

    突然,耳边再次响起熟悉嗓音。

    有老太太不含情感机械声,还有年轻女人声。

    “师傅?!”

    之后,传来激动,颤抖,带着希翼的熟悉嗓音,传进白连耳中。

    他帅气脸上不耐神色,刹那间转为诧异。

    是表哥的声音。

    他绝不会听错的。

    只是,表哥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这会不会是个阴谋?

    白连激动过后,第一反应是怀疑。

    “我好像听到了子繁哥的声音?”唐煊醒来,坐在白连身边,茫然揉着双眼。

    白连按着唐煊的肩膀:“你也听到了?!”

    察觉他状态不对,唐煊睡意消失,对他认真点头:“听到了。”

    “我也听到了。”

    轩辕影不知什么时候醒了,看两人的目光平静。

    一连得到两人确定答案,白连连鞋子都顾不得穿,赤脚下地,直奔房门走去。

    他用力打开房门,陈旧木门发出吱地刺耳声。

    在院子内对视四人,皆被刺耳声吸引,目光同时望过来。

    “连连!”

    穆子繁看到白连那一刻,惊喜交加,他俊美儒雅容颜太过激动,而变得扭曲而狰狞。

    “表哥,真的是你!”

    白连阳光帅气脸上先是露出喜悦,随即面转为惨白。

    他握着门框的手用力。

    “表哥,你怎么来的?”

    这里可不是个什么好地方,表哥一旦进来,肯定也要永远被困在这里。

    即使幸运活下来,任务完成离开,可下一次任务开启时,还是会被拉进来,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生死将不再掌握在他们的手中。

    这是个吃人的地方,表哥为什么会进来,他遇到了什么事。

    若是可以,白连想要用自己的命,来换穆子繁从未踏进这个鬼地方。

    “子繁哥!”

    白连身后,轩辕影,唐煊两人出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